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麦贤得:永远的钢铁战士

大江南北 2022-01-28 09:00:27

  2017年7月2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为麦贤得等10位首批获得“八一勋章”的同志佩挂勋章、颁发证书,同他们亲切握手、合影留念。

  而在此之前50年,毛泽东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亲切接见了22岁的“钢铁战士”麦贤得。

  “麦贤得同志是意志坚强、不怕牺牲的钢铁战士。”这是习主席签署的授勋命令中对原91708部队副部队长麦贤得的评价,高度概括了麦贤得同志的卓越战功。

  那场新中国成立以来歼敌最多、战果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著名海战,发生在53年前。海战的硝烟早已散去,但南海波涛依旧,国家和人民没有忘记为保家卫国流血牺牲的英雄。

  我4艘护卫艇火力,抵不上敌“章江舰”

  “八六海战”的作战命令,是在1965年8月5日晚上8时10分下达到位于汕头水警区的南海舰队护卫艇第41大队的。那时,大陆沿海的渔民常受国民党海军的欺凌袭扰。

  当8月5日早晨6时10分,南海舰队司令吴瑞林接到雷达兵报告:美制蒋舰“剑门号”和“章江号”溜出台湾左营港,正向我南海渔场窜犯,这位将军在上报总参、海军和广州军区司令部的同时,就向汕头水警区下达了作战命令。

  那天,正赶上麦贤得所在的611艇“补休加餐”。此前,他们受命前去厦门接收了611艇,“八一”建军节是在海上过的。新的611艇航速比原来527艇的28节还要快,最高可以达到32节。为了防止战情泄密,5日白天,汕头水警区该休假还是休假,聚餐后战士可上岸。直到最后一刻,战斗命令才下达到护卫艇大队。

  “麦贤得这天请假上岸了吗?”记者问。“没有,他在艇上。等我跑步回到码头,他已经把611艇的油和水都加满了。”麦贤得当年的班长黄汝省满意之情溢于言表,“麦贤得是1963年12月入伍的。他是渔民出身,一般的风浪他都不晕船,特别能抗,平时出海执行任务他一个人顶两三个人用。他的个性是又刻苦又要强,还特别仔细。部队刚开始练‘夜老虎’本领时,他还是新兵,领导没把他列入训练对象。但他主动要求参加,自己弄了副墨镜戴上,休息天就在机舱里从头到底摸啊摸。没想到,这‘夜老虎’本领在‘八六’海战中真帮上了他。”

  当时部队内部实行老兵带新兵的“一帮一、一对红”,麦贤得的“一对红”是才上艇四五个月的彭德才。彭德才是湖北人,他对记者说:“刚上艇,我晕得厉害。别看麦贤得平时对我‘传帮带’挺严,但一出海,他看我晕船都代我值班。”

  这晚,我护卫艇大队的4艘艇(598艇、601艇、558艇、611艇)一离码头,航速就上了“前进三”。“我没有经验,还在奇怪怎么今晚没出港就这么快呢?”彭德才说,“还是老麦有经验。他说,看来今晚真能干上了!”

  通常,我海军把500吨以上的水面舰艇称为“舰”,而500吨以下的水面舰艇称为“艇”。当年的护卫艇,与我海军今天的护卫舰差距甚远。如今的护卫舰都有几千吨,不仅有现代化的舰炮、鱼雷和防空、反舰导弹,还可以搭载或起降直升机。“而我们当时的护卫艇,说是100吨,实际上还差了点。火炮呢,前后甲板只有人工击发的双管37毫米火炮各一门,左右各有一门25毫米的中炮。”

  而美制蒋舰“章江号”排水量是450吨,舰上有76.2毫米炮1门,40毫米炮1门,25毫米炮5门,76.2火箭1座,深水炸弹投射器4座。另一艘美制蒋舰“剑门号”,总排水量是1250吨,有76.2毫米火炮2门,40毫米炮2门。我军4艘护卫艇的火炮加起来尚不及“章江号”一艘。

  3小时鏖战,重伤仍坚守战位

  8月6日零点31分,我护卫艇作战编队抵达福建东山岛以东海域。

  零点42分,敌“剑门号”“章江号”在距我编队3.8海里外,向我护卫艇编队开炮。

  汕头水警区副司令孔照年命令大队长贾廷宽:“右满舵,包抄前进,切断敌舰退路!”

