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骑兵追歼敌坦克——记淮海战役最后一仗

大江南北 2021-11-10 12:33:27

        1949年1月6日,淮海战役最后总攻,我军攻进了陈官庄、青龙集,敌阵地一片混乱。

       准备接杜聿明突围的敌战车独立团1营的15辆M3A3坦克(战车独立团全美式装备,蒋纬国曾任团长),在混乱之中找不到杜聿明,就在副营长吴秀章的带领下,拼命突围,妄图沿薛湖、张集、会亭集一线往驻马店方向逃跑。沿途被我军打掉9辆,其余6辆继续逃窜。

       敌坦克的逃窜引起了华野司令部的高度警惕,他们判断杜聿明有可能躲在坦克内,分别用电报和电话的方式,将敌坦克逃窜情况通报特种兵纵队司令部及其所属骑兵团,命令加强侦察,迅速拦截。

       此时我们骑兵团驻河南永西北夏邑县会亭集附近,担任战役警戒任务,准备打突围之敌。当时我是1大队(营级单位)大队长兼教导员,奉命驻在会亭集东南角的刘大庄。

       1月9日早8时左右,敌坦克逃至张集附近,被骑兵团3大队发现尾追,到火神庙附近,1辆敌坦克陷进沟里,里面的敌人爬出来钻进前面坦克继续西逃,第1辆坦克被3大队缴获。

       其余5辆坦克行至会亭集东门外、距刘大庄1000米时,被我1大队2区队副区队长(我大队为3个区队,每个区队相当一个连)王广华发现,他跑得满头大汗来向我报告。我立即让号手马文祥吹紧急集合号,并叫通信班长时用海,赶快通知各区队村西头集合。我们3位大队领导骑马赶到村西头时,2区队长王永丰、副区队长王广华也带着2区队赶到了。他俩对我说:“我们先冲击吧。”我马上表示同意,当即让马文祥吹冲锋号,随即2区队向敌坦克群发起了冲击,其中王广华副区队长和蒋步宽班长等几人冲在最前面。这时,袁化先带着1区队也赶到了,我当即指示他们沿2区队左侧冲击,他们也立刻冲向敌坦克群。由于打坦克没有经验,机枪、步枪和手榴弹齐用,火势也很猛烈,尽管这些战术对打击步兵很管用,对坦克却无济于事,敌坦克仍继续向西逃窜。

       行至会亭集东南野地时,又有一辆坦克陷在泥坑内,轰轰地加油企图逃出,但履带下都是污泥和水浆,光打转不能前进。王永丰和王广华率队打着机枪冲了过去。王广华一跃跳上了坦克,折弯了天线,砸坏了潜望镜。忽然敌坦克炮塔转了起来,王站立不住,急忙跳下坦克趴到附近的坟地里。稍停,敌坦克盖子打开,1个驾驶员钻出来慌慌张张地往前面的坦克跑,被王光华一枪打中了巴负伤被俘(事后知道是敌人最好的驾驶员刘汉荣,后来成了我南京军事学院的坦克教员)。这时,敌坦克里举出了白旗,王广华登上坦克接受了投降,这样我们大队缴获了第2辆坦克,在坦克内还缴获了很多美式小手榴弹。

       其他4辆坦克则继续向西南逃去,我们紧紧追击,不断地向坦克射击、投弹,但敌人就是不投降。有的同志手榴弹已打光了。王广华、袁化先、杜新民等就用“跳下马再跳上坦克”或“直接从马上跃上坦克”的办法跳上坦克,逼敌投降。我指挥3区队和1、2区队的机枪组,绕过去迎头阻击。但效果不佳,看来坦克这个铁疙瘩确实不好对付。

       追到业庙北侧时,两名战士王金亮和李学良纵马跳上了最后一辆坦克,他俩用手榴弹嘣嘣地敲打坦克顶盖,边敲边喊话:“你们跑不掉了,快出来投降吧!”就在这时,前面的1辆坦克突然转过机枪向他们扫射,李学良负轻伤跳下了坦克,王金亮身负重伤摔了下来(刚送到医院就牺牲了)。我一看,一面让王广华率两个同志多带手榴弹向敌坦克靠近,一面指挥全大队火力向2辆敌坦克猛烈射击,以掩护他们。

       敌坦克继续西逃,我们继续追击拦截。行至谢寨、步桥一带,忽然前面遇到一个小河沟,敌坦克怕陷入河中,先是停了下来,然后调回头来,和追击他们的我1大队形成对峙,敌坦克边隆隆地向我们驶来,边集中平射炮和机枪火力,向我们猛烈开炮、扫射,当时就有几个同志倒下了。

       我赶快命令大家下马,在一片坟地散开,集中火力向敌坦克还击。可敌火力太猛,不一会儿,我们就伤亡了十几个同志,我亲密的战友王广华、袁化先两位副区队长也壮烈牺牲了,机枪也被打坏了2挺。王广华被枪弹打中,7处负伤,肠子流到肚子外面,他抓住2区队长王永丰的手喃喃地说:“老乡,我不行了,给我家捎个信·”没等说完就牺牲了。

