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程道口战役:稳定华中抗战局势的重要一仗

大江南北 2021-11-02 09:13:54

  80年前的程道口战役,是新四军在代军长陈毅指挥下发起的一次规模较大的攻坚战,是新四军在开创华中抗日根据地初期一次全军动员的大兵团作战,也是新四军军史上攻坚战的“创牌子战役”,对于华中抗战大局有重要意义。参战部队主要有新四军2师、3师、4师各一部和独立旅,以及其他地方武装,取得歼灭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反共顽固派韩德勤嫡系王光夏旅1400余人的胜利。
  程道口位于泗阳县城西北20余里的三庄乡毕滩村六塘河北岸,由东西相连三个圩寨组成。1940年,抗日战争处于严峻关头,泗阳的众兴、洋河、来安等交通要道口都是日本侵略军的据点,北面沭阳的沭城、胡集、钱集等交通要道也被日军盘踞。淮海、淮北两大抗日根据地的交通要道,只剩六塘河一线了。六塘河上的程道口则是淮南、淮北、淮海、盐阜四大抗日民主根据地往来联系的咽喉要道,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1941年春夏之交,日军向盐阜区“扫荡”,韩德勤除在盐阜趁火打劫外,在淮海区又令保安第三纵队王光夏部两个团和顽泗阳县常备团在程道口、仰化集、史家集等处构筑坚固据点,令刘立卓、余士梅率两个团兵力,进至涟水西北大兴庄、新渡口和张官荡等处构筑据点,并成立淮(阴)泗(阳)沭(阳)指挥部,和由灌东向西侵犯的徐继泰部相呼应,控制运河,妄图切断苏北抗日根据地与皖东北根据地的联系,以便进犯淮海区和皖东区,策应由豫皖地区东犯的汤恩伯集团,进而扼杀淮海区及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
  王光夏时任国民党淮阴行政公署专员兼常备第7旅旅长,受命后,令附近顽乡保长带队,强迫3000多名民工构筑起坚固的程道口据点。据点由大小三个土圩组成,东西是两个小圩子,中间是个大圩子,以东西两个小圩子作为屏障,六塘河水从圩子南面自西向东流过,成了天然防线。在据点内,国民党军筑起6个堡垒及地道等坚固工事。据点四周有一道6米高的围墙,两道深、宽各5米的外壕,四道铁丝网,2000米射程内障碍物全部扫清。王光夏亲率1800余人,依托这个自称“兵精粮足、固若金汤”的据点四面出击,疯狂屠杀地方抗日干部,仅区长、教导员一级干部死于他手的就有五六个。同时,他指使、策划小刀会暴乱,残杀基层干部,处处与新四军为敌,妄图摧毁抗日民主政权。日寇、王光夏、土顽、小刀会都把矛头对准抗日军民,一时搞得乌烟瘴气。程道口据点是钉在华中抗日民主根据地中间的一颗钉子,不拔除后患无穷。
  面对韩德勤、王光夏部的进攻,新四军被迫自卫反击。为了集中兵力歼灭东西对进之敌,新四军决定首先攻克程道口。10月中旬,程道口战役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后,在陈毅代军长的统一指挥下,以新四军独立旅全部及2师4旅、3师7旅各一部共六个团的兵力为攻打程道口的突击兵团;以2师5旅、4师9旅主力集结于皖东北地区,阻击东进之顽;以3师10旅及4师骑兵团位于淮阴以北地区,3师8旅一个团及7旅两个团位于淮安、阜宁之间,阻击韩德勤部向程道口之增援;以宿东游击队迫近津浦路活动,迟滞顽军东进。
  10月14日,新四军各部队到达预定集结地点。7旅19团胡炳云部于顽军据点北王集、顾圩一线,独立旅旅部及2团于小刘集、张圩一线,担任对程道口的主要攻击任务;2师4旅10团秦贤安部、第4师独立团和骑兵团,于顽军据点西郑家楼、老陈圩一线对顽敌构成包围,防其西逃;10旅28和29团进抵古寨、刘皮集、五里庄、丁集一线,阻击大兴庄、张官荡余士梅部增援并相机击敌;淮海地方武装迅速肃清六塘河两岸游匪,维持淮海根据地治安,并担任对宿迁、泗阳方向的警戒。
  10月15日这天,陈毅边看地形边说:“在程道口正北方500米外构筑碉堡,安上电话作为临战指挥所。”话音刚落,军部作战科长朱茂绪、教育科长陈铁君、侦察科副科长王培臣不约而同地说:“不行,距离敌人太近了,至少要在1500米以外。”陈军长说:“好吧!每人让你100米,就在轻机枪有效射程以外的800米外筑个碉堡吧,不用望远镜也看得清楚。”数万大军统帅的指挥所离敌人才800米,只有无私无畏的共产党人才能做到。于是司令部就派钟国琴的特务营筑个较大、较坚固的碉堡,并在离碉堡50米的周围构筑堑壕,由特务营分布在堑壕里担任警戒。
