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血战大渔山岛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2-10 09:15:10

        徐道明(1923-2011),上海浦东人。时任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战士。

 

        在抗日战争中,新四军与日伪军的战斗一般都是游击战,很少进行大规模的阵地争夺战,而抗击日军的海陆空联合进攻更是闻所未闻。可是在浙东沿海,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一支只有七十六人的小部队,却曾与人数众多的日本海、陆、空部队进行了一场生死血战,谱写了一首感天地、泣鬼神的正气歌。

        1939年,日军侵占了浙东舟山群岛,在岛上修建了飞机场、军火库、医院等,将该岛变成了日军根据地。离舟山群岛西北100余里,有一个小岛,长约5公里,宽约1.5公里,名叫大渔山岛。岛上有四百余户人家,人口不足一千五百人。在日军的残暴统治下,这些人家艰难度日,平时岛上有六七个伪军看守。

        1944年,为了配合世界反法西斯斗争形势的发展,我新四军浙东纵队决定从海防大队抽调部队,向海岛发展,建立海上根据地。8月19日夜晚,月亮刚升起,我海防大队第一中队的七十六名指战员,在副大队长陈铁康带领下,登上五条船,悄悄向大渔山岛进发。

        21日,到达了大渔山岛,部队上岛立即与群众促膝谈心,帮他们干活,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还拿出粮食接济孤寡老人,受到岛上居民的欢迎。岛上的伪军副分队长张阿龙等人发现情况后,不敢轻举妄动,表示愿意与新四军合作。当晚,趁我军不注意,张阿龙划小船向日军报告。

        舟山群岛日军接报后,认为情况严重,立即纠集了日伪军六百余人,并派出了军舰和飞机,恶狠狠向大渔山岛扑来。25日上午,大渔山岛上的新四军突然发现有几架日军的飞机在头上不停地盘旋,海上也发现有六七艘军舰向大渔山岛驶来。这时,副大队长、指导员和中队长立即研究对策:四面是水,无法突围,又不能束手待毙,只能进行坚决抵抗。我军战士刚进入阵地,飞机就开始扔炸弹,军舰也向岛上发射炮弹,一时天崩地裂、火光冲天,紧接着五六百日伪军就爬上岸来,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我军七十六人分布三处阵地向日伪军开火。

        敌人首先包围了严指导员和施铁山班长带领的二十人据守的阵地,二百多敌人轮番进攻。整整两小时过去了,日伪军始终无法突破这块阵地。可是不久,我军的子弹都打光了,在敌人猛烈的炮火中,我军开始砸枪,销毁资料,并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受伤的严指导员用最后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施班长突然站立起来高喊:“小鬼子,老子跟你们拼了!”接着将手中最后一颗手榴弹扔向鬼子群中,只听见“轰”的一声,鬼子在爆炸中鬼哭狼嚎、血肉横飞,施班长也身受重伤,被鬼子用刺刀刺中心脏,壮烈牺牲。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敌人,战士们脸无惧色,纷纷砸坏枪支,死死抱住敌人一起滚入海中。

        另两处,据守阵地的勇士们还在与敌人战斗,为了节省弹药,他们采取灵活移动的作战方法,打几枪换个位置,坚持七个多小时。最后,子弹也耗尽了,再也无法阻止敌人的疯狂进攻,中队长程克明和二十多名战士先后牺牲,二十多名负伤的指战员被敌人俘虏,押到了日本鬼子的军舰上。这时,我军指战员才发现军舰上堆满了日伪军的尸体,足足有数百具之多。灭绝人性的日军头领下令对被俘的我指战员大开杀戒,他们残忍地用刺刀刺死一个,就抛入大海。余下的十多名指战员虽然身手被绑,但是都不愿如此受辱,纷纷纵身跳入海中。

        日伪军立即向海中发射密集的子弹,水面上顿时泛起一大片血色。

        战士李金根左臂中弹,但他熟悉水性,憋足气沉到深水处,等敌舰开走后,才奋力游到海滩边,当地渔民发现后,将他抬回村里掩护起来。一个月后,李金根肩伤稍有好转,当地渔民又用船将他护送到浙东抗日游击根据地。他是那么多勇士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历史见证人,六十多年来,李金根一直用亲身经历控诉日本法西斯动用海陆空军血洗大渔山岛的滔天罪行。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