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热点新闻

分享
离奇“争夫案”:“他活着的时候我是他老婆,去世了别人成了他老婆”
热透社

离奇“争夫案”:“他活着的时候我是他老婆,去世了别人成了他老婆”

红星新闻 2019-11-08 11:16:12

    证明出具人:他告诉我改了名

    在廖女士婚姻案件中,村委会的一份关于“郭琛”与“郭庆森”为同一人的证明,在法庭上被作为证据。而这份证据也是廖女士最为质疑的一份证据之一。“村委会不是派出所,凭什么可以证明他们是同一个人,而法院还采纳了。”

    该份村委会证明于2016年8月25日出具,证明郭庆森与郭琛为同一人。证明提到,前者身份证号452***80911423于1982年5月登记入户大黎镇黎答村邦香组结婚,此后郭庆森又因个人原因以郭琛的身份,身份证号452***96509114270,于1998年11月20日入户。经办人为江某某

    红星新闻记者在理答村找到了该名经办人江某某。江某某称,自己是郭庆森邻居,自郭庆森结婚生孩子就熟识,而后郭庆森与妻子陈某妹外出打工,回村较少。后郭庆森带着廖女士回到村里,还曾在村里居住过一段时间。江某某介绍,这次回村后,郭庆森改了名字叫郭琛,“我们村里面有一个跟他名字同音的人已经死了,我还开玩笑说‘你怎么改了一个死人的名字’。”

    而对于郭琛与廖女士的关系,江某某称,只是看破不说破,“别人的事我们不好多舌。”

    而在廖女士出具的一些证据中,盖有村委会印章的其他证明的描述,则又明确写明廖女士与郭琛是夫妻关系,还曾在村里居住,孩子也曾在村里上学,且该证明出具时间在前述证明之后。同一村委会所出证明显然出现了相悖之处。

离奇“争夫案”:“他活着的时候我是他老婆,去世了别人成了他老婆”

    村委会出具的廖女士与郭琛登记结婚并回村生活的证明

    对此,江某某称,自己只经手了前者证明,后面的证明另有他人。记者找到了另一名证明出具当事人,但其已经不在村委任职,对于疑问并未进行回应。

    那么在没有公安户籍管理部门出具的证明情况下,对于廖女士的质疑,法院为何也未对这一关键问题向公安机关调查呢?记者先后找到了一审及二审法院,但法院并未予以回复。

    已向检察院申请监督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英占认为,廖女士一案中,综合原被告所提交的证据以及法庭的审理,在证明“郭琛”与“郭庆森”是否为一人时均没有来自人口户籍管理部门的证据,“即便陈某妹提交了村委会和公证处的证明,以及有人证出庭,但从证据效力来看并不足够权威。”

    “从法律关系上看,如果两个人名字及身份证号码均不一样,那就应该是两个人。除非有户籍管理部门可以查证两人的户籍档案存在交集或变更的记录。”王英占说,“而如果不是一个人的话,廖女士所涉及的所有诉讼的关键节点也就能够解开。”目前,其已接受廖女士委托向检察院申请对该案进行监督。

上一页 1 ... 4 5 6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