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新四军在盐城重建军部之前后

大江南北 2021-11-24 09:25:58


  皖南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在短短几天就在苏北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并且能使新四军很快发展壮大?要说清这一问题必须得从事变之前三个月,新四军黄桥决战胜利后东进北上,与八路军南下部队一部胜利会师之事说起。

  1940年6月,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正、副指挥陈毅、粟裕,奉命率领所属的江南主力部队,执行中共中央开辟苏北、发展华中的战略任务,从苏南渡江北上,进入江都的嘶马、大桥、吴家桥地区,与已战斗在苏北的管文蔚、叶飞领导的新四军挺进纵队,陶勇指挥的新四军苏皖支队会师,改称新四军苏北指挥部。7月下旬,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所属部队占领了黄桥,建立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
  国民党江苏省主席、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属于蒋介石嫡系顾祝同所部,是反共顽固派。韩德勤拥兵苏北,号称10万,专门制造反共摩擦,被苏北老百姓唾骂为“扫帚星”。
  这时,由黄克诚指挥的八路军五纵队2万余人马奉命驰援华中新四军,已越过陇海路正日夜兼程南下,其第一支队彭明治部、第二支队田守尧部已抵达涟水以北地区。
  抽调八路军一部南下、新四军一部过江北上,共同打开苏北、发展华中,这是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最早向中共中央提出而为中共中央所接受的战略建议。为了解决长江以北八路军、新四军的统一指挥问题,毛泽东、王稼祥、朱德在1940年6月1日发出指示:“对华中我兵力布置,军委已有原则电报,今后一切具体行动由胡服(刘少奇)之命令实行之,克诚、雪枫、彭朱(彭明治、朱涤新——笔者注)均应服从胡服之指挥。”
  韩德勤深惧八路军与新四军在苏北会师,采取先歼黄桥新四军,然后调转兵力对付南下立足未稳的八路军,于是指挥3万余兵力,妄图歼灭新四军苏北部队于黄桥地区。
  驻守黄桥的新四军兵力只有7000余人,面临大兵压境,形势非常严峻。远在皖东半塔集的刘少奇急电黄克诚,令其向南推进增援决战黄桥的新四军,并电告中共中央。毛泽东接到刘少奇电报后即给在重庆的周恩来去电,要他向国民党当局交涉,提出“韩不攻陈,黄不攻韩,韩若攻陈,黄必攻韩”,严正警告国民党,这就使新四军处于政治上有理有利的地位。韩德勤不听警告,分兵几路,疯狂地扑向黄桥。10月4日,攻城战幕揭开,双方猛烈交火。10月6日,新四军黄桥保卫战胜利结束。