  敌舰的优势是火力和吨位,而我方的优势是航速和战斗意志。“章江号”和“剑门号”的航速分别是20节、18节。我编队以30节左右的高速,迎着炮火直扑而去,很快将敌舰分割开。

  原本就在后面的敌旗舰“剑门号”,见势不妙,撇下僚舰“章江号”加速向外海逃去。虽然我军原计划是“先打大舰,再打小舰”,但既然“章江号”已被我编队围上了,孔照年就下令集中火力先把它打沉。

  4艘护卫艇对着“章江号”火力全开,但护卫艇的37炮、25炮只能摧毁敌舰的上部设施、杀伤人员,靠这些小口径火炮打沉一艘数百吨的战舰尚无先例。孔照年命令各艇集中火力攻击“章江号”的指挥台、舰炮,以及船体的水线位置。

  激战中,611艇发挥近战优势,最近时距离“章江号”仅二三十米,手榴弹跟着炮弹砸了上去。“章江号”见势不妙,狗急跳墙,突然掉头加速向611艇撞来,企图凭借5倍于我的吨位而撞沉611艇。艇长崔福俊急令:“左满舵!”611艇与“章江号”擦肩而过!

  但正因为紧急避让,611艇的主机不得不在高速运行时突然停车再倒车,4台主机中有2台停机了。正在前舱的轮机班长黄汝省立即命令麦贤得去后机舱抢修排故。

  麦贤得刚钻过一个40厘米宽、60厘米高的舱洞进入后机舱,突然连着“轰!轰!轰!”三声爆炸,“章江号”的3发40炮弹打中了611艇!一发击中了驾驶台,还有2发穿过611艇的船体分别在前后机舱爆炸,麦贤得和仍在前机舱的黄汝省都中弹倒下了。

  611艇顿时减速,副指导员周桂全赶来后机舱察看,抱起倒在血泊中的麦贤得,发现他前额被炸开了大口子。这时,麦贤得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身体要站,又站不起来。他用右手推着周桂全,左手指着停转的主机,好像是要去修复机器。周桂全忙给麦贤得包扎好伤口,将他轻轻放在艇板上,还给他盖上一件军衣。

  正在驾驶台上指挥战斗的艇长崔福俊突然发现,611艇又开始加速了!它像勇敢的海燕,迎着炮火奋飞。

  3时33分,在我护卫艇编队的密集炮火中,“章江号”接连2次爆炸,沉没于东山岛东南海面约24.7海里处。

  这时,艇长崔福俊才得以走下后机舱,察看战友伤情。周桂全此前向他报告说麦贤得躺在后机舱的艇板上,奇怪了,人怎么不见了?他钻过舱洞,来到前机舱,见重伤的黄汝省倒在一台主机旁,当他用手电筒向另一台主机的操纵台照去,只见一个头部几乎被鲜血裹住的人整个身子压住波箱,双手握住杠杆,一动不动——重伤的麦贤得还坚守在他的战位上!

  611艇前后机舱中弹的时间大约是2时10分左右。麦贤得前额被炮弹打出碗大个口子后,鲜血蒙面,靠着平时练就的“夜老虎”功夫,竟然钻过常人都难以穿过的舱洞,完全靠记忆和摸索维修主机和设备,一直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周总理亲任抢救指挥小组组长

  眼见“章江号”被击沉,“剑门号”加速向外海逃去。5时10分,我护卫艇编队和鱼雷艇大队向它发起进攻。5时22分,我军密集的弹雨和2枚鱼雷,将火光冲天的“剑门号”送进海底,12分钟结束战斗。这是我人民海军以小打大、以弱胜强、不怕牺牲、敢打硬仗的成功范例!

  这一胜利也是人民海军用流血牺牲换来的。611艇、601艇各有2人壮烈牺牲,611艇的轮机班有3人重伤,他们是麦贤得、黄汝省和彭德才。1966年2月,新华社发布消息:国防部命令授予麦贤得战斗英雄称号。

  “重伤的英雄有好几位,为什么‘战斗英雄’的称号授予了麦贤得?”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副编审王国梁曾写下50多万字的麦贤得人生纪实《沧海英雄》,为此曾先后采访了130多位麦贤得的战友、亲人和救护他的医护人员。他说:“因为麦贤得身上‘硬骨头精神’体现得最充分、最典型。”

  他告诉记者,当年两次为麦贤得动脑手术的广州军区总医院刘明铎教授,曾给他看过当年麦贤得伤后的照片,额门右侧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当时伤口尚未缝合,脑脊液外溢,弹片从此进入;还有一张照片是头颅颞骨窗洞的照片,因为弹片太深,只能从颞骨开窗取弹片。两个洞从开到缝合,历经252天。取出弹片后,2个骨窗镶进两块有机玻璃,然后再把头皮缝起来。

  伤得如此重,麦贤得还坚持战斗。鲜血遮住了双眼,他居然能凭着平时练出来的“夜老虎”本领,在几十条管道、千百颗螺丝里,检查出一颗拇指大的被震松的油阀螺丝,还能找到扳手,用力拧紧,一直坚持到胜利。这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军事技能,都堪称中国军人的典范!

