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新四军在江阴的反攻与最后胜利

大江南北 2021-11-12 09:47:50

       编者的话:江阴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编写的《新四军在江阴》一书,已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江阴是中国共产党在江南最早创建抗日武装的地区之一,是苏南东路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区域之一,也是江抗的发源地、新四军第6师的诞生地,更是新四军东进北上的重要通道。该书真实、生动、全面地展现了新四军在江阴的战斗历程,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本刊选登这本书的最后一节,以飨读者。

        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江阴的抗战形势喜忧参半:一方面,日军兵力空虚,大部分据点由心虚胆怯、徘徊动摇的伪军把守,汪伪政权摇摇欲坠,新四军作战节节胜利,不断恢复、扩大抗日根据地;另一方面,国民党顽军为垄断与独占抗战胜利果实,不断发动反共磨擦,阻止新四军对日伪军占领区的反攻。在澄东,日伪军“清乡”时撤离的国党忠救军包汉生部于1944年秋也重回澄锡虞地区,盘踞于后塍、舍、周庄与顾山、北润、长泾一带,1945年初更被总部改编为忠救军京沪路行动总队,包汉生被委任为总队长兼国民党江阴县县长,授少将衔,所辖兵力1000余人,建立了5个依附于他的军事特区,沙洲县武工大队与沙洲县、区党政机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沿江狭长地带,包部还不断北窜向新四军挑衅磨擦杀害抗日民军。在澄西,盘踞在石庄、圩塘一带的国民党顽军江苏省保安九旅张少华部及第四纵队金泉生部,也对新四军挑衅磨擦……为了保卫业已恢复的抗日民主政权,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新四军不得不进行两面作战:一面继续攻击日伪军,一面对国民党顽军反共磨擦进行自卫还击。

       流动抗击日伪顽军。

       1945年春某夜,沙洲县武工大队和沿江、海沙区队在十字港遭到顽军袭扰,被迫进行激烈抵抗,护漕港日伪军亦出动“清剿”,武工大队击毙顽军2名后主动撤退。

       三四月间某晚,沙洲县武工大队在殷沙埭与前来袭扰的忠救军包汉生部作战,俘获其东沙情报站站长尹企程等2人,缴获美式汤姆枪1支,长、短枪各1支。5月底、6月初某夜,包汉生部武器精良的技术连(对外号称“技术营”)窜到年旺街、桥头一带对新四军挑衅、威胁,苏中六军分区司令包厚昌和江北如西独立团团长周维生率领两个主力连南下,与沙洲县武工大队及海沙、沿江区队会合,翌日奔袭忠救军技术连,顽军措手不及,慌忙南逃,新四军缴获卡宾枪、汤姆枪10多支及大量炸药、雷管,击毙顽军数名。6月某日,沙洲县武工大队埋伏在大新西北的乱坟场中,伏击从老海坝前往晨阳强行征税的11名伪警,敌人猝不及防,全部举手投降。

       7月初,沙洲县武工大队会合区队兵分两路,对驻在小大圩埭向新四军袭扰的忠救军进击,毙伤俘顽军30多名,缴获长短枪10余支,武工队牺牲战士2名。经过上述几次战斗,新四军主力及沙洲武工大队终于将包汉生向新四军挑衅进攻的军事特区第三区的武装赶到横套河以南,保卫了沙洲这个连结江北与澄锡虞地区的抗日战略通道。新四军在澄东沙洲地区抗击日伪顽斗争取得胜利的同时,在澄西也取得了成功。1945年4月初,新四军苏中五军分区项林荣、常喜生奉命率领一个主力连从丹北插入澄西,帮助澄西县政府及警卫大队攻击对新四军威胁挑衅的国民党顽军金泉生部。部队在西石桥后江市一带隐伏,侦悉金部已到石庄,即于中午奔袭石庄,金部仓皇逃窜。午后,从黄丹和璜土方向引来百余日军向新四军蟠龙山阵地进行南北夹击,新四军奋勇还击,日军和顽军狼狈撤走。

       收复与攻占农村重镇、港口。

       1945年8月,就在日本宣布投降前几天,国民党蒋介石在美国扶持下,与日伪势力合流反共,竟然电令日伪军“切实负责维持地方治安”,不许向中共军队投降,同时电令敌后的中共军队“就原地驻防待命”,不得向日伪军“擅自行动”。蒋介石企图垄断与独占抗战胜利果实的行径,遭到中共的坚决反对,朱德总司令命令八路军、新四军及人民抗日武装向日伪军发动总反攻,责令他们缴械投降。新四军遵令向江阴的日伪军发动了促其缴械投降的反攻,却遭到国民党顽军的阻挠。