  黄桥大捷后,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二纵队司令员王必成,指挥所部马不停蹄向东追击歼敌,10月7日占领海安城,8日进驻东台城,9日奉命继续北上。10月10日,在盐城以南的白驹、刘庄间的狮子口与八路军第五纵队一部胜利会师。新四军、八路军两军苏北会师,标志着中共中央关于“开辟苏北、发展华中”根据地战略目标的实现。
  10月9日,陈毅率苏北新四军指挥部进驻海安城之后,乘汽艇沿串场河北驶盐城,慰问南下的八路军指战员。八路军第五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黄克诚在阜宁县东沟镇闻讯即赶到盐城相迎。陈毅与众多老战友久别重逢,即兴赋诗云:“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黄克诚由盐城返回东沟纵队司令部后,便给刘少奇打电报,请他进驻盐城。10月中旬,刘少奇率中共中央中原局机关从皖东半塔集出发,经过长途跋涉于11月初抵达阜宁县的东沟镇与黄克诚会晤,随即进驻盐城。
  11月7日,刘少奇在黄克诚陪同下,经东台抵达海安城与陈毅、粟裕会晤,商讨华中抗日根据地的建设及成立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等问题。17日,八路军、新四军华中总指挥部成立大会在海安召开。参加会议的有新四军、八路军在华中的党政军领导人及指战员代表六七百人。会上,刘少奇宣布了中共中央军委关于成立新四军、八路军华中总指挥部的决定:叶挺任总指挥,陈毅任副总指挥,刘少奇任政治委员,赖传珠任参谋长。在叶挺来苏北前,由陈毅代理总指挥。
  刘少奇、陈毅、粟裕、黄克诚等在海安期间,认真研究了苏北的局势和任务。为了击破敌人对我分割、包围的阴谋,确定把原苏北地区,分为苏中、苏北两部分,即以东台、宝应县境以南到长江边为苏中区;盐城、淮安县境以北到陇海路一线为苏北区,各自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战略区。24日,八路军、新四军华中总指挥部迁往盐城。
  第一次反共高潮被粉碎之后,蒋介石将制造摩擦的中心瞄准了华中。国民党原计划先打苏北,后攻皖南,孰料黄桥一战,韩德勤损兵折将,给了蒋介石当头一棒。但蒋介石并不死心,黄桥战役结束后,他又开始策划袭击皖南新四军领导机关及所属部队的阴谋。
  1940年10月19日,蒋介石指使何应钦、白崇禧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副参谋总长名义致电八路军朱德、彭德怀和新四军叶挺、项英的“皓电”,限令将战斗在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于1个月内全部开赴黄河以北地区。
  同时,蒋介石密令汤恩伯率九个师10万人向淮北新四军彭雪枫部进攻;李品仙率四个师5万人向淮南新四军张云逸、罗炳辉部进攻;顾祝同、韩德勤则负责“扫荡”长江南北新四军。一时间,华中地区上空战云密布。
  11月9日,中共中央以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名义发出“佳电”,据理驳斥“皓电”的无理要求,但为顾全大局,仍答应将皖南新四军部队开赴长江以北。
  1941年1月4日,为抗日大局考虑,新四军军部和所属的皖南部队9000余人,在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率领下,从皖南泾县云岭出发,向江北移动。
  1月7日拂晓,新四军北移部队即遭到国民党第三十二集团军主力部队的拦击,面对国民党顽军的围攻,新四军被迫奋起自卫,并继续向预定位置前进。面对顽军的进攻,新四军皖南部队指战员浴血苦战,在多次打退国民党顽军的进攻后,部队分批突围。
  战至14日,皖南新四军部队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阵地全部失守。9000余人的皖南新四军部队,除2000余人分散突出重围外,大部壮烈牺牲或被俘,新四军军部遭受重创以至覆没。军长叶挺下山跟国民党军长官晤面谈判,被无理扣押。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在身受重伤后恐连累其他同志撤离而举枪自尽,副军长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被叛徒刘厚总杀害。

  皖南事变发生后,中共中央全力展开了对国民党顽固派针锋相对的斗争。华北、华中各抗日根据地军民纷纷集会,强烈声讨国民党顽固派的罪恶行径,八路军、新四军做好了随时反击国民党顽军再次进攻的准备,1月13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电,向全国各界人士披露了皖南事变之真相。1月20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军委发言人名义发表谈话,揭露国民党当局的反共阴谋,抗议其武装袭击新四军的暴行,要求取消1月17日的反动命令,严惩肇事祸首,停止反共战争,释放叶挺和被俘新四军将士。同日,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命令。
  重建后的新四军军部,坚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新四军恢复了红军时代的政治委员制度,军、师、旅、团四级都设立了政治委员一职,加强了各级政治机关的建设,建立健全了各项政治工作制度,健全党的组织,加强党的领导。过去,新四军军长、副军长、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各支队领导人均是蒋介石委任的,现在新四军军部的各级领导职务,全由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和任命,完全摆脱了蒋介石的控制。
  1941年5月20日,中央中原局与中央东南局合并,改称为中共中央华中局,同时成立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华中分会(简称华中军分会),刘少奇为华中局书记兼军分会书记。接着中共中央华中局和华中军分会在盐城召开了一系列的华中高级干部会议,部分师及区党委的主要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会议认真分析了新四军的历史与现状、性质和任务,讨论了重建新四军队伍的具体工作计划。确定新四军要“建设一个正规化的党军”。
  新四军新军部建立后,先驻在原八路军、新四军华中总指挥旧址文庙,随着军部的司、政、供、卫等部门的组建,军部即从文庙迁驻泰山庙。1941年夏,日寇纠集十几万人马对苏北各抗日根据地发动凶恶的大“扫荡”,首先集中兵力,疯狂地扑向新四军军部和中共中央华中局驻地盐城,妄图在一举击溃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的同时,顺手牵羊地把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直属单位一网打尽。
  为了指挥反“扫荡”,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主动撤出盐城,向盐城以北乡村转移。此后,中共中央华中局、新四军军部先后转移至阜宁县西北的小兴庄、陈集停翅港村、盱眙县黄花塘等地,指挥新四军七个师、一个独立旅,在大江南北、淮河上下,与日伪军浴血奋战,直至1945年抗战胜利。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