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永不褪色的老兵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1-26 09:30:26

        胡百流(1916-2011),江苏太仓人。1941年参加新四军,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四军三师八滩区完小校长、上海长宁区委教育卫生部副部长、长宁区人大常委等职。

        胡民是胡百流的二儿子。

 

       进入蛇年以后,原新四军三师的老兵胡百流已经98岁高龄了。除了耳背和记性差外,身体状况尚好,正在向100岁进军。

       胡百流是一位淡泊宁静、不计名利的老人,她既没有写回忆录,也没有公开发表过关于自己事迹的文章,甚至在子女面前都极少谈及自己。离休以后,她一直住在上海松江,由小女儿夫妇照料。在小区里,她最年长,以高寿闻名,但极少有人知道她是位老革命,有着不凡的经历。

       她领导着根据地的幼儿园、保育院,却把子女送给了老乡1937年11月,随着淞沪会战结束,上海沦陷。胡百流和丈夫李朴夫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来到安徽阜宁,从事各种敌后抗日活动。

       1941年皖南事变后,胡百流和李朴夫双双成为光荣的新四军战士。在盐阜根据地,胡百流主要从事教育工作,曾经担任“阜东县抗日烈属幼儿园”和“苏北地区盐城分区保育院”的主要领导职务。为了收养和照顾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子女,为了解除抗战将士的后顾之忧,胡百流带领孩子们多次冲破日伪军、还乡团的包围圈,差点为保护孩子献出生命。她用机智和勇敢谱写了盐阜根据地“马背上的摇篮”的动人篇章。

       在这期间,她自己先后生育了5个子女。除大女儿李功申1937年出生在上海,后来在边区造币厂工作外,其余4个都是“小不点”,离不开爸爸、妈妈的照顾。而此时,爸爸李朴夫已担任盐阜根据地县区抗日武装的领导工作,整天忙得不见人影,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家。胡百流本可将几个孩子送进幼儿园和保育院,由自己亲自照料。但是,为了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用于抚养其他将士的孩子,为了把更多的安全和幸福送给烈士的子女,他们夫妇却决定将孩子全部送到老乡家。

       这样的决定,让几个孩子历尽了苦难。数十年之后,胡百流的二儿子胡民在博客里写道:……1948年9月我出生在苏北,父母要随军南下,就把我用一条军被、150斤地瓜干寄养在老乡家。解放后老乡把我送到父母身边时,我病得气息奄奄,两岁了还不会走路,人家都说这孩子怕不行了。后来妈妈从我肚子里打出了那么多虫,硬是用奶粉把我给养过来了……”直到1950年,胡百流夫妇在上海安家,几个孩子才得以陆续回到父母身边团聚。

       她位高权重,却让儿女们苦苦地独立打拼解放后,胡百流先后在华东海军情报处、华东军区情报部、总参情报部任秘书和参谋。转业到地方之后,又先后在长宁区委教育卫生部、长宁区人大常委会担任领导工作。

       在这期间,子女们陆续长大。在子女入学、就业、成家等一系列问题上,胡百流显得特别的开放和民主:由子女自己定,按规矩办!胡百流特别愿意看到子女凭自己的努力取得成绩。孩子们也特别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虽然他们的工作各不相同,但走的都是一艰苦创业的路。

       大女儿李功申,自幼聪慧过人,能歌善舞,是北京外贸学院招收的第一批学生。大学毕业时原本可以留在北京工作,可她自己要求去云贵川,还带上了恋人、后来的夫君一块去了贫困地区。

       三女儿李功佐,1944年3月出生在阜宁佐二集村。李功佐出生才三个月,母亲就把她送给当地农民抚养,靠挖野菜、拾柴火过日子,养成了倔强、不服输的性格。1962年,李功佐考进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文化大革命”时因受“炮打张春桥”事件影响,毕业时被发配到广西当小学教师。据说,李功佐当时曾写信向母亲申诉,但后来还是去了广西。两年后,李功佐的未婚夫、上海交通大学的高才生王建明毕业了,也同样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分配到与越南接壤的西南边陲-广西十万大山。

       二儿子胡民,1948年9月出生,在老乡家生活了两年后才回到家中。在他的记忆里,母亲永远在忙于工作,大姐就是“母亲”。1964年8月,胡民初中毕业考取了张家口解放军技术工程学院。

       离开上海去军校的那一天,胡民兴奋不已,他盼望和母亲一起分享快乐,可惜母亲没能来送他。临行的宴会上,别人都是一家子一桌,而他孤零零一个人和招生组的人坐在一桌。到走的那一天,还是姐姐和邻居去送行的。1985年中国裁军一百万,胡民作为裁减人员于1987年3月回到上海。回到上海之后碰到三个棘手问题:一是指标问题。胡民是从上海当兵的,回上海有指标,但是胡民的妻子不是从上海参军走的,所以拿不到回沪指标。二是工作问题。

       胡民转业时已经40岁,没有政策优势、年龄优势和专业技术优势,找合适的工作难度很大。三是住房问题。胡民单身回沪,住房只有自己解决。当时,他以为母亲在上海有人脉,能为自己解决难题。想不到母亲却什么忙也没有帮,只是觉得对不起儿子,最后把自己的房子让给了胡民兄弟俩。

       她记性差了,却不忘叮咛儿女们做人要正1983年9月,胡百流离休,开始享受幸福的晚年。她认为能够有今天的幸福生活、能够活这么大的岁数,主要是因为国家在不断进步。她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共产党对我好啊!同志们对我好啊!大家对我好啊!”但是,她也深知社会有阴暗面、人生有坎坷,害怕孩子们看不透、想不通、受影响,所以始终不忘对子女的教育。胡百流对子女们唠叨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钱赚得再多也是党和国家给的,是人民给的。”2007年,三女儿、三女婿陪同胡百流到太仓浏河看他们新买的别墅。看完房回来,女儿、女婿都想听听母亲对房子的评价,期盼获得母亲的夸赞。可是,胡百流避而不谈房子,反而挣脱女儿、女婿的搀扶,用拐杖重重地敲了敲水泥地面,大声问:“买房子的钞票来路正不正呀?”眼看着母亲年龄越来越大,近年来,她的子女们都尽可能在春节期间到母亲身边过年,就连远在海外的儿孙也会不远万里赶回来。

       每次胡百流都会给他们作“老一套的报告”,给他们讲廉政,要求他们从正道上挣钱。她的语气平缓,但一字一顿。子女们知道,这是母亲一辈子矢志不渝的信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