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智审顽敌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2-11 09:00:11

        徐康明(1919-1945),安徽寿县人。1936年参加革命,191年任新四军津浦路西联防司令部第一独立团政委,1943年任新四军二师六旅政治部组织科长。1945年在安徽省定远县藕塘殉职牺牲。

        杜蔚然(1915-2003),安徽金寨人。1928年参加革命,1930年加入红军,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华东建设大学组织科长、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等职。

       程晓明是徐康明的儿子。        

        1941年底我在新四军津浦路西联防司令部侦察科当科长。有一天独立一团的政委徐康明同志到联防司令部,找领导把我要了去。在我接到命令准备走的时候就问徐康明:“老徐,你叫我去有什么事。”老徐不说。走到路上我又问:“老徐,你到底要我去有什么事?”徐康明说:“我要你去破一个案子。”“什么案子?”我警觉地问。徐康明说:“我们团七连抓了一批俘虏,是汪精卫的兵。其中有一个老家伙,据说是一个副师长。但他死都不承认,请你来审一审。”对这件事我早有耳闻,知道是一件棘手的案子。我就急着说:“老徐,你可是为难我了,上级派过两个特派员来都没有解决,你怎么把我给找来了?”“听说你是审案专家,所以我就把你给请来了。”徐康明既然这么说,我也没法推辞,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部队驻扎在滁县施家集的一个小村庄里,我到独立一团安排的职务是政治处主任,开始主要就是负责审讯工作。审讯室就安排在一间小屋子里,屋子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后面放着一张审判员坐的椅子,椅子后面有一张床,桌子前面稍远一点的地方有一张受审人员坐的凳子。审讯工作由我和政治处的一位张干事负责。张干事年纪比较轻,负责白天审讯,我负责夜里审讯。每天夜里我审讯时,徐康明就躺在后面的床上,双手交叉在脑后枕着头,帽子盖在额头上面,听着我审讯。

        老徐说的这个家伙高高瘦瘦的,走起路来先动腿后动身子,好像是在踱方步,穿着一身不太合身的士兵军服,不时地还会整理一下衣襟,显然有一点爱干净的习惯,给了我一个老奸巨猾的感觉。审讯的时候,问他无关紧要的问题,他都能如实回答,问他一些要紧的问题,他总是答非所问,在几句话里转圈子,装成是一个不知道情况的士兵。不过每次问他话后,他都要想一会,然后再不紧不慢地回答,在话语中不让我抓到破绽。问他是哪里人?读过书没有?怎么当的兵?你的上级叫什么名字?当兵后都到哪里去过?他回答得都含含糊糊。我跟徐政委商量,认为这个人说话严丝密缝,滴水不漏,思维肯定很好,受过高等教育。跟他搞大声呵斥、转圈提问、疲劳战术,都不会有什么效果。就算他承认是个副师长,也不会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情报。从哪里找突破口呢?我们认为既然他有文化、有思想,我们就跟他谈谈政治。

        第二天夜里,又轮到我和徐康明来审讯,开始我们还是重复着老问题,想突破他的心理防线,他还是滴水不漏。突然间我问他:“你是哪国人?”他愣了一下就说:“我是中国人。”我接着他的话音就说:“我以为你是日本人呢。”他好像很委屈似的说:“日本人?日本人有我这么高吗?”从他这句话里我们听出他对日本人是鄙视的。我又说:“日本人没有你这么高,可是他们要来统治中国了。”他很快地就接口说:“那是侵略。”我又接着说:“那你们怎么能帮着日本鬼子来挑衅我们抗日的队伍新四军呢?怎么能帮着日本鬼子来攻击我们抗日根据地呢?”两句排比的问题说得他支吾起来,嘟囔了一会儿后总算冒出了一句整话:“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级叫我打,我才打的。”看来他的第一道民族防线被突破了。

        接着我们就要破他的第二道防线。我们接着发问:“你们国民政府的领导人蒋介石在卢沟桥事件之后严正声明说:“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可是你的领导汪精卫却投靠了日本人,他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吗?”他不作声了,我接着再问:“汪精卫不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为什么还要以服从汪精卫的命令为天职呢?”一直审问到天快亮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家伙头上直出冷汗,汗有黄豆大。我们觉得他的第二道逻辑防线也被我们突破了。接着我们又举出共产党部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根据地官兵一致、军民一家的风气,使这个老俘虏彻底心虚了。他想了想就说道:“甘罗十二为丞相,孙康年幼便成名,有志不在年高……说到这里,我就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不要给我来这一套奉承话,你还是老实交代你的情况。”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不是个兵,是个副师长。”

        就这样,我们攻开了这个俘虏的嘴,获得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

(程晓明根据访谈记录整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