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请记住还有这样的战斗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1-29 09:00:29

        张格海(1927-),江苏睢宁人。1943年参加新四军,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后曾任上海市吴淞医院院长、上海市红十字会常务理事兼秘书长等职。时任军医。

 

        1944年8月15日,彭雪枫师长根据中央指示,率四师主力五个团在半城大王庄举行西征誓师大会,揭开了抗日大反攻的伟大序幕。

        我们二十七团有幸为彭师征战担任后卫,按照他的战略指导思想,在1944年7月出征前,在炎夏远程战略出击。从江苏古邳到山东峄滕的百里战线,一夜之间穿过青纱帐将伪、顽韩治隆部两千多人和二十个据点连人带马全部彻底端掉,铲除了横亘在华中、山东两大解放区中间的障碍,打通了华中地区去延安的通道,也解除了主力西征的后患。

        战役结束后,未及休息,接到命令,要我团一天内以急行军的速度从古邳赶到灵璧、宿县、津浦路以东地区。因得知顽军段海洲、苗秀霖三十三师和津浦路西顽军王毓文一个军妄图前后合围我彭师西征大军。我团迅速赶到敌人前面,将路东敌人歼灭。胜利完成后卫任务后,跨过路西赶到夏邑与前锋部队会合。随后又接命令,我团迅速返回津浦路西侧,将日伪据点太平集、大小年圩子、火神庙逐个全部铲除掉,我们接连打了一个又一个大胜仗。

        在完成任务后,上级让我们团抓紧时间休整。我们一营担负轮流警戒时,发现固镇日军出动向我边沿地区进行蚕食、驻守活动。据情报反映,日军是白天来夜里回,晚上固镇只有少数伪军看守。或许是求胜心切,尹瑞九营长未经查实情况,就想趁夜顺手把驻守在固镇以西何集子的伪军临时据点端掉。

        那天夜晚月光皎洁,其实并不太适合搞突袭。也许是认为胜券在握,有点轻敌,我们还是按计划出发了。谁曾想战场上的情况变化多端,并不完全按照设想发展。我们事先侦察时知道村子的西北角有条沟,只要顺着沟走就能到据点后面,然后就可发动袭击,一个冲锋打他个措手不及,拔掉据点。而那天晚上带路的老乡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走了一半竟不认得路了。

        正处4月中旬,由于对地形不熟,向导也找不到接敌运动的地形,部队就在月光下围着敌人据点转。营长命令我们二连直接从开阔地冲进去。支部书记韩维新带着一班冲到离据点五十米处时,敌人突然向我们猛烈开火,瞬时猛烈的枪弹密集而下,我们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平日里那浪漫、诗意的月色,此时成了敌人的帮凶,明晃晃的月光把我们的行踪照得清清楚楚,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敌人的眼皮下。

        据点内日本鬼子嗷嗷叫,伪军也在乱叫。原来里面实际上并不只有少数几个伪军,而是有整整两个中队的日军加两个中队的伪军,火力非常强。营长随即下令停止进攻,原本计划的偷袭只得取消。

        此时,党支部书记韩维新已经身负重伤,不能动弹,没能撤退下来。连长命令一排长带一个战士上去救他。可韩维新同志只是把装有文件的公文包交给一排长,令他快点退下,说:“不要再派人来了,我自己会对付。”连长和指导员见未将老韩救下,要我再上去把韩维新背下来,或帮他把伤口包扎好。我从麦秆地里贴着地皮爬上去,支部书记老韩见我上来,要我不要靠近他。此时营部、连部撤退的号声吹响了。

        他知道自己已不行了,举起手中的驳壳枪对自己扣响了扳机。我面对这惨烈悲壮的一幕真是心如刀绞。我仍尽力爬到他身边,发现韩书记已经牺牲,含着眼泪从他手中轻轻取下驳壳枪,回来交给了连长。我知道这枪是韩书记的心爱之物,它还是火神庙战斗中从敌人手里缴获的西班牙式。我未能把韩书记抢救下来,见到这把枪,多少心里能有些安慰。

        这是一次没有打胜的战斗,付出了两死三伤的代价。我本人在那次行动中,因意外而受重伤,在昏迷中辗转经过三个省、几道封锁线,才转到后方医院。又因严重感染,昏睡了五个月,总算又活了过来,实属不幸中的大幸。

        今天我把这些陈年往事说出来,是为了让大家珍惜和平美好的生活,知道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八年抗战,中国人民前仆后继、浴血奋战,不知有多少将士血洒疆场,有多少仁人志士献出生命,这包括那些“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英灵。正是他们的血肉筑起了中华民族的钢铁长城。

        请记住,战争不完全是胜利和辉煌,在战场上,还发生过这样的战斗。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