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消费频道

分享
消费频道

一个“上海Tony”的二次复工

周到上海 2022-06-14 08:00:11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但每次见到久违的老顾客,瑞蒙(英文名音译)总是忍不住说说这段狼狈无比的经历——

  6月3日下午五点多,瑞蒙正在位于襄阳北路上的理发店里给客人做头发,一群身穿大白的管理人员走了进来,告知附近发现阳性病例,理发店必须立刻清场。瑞蒙迅速完成扫尾工作,在大白们一声比一声急的催促当中,把自己平时用的剪刀、推子、吹风机、离子烫夹板等工具,一股脑收进随身带的包里。

  “大家都手忙脚乱的,我当时就想,下一次进店都不知道是啥时候了,这些‘吃饭的家伙’我必须带走。多亏了当时急中生智啊,不然我现在也没法继续干活儿了。”

  ——这其实是“Tony”群体的行业共识:对自己用得顺手的工具会非常珍惜,且,绝不外借。

  6月4日,瑞蒙在距原来工作的店只有800多米、瑞金一路靠近长乐路的另一家理发店里,完成了自己6月份的第二次复工。而他的第一次复工,是两天之前的6月2日。

  一次别离,“踏入社会以来停工最长的一次”

  现在说起来,瑞蒙最庆幸的事情,就是3月23日果断离开上海,回了安徽老家。之所以选择离开,是因为当时店里的生意已经是一落千丈了。

  瑞蒙所工作的位于襄阳北路上的这家理发店,在业内小有名气。而作为从业超过20年的资深Tony,瑞蒙自己也积累了大量忠实客户,其间他更换过几次工作地点,很多老客户依然选择跟着瑞蒙跑。疫情发生之前,瑞蒙每天都有10-15个客户;但从3月初开始,整个店里的顾客呈断崖式暴跌,甚至有几天瑞蒙在店里待满了整天,竟然一单生意都没做成。

  随着上海疫情形势的严峻,瑞蒙当机立断,索性不在店里耗着了,回安徽老家处理新房装修的事情,正好也陪陪今年要参加中考的大女儿。但瑞蒙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次离开,成了他职业生涯中最悠长、却完全不悠闲的“假期”。

  瑞蒙来自安徽巢湖。1995年初中毕业后不久就到北京打工,1999年来到上海学习美发,2000年正式入行。凭借一把好手艺和20多年的打拼,瑞蒙成了妻子和两个女儿一家四口的顶梁柱,在当地县城买了小别墅,并被不少乡亲归进某种“有钱人”行列。

  但乡亲们并不了解的是,这是一份明明白白、手停口停的工作。在老家的两个多月,瑞蒙过得坐立难安、烦躁无比。

  “我要养活一家四口,要还房贷,但两个多月的收入为零……关键是,不知道疫情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这种不确定性太让人恐慌了。”

  在上海宣布将于6月1日启动复工复产之后,瑞蒙立刻买了回上海的火车票,并在朋友圈公告:本店6月2日复工,大家可以约起来啦。

  重新拿起阔别两个多月的剪刀,瑞蒙说自己简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好像已经忘了怎么理发了。“直到做完前面两个,到第三个客户时好像灵魂附体,手感、节奏感什么的,都回来了。”

  但是疫情难测。因为附近出现阳性感染者,才开了不到两天,这家理发店再次被要求关门。

  二次复工,“手上起码有50多个客户都在等我”

  瑞蒙在朋友圈公告复工之后,第一时间来微信预约的客户就有几十个。6月3日傍晚,手忙脚乱地从店里跑出来之后,瑞蒙盘了一下手头的预约,发现起码有50多个客户还在等着他的回复,而且基本上都是几年、十几年的老客户。

  瑞蒙立刻给自己以前的同事、同时也是附近一家理发店的老板打电话,双方很快达成协议:店里提供场地和助理服务,瑞蒙在店里做自己带来的老客户生意,每天营业额的一半归该店所有。“ 等于是双赢。我需要地方干活儿,他们店也需要有人来分担一部分房租和水电费。”

  6月3日当晚,瑞蒙就在朋友圈公布了新的店址,并继续接受预约。因为客户也都是刚刚复工,都非常急着理发,瑞蒙常规的工作时间是早十晚九,但客户预约的时间能从早上7点一直排到晚上11点。对于这些加急预约,只要有空档,瑞蒙都来者不拒。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