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首页轮番图

分享

方舱医院,是怎样在几天内建成的?

上观新闻 2022-04-22 05:43:29

  “我们也怀疑过,能实现吗?”

  “后来我们发现,原来努力了,真的能实现。只是过程很辛苦、很困难。”

  这三位方舱医院的建设者,分别坚守在设计、安装与维保的领域。他们的讲述再现了方舱医院建设,从初期准备到中期组织再到后期维保的整个过程。他们所在的单位中建八局上海公司至今已完成了20个应急防疫设施建设任务。这些建设者从3月初开始,从隔离病房建到方舱医院,从初期100多张床位建至共计30000多张床位,他们还来不及整理心情,便已经在一个任务接一个任务的反复中奔波。

  方舱医院的建设项目,常常在短短几日内就交付完工。人们惊叹于它的速度,也不禁要问,速度背后,是什么正在发生?

  也许是设计团队一个多月来7000多张设计图,是安装工人们在瓢泼大雨中跳入水中的劳作,是建设完成后重回现场、守护工程的决心……

  他们搭建和守护的,不只是医院。

  【 壹 】从排摸、设计到动工,仅仅一个通宵

  中建八局上海公司设计管理中心经理 陈娟:

  3月12号晚大概10点多,当时我们还在单位加班。突然被通知龙耀路有个紧急项目需要集合,从那天开始,就有了后面一系列的防疫工程。

  那天11点多我们就到了现场,领导们都来了。当时我就感觉这是一件很严肃的、分秒必争的、需要与时间赛跑的事情。

  现场是一个已经十几年没有用过的酒店,没有基础的管线,墙、吊顶也都破了,洁具、卫生间等等都没有。我第一反应是:它不具备几天就能改造出来的可行性。但要求就是必须要完成。

  13号凌晨我们紧急开了部署会,各个系统讨论好思路。两三点,我们又去现场整体摸排了一下。2点到5点的这三个小时,我们设计团队完成了项目初步的图纸和需要采购的物资清单,我们的安装分公司、第二分公司,在调拨存货,包括设备、电缆、集装箱等等所有可能影响进度的材料。这三个小时很关键,确保了我们需要用于施工的机械设备和物资及时到场。

  到了8点,关键机械设备到场了,就准时开工了。

  我们设计团队在施工过程中继续调整方案和细化图纸。一是现场的实际情况可能跟凌晨排摸的情况不一样。比如消防系统看起来是有的,但消防水泵是不能用的;或是主变电箱是有的,但里面的设备是损坏的,修不好,整个园区是没有电的。二是与卫健委、消防、公安、环卫、医院等各部门沟通,按照具体意见要求进行调整。三是如果有些物资不能及时到位,那就要更改方案,提出其他物资材料可以替代的方案。

  我们除了考虑设计,还要考虑工序。在图纸上改几笔相对还比较容易,但考虑到施工现场组织,整个工作牵一发而动全身。工程涉及到通风专业、排水专业、室外工程、智能化等等整个系统差不多十几种专业。比如室外工程,需要考虑机电管线预埋,需要考虑工期压力最大的工序提前施工。设计要了解施工,为工序的有序穿插提供充足条件。

  同时我们在有限工期内通过会议复盘。紧急锁定方案之后,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要进行集中会议交底,把所有参与施工的管理人员召集到现场,交底技术要点,复盘施工阶段存在的问题。最后我们有一个预竣工验收的环节,自己再排摸一遍,看还有哪一些接口的、责任不明确的工作需要收尾。

  最后,15号的凌晨2点左右,项目交付了。我是大概凌晨5点走的,6点左右就开始收治病人。紧接着我就接到了下一个项目。去往第二个项目的路上,经过第一个项目,我的内心还是有些激动,起了一丝波澜,很想看看里面怎么样了,不知道患者进去是什么样的感受。

  因为我们可能都会有一些朋友住进方舱。大家心理上还是会有一些不舒适和焦虑。作为设计师,除了保障安全和工期,我们还是希望能尽可能在建筑里增添一些人文关怀,让大家住得舒适。

  在徐汇的一个项目里,机电管线的排布都是经过设计的,通俗一点就是码得横平竖直。我们通风管道、通气管道特别多,而且都是外露的,一个3×6平方米的立面上可能就有七八根。大家在快速工期下,尽可能兼顾工艺和质量。最后我们的施工兄弟们也都很配合,把整个立面码得特别平整。

 

  陈娟与设计团队设置的绿化与玩偶。

  有时我们会在病房区域或是园区内集中设置一些景观绿植、墙面装饰。也是希望无论是患者还是医务人员放眼望去,看到的是满园的春色和温暖的贴语,而不是冷冰冰的混凝土。在房间里,除了必备的床品、洗漱用品这些,我们有时候会放置一些瑜伽垫,设置一些图书。

  有一次,同事转来一个抖音视频,是一个使用者在我们交付的项目里面拍的。这个用户大意是说,本来比较紧张,但到了方舱以后,还是觉得特别温暖。我当时看到视频的时候,也是心里一股暖流涌了上来,真的特别感动。

  【 贰 】搭建现场上千人,不同工种迅速衔接

  中建八局上海公司安装分公司经理 罗晓滨:

  如果说土建专业相当于做好基础,建立人体的骨架,把房子搭起来,那我们安装专业相当于是建立人的循环系统、神经系统等等……大家看到的结果就是:房间里面有电了,卫生间有水了,电视能看了,手机能收到信号了,污水能排出了……

  尤其对于方舱医院这样的防疫项目,入住人员更加密集,对应急保障系统的要求就更高,还需要配备相应的消杀系统。

  我们原来干工程是流水作业,等前一个工序做好了,再安排下一个工序。但现在赶时间,就需要穿插着干活。所以我们预先就要把设备和人力都铺开。一旦有了可着手操作的“工作面”,那我们就要开始着手干。

  比如电缆、配电箱到了,如果安装的人员没到、工具没到,工序的衔接有耽误,就会影响工期。为了做到“人等工作面”,而不是“工作面等人”,一般要10个人的工作量,我们就准备15个人,物资也全都提前调配好。

  但这样做难度也上来了。可以想象一下其中的交通组织和协调配合。道路还是那条道路,但各种设备都要走这条道进场。彩板房在吊装,道路在铺设,混凝土在施工,几百台设备和几千人要同时在几万平米的场地上工作。

  我们能看到整个场地上,一天24小时都是一样的状态,夜晚如同白昼,机械轰鸣,人山人海。这种“大会战”的状态一般都要维持三四天。人多的时候,各种专业的人加起来超过5000多人。

  中建八局上海公司至今已完成了20个应急防疫设施建设任务。

  我们大多数核心管理人员没法轮休。因为工作有延续性,一旦休息就会断掉,交接起来也会产生麻烦。所以大家就尽量少睡觉,睡两三个小时就接着工作。

  从3月初磨合到现在,思路和流程上,我们能做到越来越科学,越来越清晰。但客观条件是越来越困难的。物资调配越来越紧张。我们可能要联系十几家,才能找到在有限时间内能供货的供应商。为了确保物资能到场,我们同时在两三家厂家下单,万一一单运不过来,还有别的保障。

  劳动力组织也越来越困难。一开始我们核心劳动力是800人左右,做到现在,剩下的不足百人。流失的人员可能回小区封控了,可能结束工作离开上海了,可能是被安排留在方舱维保……但流失的人员都需要补齐,下个项目开始,我们要重新组织近千人。

  另外,这些人的后勤保障要到位,防疫要到位……种种环节千头万绪。好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克服困难,想办法做到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