       此时,澄西地区的共产党与新四军已控制西起璜土、东至西郊、南达横山桥、北临长江边的广大区域,璜土以西龙虎塘、璜土以北石庄一带是国民党顽军张少华、金泉生的势力范围;澄东、澄南的共产党与新四军已控制璜马、祝文、长寿大部;沙洲地区的新四军与共产党控制后塍以北沿江地区,顾(山)北(国)、长(泾)陆(桥)和后塍、杨舍至城郊大部仍为国民党忠救军包汉生部所盘踞,从而形成国民党顽军阻挠新四军受降和新四军反对国民党独占江阴抗战胜利果实、坚决向日伪军反攻的斗争态势。

       (1)收缴护漕港伪军武装。

       1945年8月即日本宣布投降后几天,沙洲各据点的日军遵从国民党蒋介石集团的命令,分别向江阴、常熟县城集中,只有伪军留守。为此,沙洲县武工大队会同各区武工队首先向江阴港口重镇-护漕港发起进攻,将驻守于此的汪伪江阴保安大队第4中队包围,同时派出名义是丰亨乡伪乡长、实质为沙洲县政府委任的沙洲情报总站站长施正荣,找伪保安第4中队长房耀章谈话教育。这个房耀章原任驻守澄西利港据点的汪伪江阴保安大队第2中队中队长,是1944年9月新四军靖江独立团第二次南下作战奔袭利港时的手下败将,他自己率少数残兵逃亡,手下大部分人员被新四军俘虏教育后释放。房耀章深知新四军是具有战斗力的仁义之师,之后他被调离利港至澄东护漕港履职,与施正荣及另一位表面应付日伪实质为新四军服务的两面派乡长王某交往甚密,深受他们抗日思想的影响。因此,一经施正荣的教育,特别是沙洲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沙金亲自出面,向房耀章交代政策,解除了他的思想顾虑,房耀章便爽快地率部80余人向沙洲县武工大队投降,缴出步枪70余支与一批弹药,房和大部分伪军被遣散回家,护漕港即被新四军收复。

       (2)收复青阳重镇。

       在日本宣布投降的8月中旬,澄西县政府向江阴、常州、戚墅堰等城镇日伪军发出最后通牒,命令日伪军向新四军投降。日伪军却遵从国民党蒋介石的命令,断然拒绝。于是,新四军苏中五军分区司令韦永义率两个连协同澄西县警卫大队向澄武锡日伪据点发动进攻,迫使申港、南闸、月城等据点的日军警备队狼狈撤回江阴城。8月23日,韦永义率部发起对澄南政治经济中心--青阳的日军警备队的反攻。当时,日军驻扎在临近锡澄公路的青阳中学的碉堡内,拥有重机枪、掷弹筒等精良武器,碉堡前方公路旁挖有2米深、3米宽的水壕,并有铁丝网围护。韦永义部特务团参谋长胡俊杰率领1个连主攻,另一个连作预备队在周围警戒并准备打援,澄西县警卫大队在锡澄公路旁警戒,监视江阴、无锡方向的日伪军动静。

       当晚8时,攻坚战打响,机枪、步枪射击的“哒哒哒”声不断,掷出的手榴弹连连爆炸,浓烈的烟火包裹着日军碉堡。突然,从据点里跑出一个头顶钢盔、手持指挥刀、腰挎短枪的日军小头目,不顾一切急速地向青阳西街冲去,在中新石桥东堍把正在指挥作战的胡俊杰凶猛地撞倒桥栏杆上,胡俊杰随即掏出快慢机射击,但日酋已冲过桥顶,未能打中。胡立即作出判断:这个日酋绝不可能一个人冲出把部下甩在据点的,他怀疑西南街驻有敌人。果然,侦察兵报告:在对岸沿青阳市河(古运河)西南两百米处,停泊着5艘载满日军灯火通明的中型汽艇,估计有300余人,日军还在西南街民房墙上挖有枪眼,显然那个日酋是汽艇上的,他是去青阳中学据点联系日军警备队而后返回的。战后才知,这批日军是路过青阳去无锡丽新纱厂集中,因怕遭到新四军伏击而临时宿营在青阳。

       胡俊杰即刻把变化了的敌情向设在桥西北街的指挥所韦永义司令汇报,韦即令部队一面继续进攻青阳中学日军据点,一面加强对西南街日军汽艇的监视。汽艇日军不知战况虚实,未敢动弹。据点日军顽强抵抗,战斗难解难分。不久,守在锡澄公路旁的澄西县警卫大队岗哨紧急报告:大批日军乘军车从江阴方向前来驰援;又发现龟缩在西南街民房和汽艇上的大批日军也向新四军实施反包围。情势危急之下,韦永义即命部队迅速突围。在杀开血路突围时,负伤4名,牺牲1名。翌日凌晨,汽艇日军、驰援日军和青阳日军警备队全部撤离,新四军立即返回,收复了青阳。

       当日下午,青阳人民欢欣鼓舞,澄西县长俞乃章在青阳中学操场主持召开民众祝捷大会,韦永义上台讲话,人们争先恐后地投入拆除碉堡、捣毁铁笼的劳动。青阳据点,这个8年来日军奴役江阴人民、象征殖民强权和暴力的堡垒之一,随着它主人的垮台而倒塌了。当天下午2时许,澄西县警卫大队拦阻一名从江阴方向骑自行车的男子,经讯问,原来他是国民党江阴县代县

