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第一次指挥战斗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2-03 09:00:03

        张优(1924-),浙江奉化人。1941年参加新四军,1942年入党。历任参谋、政治指导员、文工团政委等职。曾任上海歌剧院院长、党委书记。

 

        1941年我十七岁那年,上海地下党组织介绍我奔赴苏中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参军后,我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当参谋,负责战斗中的勤务工作、训练工作。有时,还要带侦察兵侦察敌情,供首长参考,但一直没有机会独立指挥战斗。

        1943年底,机会来了。当时,国民党放弃了苏浙皖地区的许多县,日本侵略者则大肆占领国民党军放弃的地区。我军乘机在敌人后方开展游击战,收复失地。就在战斗紧张期间,我突然病倒了,连续十几天不退烧,难以随队行动,只好到后方疗养所休养。由于战斗频繁,休养所除让重伤员到大山深处老乡家中“打埋伏”(即分散在老百姓家中治疗)外,将一百多名轻伤员组织了一个休养连,随部队边休养,边行动,承担一部分掩护主力的作战任务。我当时负责休养连的独立排,三十几个休养员,全部装备为两挺轻机枪、一挺苏造重机枪、二十几支步枪、一百多颗手榴弹以及一个掷弹筒。每天除行军外,独立排还抽两小时进行战斗训练。

        一天,连长向我交代任务:团部在休养连后五公里,而我连离敌据点宜兴张渚镇十二公里。为了保证主力休息,上级要求我连在张渚方向警戒九小时,从上午八时到下午五时。如敌人出动扫荡,要坚决阻击至少两小时。我对连长说,“打仗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我回到排里,立即动员,把全排编成小哨组织,在两公里的吊桥村设警戒点,全排轻装,埋伏起来。一个班封锁去张渚的大路,封锁消息,一切人员只能进,不能出,进村人员暂由村内管制。一个班作前方隐蔽哨,两个班在村左右严密警戒,做好通讯联络信号和三个班撤退时的临时集合点。我布置完毕后,各班立即分头作业准备。

        一整天过去了,未见张渚敌人有动静。一直到下午四点半,我已做好撤销任务的准备。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发现三百米处有日伪军在行动。我立即命令各班,准备战斗。上级要我们五时撤回,但根据情况,我决定再坚持二十分钟。如果敌人未有发现,我们可悄悄撤回。

        如敌人向我进攻,用三个班的火力交叉,坚决消灭敌人。战士们接到我的命令,轮次按各班地形,向我后方三百米处、吊桥山上移动,争取占领制高点,然后在岭线上交叉撤出,打一个出色的退出战。果然,敌人发现了我们,先用火力侦察,我立即命令,敌人不到两百米处,不准开火。我三个班依次在敌火下,撤到吊桥山。我的指挥位置在山岭线上,正是敌人步兵进攻重点。当时,为照顾其他病员,一挺苏式重机枪由我自己背着,我奋力上山,占领有利地形,架起机枪,向山下的敌人猛烈扫射。敌人一听是重机枪声,万万没有想到,这土游击队居然有机枪,再加上另外两个班的轻机枪也交叉射击,打得敌人不敢动弹。

        冬天傍晚五时半,天已黑下来。敌人在晚上只打了一阵,不敢上山追击。我见敌人不敢上山,就命令三个班沿山上岭线,依次撤到指定集合点。我排除了轻伤三个同志,其他均平安回营。

        第二天,团副政委谢云晖在上横岗山头集合部队时,表扬了休养连,他说:“休养连一排打得好,张优也会指挥部队了。要表扬!只是上山时丢了一件大衣,优中有缺点啊,我也要指出!”我立即站起来说:“报告首长,我任务没有完成好!”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