       一阵冲击之后,敌坦克转向绕过一个小河沟又继续向西逃去。这时,我们已伤亡了一些人马,望着牺牲的战友,骑兵们愤怒到了极点,纷纷要求和敌人拼命。2区队长王永丰怒气冲冲地说:“2区队跟我来,非把这王八蛋消灭了不可!”万福才领着3区队也要再冲上去。

       望着伤亡的同志,我非常气愤,但作为指挥员又很快冷静下来,我明确表示:“不能硬拼!”我考虑到坦克虽然装甲厚、火力猛,但坦克里的人也是人,他们也要呼吸、吃饭、喝水,只要紧追不舍,就会有机会。于是,我指挥剩余人员在以后的追击中,一般情况下,我们与敌坦克保持着一定距离,成扇形进行尾随追击,遇到沟坎、河流等有利地形立即追上去,朝天线、驾驶孔等处投弹,有时将几个手榴弹捆在一起投,今天回想起来,有点像“狼群”战术。

       追到白庙北的小常庄时,由于长时间的打炮和快速行进,再加上严重超员,坦克内热不可忍,敌副营长吴秀章的太太几乎憋晕过去了,只好打出了白旗,又投降了2辆坦克。敌人一个个举着手从坦克里爬出来,其中还有2个穿花旗袍、花鞋的姑娘,事后查明是被欺骗来的徐州高中学生。

       因为这几辆坦克是蒋军快速纵队坦克团的一部分,蒋纬国曾任该团团长,官兵非常骄横,傲气冲天,已经投降了却不像俘虏兵的样子,摔摔打打的。王永丰让他们把坦克开回去,他们就是不开,王急了,端起枪说:“你们打死我们那么多人,非得把你们枪毙了不可!”这时,敌副营长吴秀章才慢慢地走出来说:“我们看看能不能开动。”之后,才把坦克开了回去。

       最后两辆敌坦克仍在顽强地拼命逃跑,这时我们的马匹已十分疲劳,许多已跑不动了。为此,我让2区队长王永丰、3区队副区队长万福才挑选了20余匹体格较好的马,然后率部分战士继续追击。追到毫县东北杨庄,又一辆坦克陷入沟里,坦克里的敌人想逃到前面的坦克上,万福才眼明手快,带着部分同志猛扑上去,连人带坦克一齐活捉。

       最后一辆坦克仍然向西逃跑。这时天色渐晚,到亳县芦家庙附近时,这辆坦克也终于停了下来,敌人弃坦克而逃。大家包围上去,王永丰等人冲在最前面,张友田和张友金追了一里路,抓到几个俘虏。张友田让张友金押送俘虏,自己继续搜索,很快又捉住4个俘虏。当时他的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就向敌人宣传我军的政策,敌人乖乖地束手就擒。

       至此,战斗全部结束。从早上8时到黄昏20时,追敌坦克12个小时、100余里,俘获坦克6辆,上有平射炮6门,重机枪18挺,弹药4万余发,还有其他军用品,坦克上的48人全部被俘。

       我大队牺牲王广华、袁化先、王金亮、杜新民、蒋步宽、汤传厚、李振香、张怀忠、郭长青9名同志,伤张遵三、李学良、陈树齐等13名同志,另死伤10多匹战马。

       后来,第三野战军首长来电嘉奖我们,一批同志立功受奖,其中1大队2区队副区队长王广华被追认为一等功,他跳到坦克上、高举手榴弹迫敌投降的英姿被绘成图片、塑成雕像至今仍在淮海战役纪念馆等革命历史场馆向后人展示。我也荣立了二等功。

       “骑兵打坦克”被传为佳话,是我军战史上颇为传奇的一个战例,已经永远载入了人民解放军的战史之中。

(此文写于1987年4月25日)

附记

       当敌坦克从陈官庄突围时,特种兵纵队坦克大队奉命追歼敌人,新华社华东前线分社女记者杨玲冒着刺骨寒风跳上战车,跟随现场采访,一路上拍摄了不少照片。当他们追到会亭集时,骑兵团已将敌坦克擒获。杨玲又拍摄了敌坦克被擒的照片,并于战斗结束后在会亭集李楼为参战的1大队英雄群体拍了合影。

       20世纪70年代,杨玲找到了原骑兵团1大队长孟昭贤,把1大队英雄群体的合影给了他,并请他转交当年1大队的王富林。

       她亲笔在照片背面写道:请孟大队长转交王富林同志淮海战役的尾声-骑兵打坦克。蒋军在陈官庄全部就歼之际,六辆蒋军坦克拂晓突围,我坦克大队奉命追击,沿途被我骑兵大队阻击并全部俘获。此乃消灭敌坦克的骑兵大队。

(编辑易化)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