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战役

分享
新闻中心

“瓷器店里捉老鼠”

大江南北 2021-08-23 14:16:12

    即使已经过去了70多年,但对于1949年5月的解放上海战役,刘汉山爷爷仍历历在目。“瓷器店里捉老鼠,这是当时整个上海战役的中心。”刘汉山激情地讲起了这段往事。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成功突破了长江天险,解放了南京,却没有乘胜追击一举攻克上海。刘汉山说,这是因为上海不同于其他城市:“当总前委关于组织上海战役的请示送到后,毛泽东高瞻远瞩,作出了‘慎重、缓进’的决策。他要让上海这座中国最大的名城,完好地回到人民的手中;接手后,要能够迅速地恢复生产,改善人民生活。他还要解放军把部队整顿好,进城后要做到视人民如父母,对群众秋毫无犯。”
刘汉山当时是23军67师199团2营5连的文化教员,其所在部队自4月21日从靖江、泰兴区域渡江,陆续解放了常州、溧阳等地。5月3日解放杭州后,部队便开始就地执行警备任务,清匪建政。5月20日,部队奉命进军宁波,在行至临平镇时,突然接到原地待命的通知,原来是因为美国军舰停泊长江口,有武装干涉我军解放上海的意图。
为了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尽快消灭守敌,粟裕司令员决定增调23、25两个军参加上海战役。刘汉山所在的23军在接到命令后,便顶风冒雨,踏着坑坑洼洼的沪杭公路,以每天100多里的急行军速度奔赴上海增援。他回忆道,当时正值雨季,战士们的衣服常常被雨湿透、贴在身上,只在宿营休息时,有些许时间晾一晾、生火烤一烤,第二天就穿着半干半湿的衣服,又踏上了征程,“有的战士边走路边打瞌睡,跌跌撞撞,战友把他叫醒,赶上部队”。
为了使战士们明确认识到党中央的决策方针和这次任务的意义,并严格遵守“约法八章”和《入城守则》,行军途中,部队抓紧时间进行了战前动员,让战士们清楚地认识到了上海战役的特殊性、复杂性和艰巨性。
首先,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是全国的经济中心,高楼大厦遍布,市区人口密集。在这样繁华的城市里作战,不能采用重武器和炸药包,“若是能完整地保全上海,保全上海的工厂、商店、学校,水、电、煤气、通讯等基础设施免遭炮火损毁,防止国民党军队撤退时的肆意破坏,对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和发展生产至关重要”。陈毅元帅将其形象地比喻为“瓷器店里捉老鼠”——“既要逮住老鼠,又不能在里面横冲直撞、把瓷器打碎了”,因此研究出符合上海市区作战特点的新战术成为了当务之急。
其次,上海是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重要基地,是蒋介石在江南最重要的据点,还有7万多外国人,“国民党的达官显贵在上海都有据点,特务多、密探多、三教九流会道门和地痞流氓恶势力多”,帝国主义者曾预言“即使共产党占领了上海,也是红着进来,黑着出去”。因此,解放上海,不仅要在军事上战胜敌人,还要同看不见的敌人作战,在政治上、经济上、生活上、作风与纪律上战胜敌人!刘汉山激动地说:“经过了战前动员,部队士气昂扬,都以能参加解放全国经济中心、最大城市为荣!”
24日下午,刘汉山所在的199团作为前卫团抵达了莘庄。经过了连续3天的急行军,战士们都十分疲劳,正准备休整,突然传来了“在兄弟部队勇猛攻击下,敌人伤亡惨重,已退到闸北一线负隅顽抗,北路的退路亦已被兄弟部队切断”的好消息,也得知了敌人准备撤退逃跑的紧急情况,以及“立即进入市区作战,严格执行城市政策,严守纪律,做到军事政治双胜利”的命令。战士们旋即整装,在刺眼的阳光下,沿着沪杭铁路向龙华镇进发。傍晚时分,部队行至徐家汇,当即发起攻击,以迅猛动作突破敌人的防御阵地,攻占曹家渡宁平桥,跨越苏州河,乘胜向敌人的中央造币厂进攻。
刘汉山回忆,当时的守敌主要是交警部队,仅配备轻武器如机枪、卡宾枪之类,战斗力并不强,所以在我军主力两面夹击下,1个小时就被全部歼灭了,造币厂也被我军占领。自到达上海,部队连续三昼夜不间断地攻歼守敌,后勤供应一时出现了困难,但为了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战士们啃馒头干、喝冷水充饥。“当时上级发给了我们从敌人仓库缴获的食品罐头,大家既新奇又高兴,满以为可以尝尝美味、开开洋荤,但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玉米粒、榨菜,”刘汉山笑着说,“不管它,能填饱肚皮就行。大家边吃边笑,吃完后继续投入战斗。”
其实,为了尽可能保全上海、完成“瓷器店里捉老鼠”的战斗任务,在党中央的英明指导下,人民解放军一直想方设法地把市区的守敌调动到郊区再消灭,因此郊区成为了上海战役的主要战场。为了完成这一诱敌任务,人民解放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高桥、月浦,这两个地方是重点。战斗打响后,解放军兵分两路,从浦东、浦西向吴淞口进攻。敌人知道不能让吴淞口被解放军攻占,从市区抽调了3个军和1个师的兵力到高桥、月浦等地加强防守,战况的激烈可想而知。“激战高桥,血战月浦”实现了调动敌人主力至市郊予以歼灭的目标,为减少市区战斗、保全上海起到了显著作用。同时,奋战在市区的战士们由于不准用火炮、炸药,同样打得艰难。“当我27军从苏州河南向苏州河北进攻时,敌人占据‘百老汇’(今上海大厦)和四川路邮电大楼等处,居高临下,用密集的轻重机枪火力封锁桥南和河道,在桥上构筑工事”,造成我军几次攻击都受挫,伤亡惨重。
