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消费频道

分享
消费频道

一个“上海Tony”的二次复工

周到上海 2022-06-14 08:00:11

  ▲瑞蒙在前同事的店里二次复工

  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瑞蒙做了个粗略统计:因为客户预约密集,从6月4日至10日这一周时间,他每天做的客户量比疫情之前只多不少,但营业额只有5000-8000元,远低于疫情之前。尤其绝大多数顾客为了减少在室内待的时间,或者个人经济原因,往往只选择最基础的洗剪吹服务,收费更高、更能让理发师赚钱的烫发、染发、护理等服务,需求量则大幅度降低。

  为了最大程度减少客户的顾虑,瑞蒙每天都会在朋友去圈亮出自己的核酸码。离店不远处就有一个核酸采样点,每天早上上班,只要没有客户等着,瑞蒙和店员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做核酸。

  “我们店员的绿码基本都保持在24小时以内,大家都特别小心。说难听点,如果关店,损失是大家的,也没法对客户交代。”

  瑞蒙原先店里的同事们,基本也都选择了去其他可以开张的店里做客户,展开艰难的二次复工。

  襄阳北路上的理发店,到底何时能再开,目前还是个未知数。疫情之前,这家店月营业额可以达到40多万元,但从3月开始收入锐减,到4月、5月两个月收入直接为零,这当中上百万元的损失,如何挽回,用多少时间才能挽回,甚至能不能挽回,作为员工的瑞蒙觉得都不怎么乐观。

  “最适合理发师发展的城市,肯定还是上海”

  更不乐观的事实是:美发行业并不存在或者极少出现所谓“报复性消费”。

  这几天,很多来做头发的客户都跟瑞蒙谈到自己的工作困境和经济困难,瑞蒙很清楚这些都会反映到自己的行业中来。“未来可能会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人们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会继续下降,我们这个行业肯定会受到牵连。”

  但与某些行业从业者选择“离开大上海”的做法相比,瑞蒙又很确定地表示,如果一个理发师要获得不错的发展,不管是为了赚钱,还是拼一个事业,上海,依然是不二之选。

  “我有朋友在安徽开理发店,我自己也在北京工作过几年,我发现其他城市跟上海在理发这件事情上的消费观念是很不一样的。在上海,只要我手艺好,理个头发收几百块,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手上有上千个固定客户,都是这么做起来的。

  但在外地,哪怕是北京,普通大众还是不太接受理个头发就要一百块钱以上,觉得这个钱花得不值。”

  也正因为如此,在安徽的两个月里,瑞蒙一度动过去当地理发店工作赚点小钱的念头,但“一分钟不到就被自己否定掉了”。“老家那边理发就是要快、便宜、能看得过去、不能超过30块钱,这个思路跟我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瑞蒙在前同事的店里二次复工(此时店内无顾客)

  瑞蒙最被客户称道的地方,就是他愿意精雕细琢。6月7日下午来理发店的杜小姐,已经跟了瑞蒙15年了,并且先后介绍了十多个朋友过来。因为一直留短发,一个半月就要修剪一次,瑞蒙的收费也在15年前的数十元升到现在的几百元,但杜小姐依然没有换Tony的打算。“其实短发特别不好打理,瑞蒙的好处就是愿意给你慢慢修,理一次要一个小时甚至更久。如果效果不理想,都不用我开口,他可能先过不了自己这关。所以哪怕是为了省心,这个钱我也觉得值得花。”

  瑞蒙另一个让客户觉得“拎得很清”的地方,是他从不游说顾客办卡。“像我这种人是做不来生意的,顾客办卡之后如果有什么损失,我会觉得很难面对。所以我就抱着做长期客户的想法,客户如果觉得我手艺好,就会成为回头客。这算是某种工匠精神吗?”

  有意思的是,跟很多理发师喜欢“凹造型”的做法不同,因为完全不想尝试其他同行的手艺,瑞蒙十多年来一直留着光头,生活非常简朴,最常穿的是两位数的T恤。但他的工具都是最好的,从店里拿出来的那包工具,市值四五万元。

  每个人都在用力地活着,这句话放在今天,更为贴切。“我就是凭手艺吃饭的。现在手上有活儿,心里就没那么慌了。”瑞蒙说。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