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虎穴历险记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2-07 09:30:07

        刘连志(1933-),江苏涟水人。曾任儿童团团长。1947年入团,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哈尔滨674厂、西安炮校、上海虹桥开发区等单位工作。

 

 

        我的家乡,苏北涟水地区是老黄河改道的地方。解放前,一年四季不是涝就是旱,涟水地区的老百姓绝大部分是穷得叮当响!到了1939年,日本鬼子占领了涟水城,人们的日子就更惨啦。鬼子经常下乡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1942年鬼子又到离我们村以北约十里的高沟镇筑据点。我那时不足十岁,记得每天早晨人们顾不上吃饭,就焦急地来到村头向北张望,只见高沟镇方向,一会这边起火,一会那边冒烟,火光夹杂着浓烟滚滚升空。

        一天,突然飞来几架飞机轰炸我们的村庄,炸死炸伤我村的人及一些家畜。从此以后,鬼子就经常到我们这一带来扫荡。还筑了一条汽车路,一直向南延伸。每次扫荡就开出几部卡车抢东西,老百姓就携老带幼,拼命地跑。鬼子的枪声一响,只听那天空鸟雀惊飞,只听到人们惊恐的叫喊声铺天盖地,只见尘土飞扬、人流如水,一种恐怖的气氛笼罩着人们的心头。那时候这种生活天天如此,田里的活不做了,学生的书也不读了,整天就是提心吊胆地准备逃命,这种逃命人们叫做“跑反”。记得有一次人们又在村头观望,忽然听到北边村庄传来喊叫声,知道鬼子又来扫荡了,可望着、说着枪声就向我们这边来了。村上的人一下子就跑光了,什么东西也顾不上拿,逃命要紧。

        我拉着五岁的妹妹和家人跑散了。我们好不容易跑过一条小河,脚上的鞋子也跑掉了,回头看看村子,似乎有一股黑烟笼罩着上空,谁也不敢回村,到了晚上天黑了才随着人流回家。

        眼看鬼子如此猖獗,当地百姓恨之入骨,纷纷起来反抗。尤其是一些有志青年,在党的领导下组织起来,发动群众宣传抗日。我的祖父是不识字的农民,而且年事已高,也深入到敌占区去散发传单。

        1943年秋,为了摸清高沟镇鬼子据点的情况,党组织派我父亲刘斌深入到高沟镇的鬼子驻地了解敌情。为了不引起怀疑,父亲决定带我作掩护,以走亲戚为名去鬼子据点。到了高沟镇后,我又亲眼看到鬼子如狼似虎地欺压百姓,两个鬼子将一个中国青年强行拖进铁丝网,又踢又打,还要把他往炮楼里拖。也亲眼看到一个妇女被逼投河,以及鬼子拿着刀挨家挨户搜查的凶狠情况。我姨母家住施庄,为了摸清敌人情况,父亲教我去姨母家看看,再三鼓励我说:“小孩子不要紧”,并亲自把我送到河口摆渡的地方。

        我沿着河堤里侧向施庄走去,约走了一里地到了施庄。上了河堤我就惊呆了,打麦场上有几十匹高头大马,排成两行,马屁股相对,中间只留约一米宽的一条小道。一部分鬼子在吃饭,一分鬼子在屋里用大水缸洗澡。一个日本人头戴军帽,戴着墨镜,裸着全身两手叉腰,直盯着我看。当时我想:如果我退回去,鬼子一定要怀疑,但从马屁股中间穿过去又怕马踢,自己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确实吓人。

        但此时已不容多想,我就硬着头皮从两排马屁股中间穿过去啦!我的心跳得很快,眼睛直视前方不敢向两旁看,好不容易到了姨母家的天井,心还未定,一个鬼子又来查问我:“从哪里来?干什么的?”我说:“是亲戚,住在镇上,来看牛的。”在一个老人的证实后,这个鬼子才走开。到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老人满面惊恐,并示意我快走开。我环视一下周围情况,心里默默记住,就按原路返回。父亲还等在河口,看我回来了也松了一口气。

        我们在高沟镇住了二十天就返回自己的家。也就在这以后不久,鬼子又发动了一次扫荡,出动了七辆卡车到我们这一带抢东西,一下子烧了五个村庄的抗日人家,我们家的房子也全被烧了,粮食被烧光了,烧饭的锅子被砸坏了,水缸也被砸坏了,家里的耕牛也被鬼子拉走了。日本人还强迫我爷爷去赶牛,幸亏天黑了,他趁鬼子不注意溜到战壕里逃回来了。

        那时候日本人就是这样欺负我们中国人的啊!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也永远不能忘记!不久八路军19团来到我们家乡,与地方武装配合起来打击敌人。到1944年底高沟镇的鬼子据点被我八路军和地方武装铲除了,涟水人民才过上安稳日子。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