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热点新闻

分享
热透社

韩天衡:如果穿越回宋代,我想成为苏东坡,但只有一样可以和他一拼

东方网 2020-05-22 10:31:04
    摘要:艺术家韩天衡也“玩”起了直播。

  “宋代是在传承汉唐文化基础上走向大众的一次文艺复兴,影响了后世千秋。”艺术家韩天衡也“玩”起了直播。在由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联合上海韩天衡美术馆、上海韩天衡文化艺术基金会、雅昌文化集团,在抖音等网络媒体平台推出的《回眸两宋》直播网课上,韩天衡给网友带来一堂干货满满的《回眸两宋——士人一日之迹展》精品赏析。

  韩天衡引用陈寅恪的话“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他认为,“从某种角度讲,宋代是把中华文化艺术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它打通了社会上下阶层之间的隔阂,将中华文化艺术推向社会,推向底层,缔造了一个接地气的市民文化的开端。这方面的例证比比皆是。”

  在1个多小时的课堂上,韩天衡以韩天衡美术馆正在展出的《绍圣元年修内司制鲍照〈梅花落〉双钩诗文白玉》、《剔黑凤穿牡丹漆盒》和《三彩竹节牡丹蹴鞠纹暖砚》为例,介绍了宋代文人的阶层和审美特点。

  第一件介绍的是《绍圣元年修内司制鲍照〈梅花落〉双钩诗文白玉 》。“玉也称之为玉管,是压裙组佩中重要的一件饰品,佩于腰间。宋人上衣下裳,所以玉用于压裙,以防被风吹起来。其取材于彼时极珍惜的和田羊脂玉,对琢打孔,八面刻诗,因为长度只有5.8公分,故而刻的字很小,要用高倍放大镜才能看出。”韩天衡说,“上面所刻字,不仅有着非常高妙的书写技巧,还采用双钩线刻的方法。所刻之线比我们头发丝还要细得多,这种工艺到现在都很难做到,相当罕见。”

  而展出的这件玉刻了一首南朝诗人鲍照的诗——《梅花落》:“中庭杂树多,偏为梅咨嗟,问君何独然?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摇荡春风媚春日,念尔零落逐寒风,徒有霜华无霜质……”

  韩天衡考证过,这件玉管是宋哲宗所用。“但为何用南朝鲍照的这首《梅花落》呢?我认为这里面是非常有深意的。宋哲宗九岁登基,祖母高太后垂帘听政。十七岁这一年,高太后去世,他真正掌权。这一年正是玉管上面刻的年份——绍圣元年。这一年春天,他命人在玉管上刻了这段文字,用以励志。”韩天衡解释,因为哲宗最钦慕父亲神宗的变法事业,而高太后主政时引用旧党,恢复旧法。哲宗掌握实权了,他看到朝廷里都是无能的旧党,立志驱除这些“杂树”,选贤任能,继推新法,让梅花再绽放出芬芳。所以这首诗是寓有“佩物励志”的深意。

  韩天衡介绍的第二件展品,是《剔黑凤穿牡丹漆盒》,直径仅17公分,是海内外存世的四件中的一件,也是国内所能见到的唯一一件。“这件漆盒已经有至少一千年的历史了,却像是新造的一样,上盖下底,上下衔合,严丝合缝,一点都没走样,甚至连一条裂纹都没有。为什么现在有些漆器玩几年就出毛病了,这源自于宋人非常了不起的制作工艺,这个漆盒里面的内胎,采用了一种称之为叠胎的工艺。”韩天衡介绍,这件漆盒的内胎先用高质量的木头劈成竹丝,然后用大漆或叫生漆一圈一圈盘成盒的雏形。“用这样的工艺做出的漆器不会变形,不管是风吹雨打、天冷天热,乃至久浸在水里都不会变形。”

  不光是叠胎工艺,还有髹漆工艺。“有颜色的生漆,不是在盒子上面涂一层,而是先涂一层黄的,干了以后涂第二层、第三层,在木胎上面打底要涂好几层黄的大漆。雕刻者在镌刻这个图案的时候,见到黄色就知道这是底了,不能再往下刻。如果是做五彩的,就用五种颜色不断地髹漆,先刷红的再刷蓝的,刷了蓝的再刷黑的。这样的工艺有的时候要刷到一百遍以上。如果一天刷一遍,等积到相当的厚度,不知要多少天了。”

  宋人对打造物品的工匠精神,也在这小小的漆盒上体现无遗。“漆器制作,最好在阴湿的黄梅天,空气里面没有灰尘。所以,仅仅去雕刻一个宋代的素盒子,已经要非常长的时间了,再加上日后有高明的画家在上面绘画图案,高明的雕刻师把图案全部雕刻出来。这样一来,做那么一个盒子有时候就要几年,所以它有那么高的艺术价值。”韩天衡说。

  最后介绍的是《三彩竹节牡丹蹴鞠纹暖砚》。为什么称之为暖砚?韩天衡说:“在我小时候,70多年前,上海的冬天是非常冷的。小孩子写字,妈妈都要给我们做一副手套,五个指头尖露在外面,不然手受了冻,以后没办法提笔写字。古代只有毛笔、砚台的时候,特别是北方,比上海冷多了,水在砚台里面马上结冰,没法写字,所以就发明了暖砚。”

  暖砚的下面是一个炉膛,里面可以放炭加热。炭需要足够的氧气才能燃烧,所以暖砚下面的底座是透风的。“这样就可以保持砚面研磨不结冰,可以很顺畅地拿毛笔蘸了墨汁写字。这个暖砚足见古人的智慧。”

  而他介绍的这件暖砚延续了唐三彩的工艺,下面的图案则用了蹴鞠的纹饰。“《水浒传》里家喻户晓的高俅,就是因为蹴鞠技术好官运亨通的,因而这个图案在当时也是很新鲜的。”

  课上,上海工艺美院的学生们通过线上线下积极互动,评论区弹幕不断刷屏。有学生直接问韩天衡:“如果穿越回宋代,你最想成为哪个人?”韩天衡坦言:“我非常崇拜苏东坡。他有学问,也有胸襟。王安石变法的时候,他被新法整得差点杀头。如果不是高太后保他,苏东坡早就死了,也不会有东坡名号,更没有称为世上第三行书的《寒食诗帖》。晚年,苏东坡、王安石相聚,并没有因为政见不同就成为敌人。”

  他赞美苏东坡“是一个全才,全才当中的天才”,也坦言:“我知道我成不了苏东坡,我没有这个天分,也只能说是向而往之。”但韩天衡笑言,有一点还是可以拼一拼的,“我年轻时吃肉可以跟他一拼。”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