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热点新闻

分享
离奇“争夫案”:“他活着的时候我是他老婆,去世了别人成了他老婆”
热透社

离奇“争夫案”:“他活着的时候我是他老婆,去世了别人成了他老婆”

红星新闻 2019-11-08 11:16:12

    多次提起诉讼均失败

    婚姻关系的无效仅是廖女士“失去”的开始。紧接着,陈某妹又向法院提起新的诉讼,要求对廖女士名下的一处房产以及两个车位进行返还。

    陈某妹起诉认为,其与郭琛结婚后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并未约定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因此郭琛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获得的财产应属自己与郭琛的夫妻共同财产。由此,郭琛与廖女士生活期间,郭琛所赠与的房产应当返还。

    廖女士名下的该处房产位于广东中山市坦洲镇,据她介绍,此房产购于2003年,由于供房原因,系借郭琛名义代买,“当时这个房子的钱都是我出的,他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钱。”廖女士称,2013年,由于郭琛病情不稳定,也出于购房款的事实,郭琛向中山市国土资源局提出申请,将房产的全部份额变更到了自己名下。

    从廖女士出示的房屋产权变更时向国土局提交的各项申请材料中,郭琛在申请书中称其自愿“将房产全部份额变更给妻子廖女士使用”,而在另一份“协议书”中,郭琛也如此陈述。

    该案在广东中山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认为,根据前期婚姻诉讼的生效判决,郭琛与郭庆森为同一人,其与廖女士婚姻关系无效,双方为同居关系。加之没有证据证明廖女士在与郭琛同居期间明知对方与陈某妹已存在婚姻关系,因此廖女士与郭琛共同生活期间所共同取得的财产应为双方共有财产,双方不存在赠与与被赠与的关系。

    另外,郭琛在死亡前并没有就涉案房产的份额与廖女士进行划分。法院认为,廖女士名下的房产应与郭琛平分份额,两人各占二分之一。而郭琛所占的二分之一则被认定为与陈某妹的夫妻共有财产,在该部分中,陈某妹应当占据二分之一份额。

    最终法院判决,廖女士名下的房产四分之一的份额应过户至陈某妹名下。

离奇“争夫案”:“他活着的时候我是他老婆,去世了别人成了他老婆”

    民政部门档案无法查询到陈某妹与郭庆森婚姻登记情况

    “我自己出钱买的房子凭什么要给她分,陈某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廖女士说。但如婚姻诉讼一样,廖女士随后关于房子、车位的上诉同样被驳回。

    “既然婚姻无效,我不是郭琛的妻子,那郭琛在这么多年生病期间,陈某妹人在哪里?她有尽到妻子的义务吗?”廖女士再次提起新的诉讼,向陈某妹追偿其多年来对郭琛的医疗、债务等各项支出。

    廖女士在起诉书中提到,丈夫患病的多年时间里,共花费医疗费用53万元,护理费误工费19万元,另外,丈夫去世后,丧葬费用2.2万元,还债23万元,合计97万多元。

    但廖女士的诉讼还是失败了。法院基于前期婚姻及财产的诉讼审理判决情况认为,廖女士与郭琛同居期间,财产存在混同,其照顾行为系基于维系双方同居关系和共同利益而进行。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