看着一批又一批的战友倒在血泊中,战士们被激怒了,有的同志更是激愤地问:“是我们干部战士的鲜血生命重要,还是官僚资产阶级的楼房重要?”当时的野战军首长了解到这个情况,坚定地指出:“我们渡长江、战上海,流血牺牲,为什么?就是为了人民解放,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市区人口密集,用大炮虽然可以减少部队伤亡,但上海的高楼大厦很可能成为废墟,会造成多少群众的伤亡?现在这些楼房暂时还被敌人占着,等我们夺取后,就属于人民。我们要尽最大努力保全它,想办法消灭敌人!”一番开导后,战士们不再怀疑这样做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进一步认识到了上海战役的特殊性、复杂性和艰巨性。
同时,我军开始反思战况,力求设法保全更多战士的生命。部队立即调整了战斗部署,以部分兵力正面佯攻吸引敌人,将主力拉到西面,准备天黑以后从敌人防守空隙处渡河,从侧面攻击,尽可能保全现存的高楼大厦。
为了尽快攻破守敌,我军采取了军事压力和政治瓦解双管齐下的策略。刘汉山所在的199团就在乘胜向北站、江湾地区进攻的途中,完美地应用了这一方法。当时团里7连1排40多人在指导员沈明章、排长尚衍发的率领下,在东大名路将一股敌军赶进了一座四层楼房。经查明,此处是敌交警总队的器材仓库,守敌500多人,由一个副团长指挥。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时年25岁的沈明章决定利用敌人尚不了解我军情况的优势,一面指挥部队用火力封锁敌据点的大门和窗户,一面向敌人喊话“国军兄弟们,你们被包围了,南京、杭州都已经解放了,你们不要再为反动派卖命了!我们保证你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几经对峙,敌人动摇了,要求我们派团长去进行谈判。沈明章说了一句“我就是团长”,便带着文化教员、卫生员等8人,从容进了大楼,讲明形势、指明出路,使敌副团长以下数百人缴械投降。
敌淞沪警备司令汤恩伯带着5万多人乘舰从吴淞口撤逃,副司令刘昌义起义,残敌失去了指挥,再无斗志,陷入了一片混乱,且因为留下的大多是交警部队、保安部队,战斗力无法与正规军队相比,在我军强大的军事政治攻势下,迅速土崩瓦解。26日下午,我军201团率先攻入敌人淞沪警备司令部大院。27日,上海解放!
当时的整个上海局势,除了武装部队的战斗任务外,地下党员的配合也是至关重要的。为了避免城市受破坏,毛主席和总前委决定放弃以地下党员为主要执行者的城市武装起义,将对敌作战的主要任务交由在力量上已经胜过敌人的主力战斗部队来完成,而地下党员则主要执行配合任务,即疏散人民群众,以及保护各类机关、学校、工厂等基础设施的安全,不让敌人有机会实施破坏。整场战役,上海的8000多名地下党员发动组织了大量工人、学生、店员,护厂、护校、护商店,给战斗部队送情报、带路,并协助维护治安,功不可没。
当然,上海战役的伟大胜利同样也离不开人民群众。粗略估计,仅解放区支援前线的民工就有几十万人。他们不仅运送物资——仅粮食就运送了1.2亿斤、食用油700万斤,还参与了抢救运送伤员。这是一场军民齐心、内外结合的胜利。
战斗结束后,为了不打扰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战士们一律不进民房,也谢绝烟、茶水等一切慰问品,而是在街道上整齐列队,然后直接坐在背包上休息,饭菜和开水都由炊事班负责分发配送。“打完胜仗,不进民房,队伍雄壮,歌声嘹亮。蓝天为屋,马路为床,豪情满怀,进入梦乡。”
虽然半个月的战斗已经透支了战士们的身体,但此刻的他们满怀着胜利的豪情。“我们高唱《东方红》 《解放军进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革命歌曲,雄壮嘹亮的歌声此起彼伏,引来了市民驻足观看。他们见到身披征尘硝烟的解放军战士队伍整齐、纪律严明、精神饱满、士气高昂;见到这支攻必克、战必胜的队伍,是爱护人民群众的威武之师、仁义之师、文明之师。国民党反动派一切恶意宣传、污蔑造谣,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大家都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夜深了,战士们就背靠背、头枕着肩,席地而眠,那张大家熟知的解放军露宿街头的相片,便是战士们献给上海人民的见面礼,也是这一场异常艰巨却又意义非凡的战役的历史见证!

    “瓷器店里捉老鼠”,上海战役这场解放战争时期我军所进行的一次规模最大的城市攻坚战,我军投入10个军、30个师及特种兵纵队共40万人,历时半个月,圆满地完成了预定的方针和目标,既消灭了敌人,又保全了上海,创造了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上海的解放,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黄粱美梦,也标志着帝国主义侵略势力被赶出了中国大陆,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新中国就要诞生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