长方骥龄特派下来与忠救军别动队苏沂山部联系的。他们想在日军撤走后抢占青阳镇,控制交通线,切断新四军在苏南东、西路的联系进而抢占江阴县城,阻挠新四军收复失地。于是,韦永义果断决策,率部会同澄西县警卫大队急速奔袭驻于青阳附近章家村的苏沂山部,尽管他拥有全副美式精良武器,但韦部出其不意进攻神速,使其部属很快丧失战斗力,除苏沂山带了几个人逃脱外,其余全部就歼,共击毙副队长蒋超以下顽军10多人,俘虏40余人,缴获卡宾枪18支、汤姆枪6支、卡而敦手枪3支,步枪12支,报话两用电台3部,其他军用物资一批。

       (3)攻战后塍镇。

       1945年八九月间,忠救军费良祺属下孙留宝部趁日军警备队撤离后塍赴江阴集中之际抢占了后塍,在要道旁协兴、九丰油厂建立两个据点,公然阻拦新四军向江阴县城挺进受降。于是,沙洲县武工大队即从通兴桥东、西两路出击,一路正面进攻,一路迂回打援,成国粹则率后塍区队在协兴油厂据点后面攻击,投掷手榴弹引发油厂大火焚烧,孙留宝抵抗不住率部向套河以南溃散,县、区武工队三路合兵一处顺利占领后塍。当夜,获悉忠救军包汉生、费良祺部主力欲北进反扑,为保存有生力量,沙洲县武工大队及区队主动撤离。此时,沙洲境内已无日军,新四军苏中六军分区司令包厚昌准备率部打进江阴城收缴日伪军武装,沙洲县武工大队指导员何洛奉命率领侦察排向江阴城郊武装侦察敌情,返回路过后塍时发现有不明身份的部队驻扎,还忙着大筑工事。何洛认为碰上了不值一打的小毛贼,即命部队冲锋,谁知对以猛烈火力阻挡,部队伤亡较大,所处地形又很不利:左边是宽阔的套河,河岸已被对方占领,右边是百米宽的开阔平地,部队集中在10多米宽的平坦公路上,形势危急。何洛这才知道碰到了忠救军,即命部分战士继续冲锋迷惑顽军,掩护其余战士后撤,派人向上级求援。包厚昌随即率部出晨阳、过新苗,赶至后塍与沙洲县、区武工队汇合,占领天主教堂制高点,从镇北向顽军猛攻,忠救军费良祺部不支,仓皇向南溃逃,新四军又一次攻占后塍镇,当即宣布建立后塍市和市联防大队。

       由于苏南日伪军遵从蒋介石集团命令固守城市,等待大后方国民党正规军的接收,拒绝向新四军缴械投降,加上敌后国民党顽军的阻挠和抢先进驻城市,新四军在江阴未能收复县城,但收复青阳、护漕港、攻占后塍等农村重镇、港口,击溃忠救军包汉生部技术连、歼灭忠救军苏沂山别动队的胜利,仍然有力地打击了日伪顽合流的阴谋,打通了大江南北和苏南东、西路通道。这是共产党、新四军领导江阴人民进行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阶段一曲嘹亮的凯歌。

       1945年9月2日,日本正式签署无条件投降书。八年来,江阴遭受日军侵略,蒙受了巨大的灾难和牺牲。抗战前,全县(包括1962年1月划给新建沙洲县的杨舍、后塍、塘市、德积、大新、中兴、晨阳、泗港、南沙9个公社)总人口为798343人。江阴沦陷8年间被日军杀害20274人,其中男16451人,女2976人,儿童847人;被日军奸淫的妇女1800余人,逃亡和收容难民50000余名;被日军炸毁、烧毁机关、团体、中小学校、救济院、民宅房屋共34473间。

       抗战期间江阴社会财产损失总计46495.63万元,居民财产损失总计1976.13万元,共计损失总值48471.76万元;被日伪掠夺的物资有米600万石、麦200万包、棉花100万担、蚕丝200万担、布匹100万匹;各大小工厂机器或毁或拆走,沿江仓库煤栈、油库被劫掠一空。

       新四军在江阴敌后可歌可泣的抗战史,在新四军华中敌后抗战史,特别是苏南敌后抗战史上占有极其光辉的一页。江阴是兵家必争之地,具有特殊战略地位,它既是苏南东路江抗的发源地,更是新四军6师的诞生地,在发展壮大新四军武力,打击日伪军及其政权,遏制反共磨擦的国民党顽固势力,坚持团结抗战,并以人力、物力、财力支援新四军华中敌后主战场,配合中国抗战正面战场和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等方面,都起到了重要作用,作出了重要贡献,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