  战斗结束后,麦贤得在汕头地区医院抢救了8天8夜。第3次手术进行了18个小时,输了2000多CC血,但弹片没有找到,医护人员尽了最大的努力,手术还是失败了!

  为抢救麦贤得等英雄,中央成立了抢救指挥小组,周总理亲任抢救指挥小组组长。周总理叮嘱说:“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把他救活,使他早日恢复健康。”

  8月15日,一架直升机将麦贤得、黄汝省和彭德才从汕头送到广州。上直升机前,护卫艇大队副政委刘敏宣布:“我代表组织宣布命令,根据你们在‘八六海战’中的出色表现,党组织批准你们火线入党!”从此,他们3人都将每年的8月6日作为自己的生日。

  1966年8月20日,经过广州军区总医院1年零5天的精心治疗,麦贤得终于伤愈出院了。

  “不能亏待英雄,我要让他有个家”

  在广州部队总医院抢救他的过程中,麦贤得同样体现出了“硬骨头精神”。虽然经过4次脑手术,取出了留存在他颅内的弹片,他的健康状况、记忆力和思维能力逐渐恢复和增强,但因脑部外伤型疤纹形成及异物刺激,又给他留下了机械性癫痫这一后遗症。而癫痫这个后遗症,却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受脑伤影响,麦贤得的语言表达能力终究不及常人。

  海军首长觉得从长远考虑,应当给麦贤得找一位贤妻照顾他。此前,也确有不少姑娘仰慕英雄的名声而来,但见到他真实的身体状况后,都悄悄走了。

  麦贤得的妻子李玉枝正是在他人生最低潮、最痛苦时走近麦贤得的。当年她21岁,是汕尾商业服务站副主任。当汕尾的赵书记建议她和一等伤残军人麦贤得“谈亲”时,她虽然回应说“要听我爸我妈的意见”,但心中已经生出对麦贤得的几分怜爱:“他为了保家卫国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应该能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不能为此亏待他啊!”

  李玉枝的父母都是孤儿,赵书记一来提亲,“翻身感”强烈的父亲就一口答应了:“要是没有国家,哪有我们的今天啊,行!”

  1972年6月1日,没有鲜花、没有贴“红双喜”字,没有布置新房,李玉枝就这样走进了麦贤得的生活。后来两人有了一儿一女。

  但婚后的不易显然超出了她的想象。此前,她没有见过癫痫病人发作时痛苦的模样。两人还在蜜月里,这后遗症就发作了。发作时,病人脾气暴躁,李玉枝手臂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为了避人议论,天再热,李玉枝也不得不穿上长袖衣衫。但发作之后,麦贤得就会特别痛苦和内疚,向李玉枝道歉。

  李玉枝发现麦贤得喜欢花草和小动物,就在自家“小翠园”里种上各种花草、喂上金鱼和小兔子,尽力营造温馨和谐的家庭氛围。她又发现麦贤得对书法有兴趣,就买来笔墨纸砚,让麦贤得学习书法。如今,麦贤得已写得一手好字。

  尤其不易的是,在李玉枝的精心照护下,麦贤得的机械性癫痫已从最初的一周发病一次,延长到一个月发病一次,再到半年发病一次,如今已有近20年没有发病了。了解麦贤得当年病情的医护人员,无不认为善良、坚韧而又大气的李玉枝创造了当代医学护理史上的奇迹!

  2015年,李玉枝获得了“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的称号。“我觉得我的一生很幸福,”李玉枝说,“现在三代同堂,儿子女儿有出息,孙辈聪明可爱,很幸福。”

  如今已退休多年的麦贤得,心中依然牵挂公益事业。他省吃俭用,为母校创建了汫北小学“英雄图书馆”,每个暑假都会定期为小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采访结束,记者请麦老题字。他想了想,认认真真、一笔一画地写下了“不忘初心”四个大字。

  不忘初心。麦英雄,您是永远的钢铁战士!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