  这天,各有关部队开始扫清外围据点,先后攻克史家集、仰化集、邱圩、丁庄、毕庄、张庄等据点,歼顽敌一部,余顽退守程道口。也从这天开始,在淮海区党委、淮海军分区的领导下,泗阳各乡干部群众轰轰烈烈地开展了战前准备工作。县长夏如爱连发两份布告,揭露王光夏的罪行;群众纷纷集会,愤怒声讨王光夏的罪行,表示驱逐王光夏的决心。仅六塘河北岸12个乡,一下子就组织起4000余人的支前大军。当时正值秋收秋种时节,遍野的山芋、花生、黄豆都急待收割,麦子要抢种,可群众说,宁可迟收迟种几天,也要把王光夏除掉!在决战临近的日子里,一支支工程队、运输队、担架队,通过第二运输站,沿着六塘河畔,潮水般地向程道口前线涌去,充分显示了人民战争的无比威力。
  10月17日,彭雪枫奉陈毅之命令,从4师师部赶来程道口参战。途经中扬小陈庄,他深入虎穴,促成王光夏部1支队孙玉波部起义。18日,彭雪枫等由老陈圩东渡运河,到达程道口前线,晚上奔赴军前线指挥所小李庄,会见陈毅。两人分别八年重逢,兴奋不已,陈毅当即任命彭雪枫为战役参谋长,参与指挥程道口战役。当日,29团攻克大兴庄,余士梅部被击溃,向张官荡逃窜。19日,第4师一部消灭了王光夏部第2支队,俘虏了支队长李守宽以及其副官以下100余人。
  至此,顽敌外围据点全部被肃清,程道口之敌陷入孤立。新四军各攻击部队推进至敌圩墙下,构筑工事,紧缩包围,决定首先攻占东西两小圩子,然后集中兵力歼灭大圩子守敌。新四军以独立旅1团、7旅19团,分别对东西两小圩子展开攻击;以2师10团占领程道口南面张庄、王庄、毕庄一线,攻击程道口之敌;以独立旅2团于程道口东南之史家集、刘庄一线防敌逃窜,阻敌增援。
  20日17时,陈毅军长下令总攻,我军枪炮齐射,敌人的圩墙工事大块大块塌陷。爆破队员在火力掩护下跃出战壕,冲向敌人的外围障碍物,有的放火烧鹿砦,有的用大刀砍倒铁丝网的木桩,有的用炸药炸掉铁丝网,为突击队扫清冲锋道路。接着,突击队抬着长长的木梯子冲上去了,抬梯子的两个战士跑得最快。梯子一靠上圩墙,突击战士就攀梯上墙,攻进圩内。经过4小时激战,19团攻占西小圩,敌人狼狈逃窜到大圩子作最后挣扎。1团对东小圩的攻击遭敌顽强抵抗,打得异常艰苦,进攻未能奏效。
  21日17时30分,4旅10团加入攻击东小圩。在炮火支援下,突击队手拿大刀砍倒铁丝网的木桩,战士用门板压住铁丝网,让后续部队通过。到了壕沟边,战士们再用梯子翻过壕沟,冲向圩墙。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我军打开了突破口,攻进圩内。不少战士等不及从梯子上下去,干脆攀着墙壁上墙。力气小的战士跃到半截又掉了下来,反复几次终于跳了上去。部队打进大圩子就展开了激烈的巷战,逐屋争夺,残敌逃往核心工事。王光夏的指挥机关就设在核心工事的大地堡内。我军集中火力向敌人猛扫,一个爆破员怀抱炸药冲向大地堡,“轰”一声巨响,大地堡被炸塌了大半边,敌人有的举手投降,有的呆若木鸡。王光夏看到末日将临,趁天还没亮,从预先挖好的暗道逃跑了。经过三小时激战,我军攻克了东小圩和程道口(大圩子)两据点,王光夏的小老婆和国民党泗阳县长王乃汉被活捉。
  此役除王光夏率百余人逃窜外,新四军共毙伤顽军190余人,俘1230余人,缴获步枪850余支、重机枪两挺、轻机枪12挺、迫击炮两门、电台两部、战马57匹及其他物资等。
  程道口战役的胜利大振了新四军军威,不仅粉碎了韩德勤向西接应汤恩伯顽军东进、扼杀抗日根据地的阴谋,巩固了淮海和皖东北两大抗日根据地,加强了淮南、淮北、淮海、盐阜四大抗日根据地之间的战略联系,也是自皖南事变、豫皖苏边区反顽失利后,新四军取得的第一次反顽斗争胜利,鼓舞了广大官兵,打击了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的嚣张气焰,使泗阳地区各县抗日民主政权初步得到了巩固。
  这次战役使新四军参战部队受到了很好的锻炼,对攻坚战初步有了实践经验,武器装备也有了较大的改善。陈毅感慨于新四军战士的英勇精神,欣然写下一首五言诗:道口破重围,曾经弹雨飞。战场遗迹在,捷报迭来归。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