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普通一兵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2-16 09:15:16

    方正(1927-),江苏泰兴人。1945年参军,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由江西景德镇国营999厂离休。

 

    1945年,经朋友介绍,我由地下党交通员张淑兰同志带领到泰兴三分区政府集中。第二天,有专人送我们到兴化县界首苏中公学报到。那是我有生以来头一回走一百多公里路。

    早就听人说,参加新四军读书不要钱,男女平等。我在家只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被迫辍学。再加上家庭逼婚,觉得有这样的机会读书真是天赐良机,于是就决定离家参军了。

    苏中公学的校长是夏征农同志。我被分到女生队即37队。到女生队就领到了崭新的军装,穿上就成了一名军人,心里非常高兴。一切按部队安排执行,出操、听课,联系思想,讨论发言。刚开始我发言不多,因为谁也不认识谁。我是不会也不敢讲,怕讲错了被大家笑话。因为我只有小学五年级水平,家庭出身又不好(工商地主),其他同学都是初、高中生。但年轻人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互相熟悉了交谈也就多了,关系也亲密起来,学习讨论很活跃。队领导带头劳动,一视同仁,对大家鼓舞很大。

    1945年10月,我从苏中公学毕业,被分配到苏中电信队学习机务。1946年,又调到华中野战军实验工厂。我当时在绕线组,我们的工作就是将战场缴获的日、美产的各式变压器拆开,利用旧漆包线重绕变压器线圈。那时没有电烙铁,只好用块紫铜头代替火烙铁,放在木炭炉上烧红后,用来拆变压器。这些东西很难拆,干起来既麻烦又脏,也谈不上是学技术,所以思想上想不通,有情绪。老红军出身的厂长对我们讲,战争年代我军没有条件生产这些电讯器材,只能将缴获的东西废物利用。虽然麻烦,但要服从革命需要。经过一番谈心后,我们心情舒畅了,干起来也起劲多了。

    1946年下半年,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全面进攻解放区。工厂也随三科转移到山东,各种器材装满四五辆马车。行军时一碰到下雨路滑,车就陷在泥里走不动。我们车上装的都是很重的器材,有干电池、发电机、手摇马达等。马车走不动了,大家只好将器材搬下,将车推动后,再将器材装上去,继续行军。到了宿营地,为行军方便,决定将器材进行清理,将难以带走的理出来准备就地埋藏坚壁。

    晚饭后,全体女兵一齐动手。大家不怕苦,抢着干,把器材分为挑、担、抬三类,一起藏到一个山洞里,一直忙到半夜两点多才回到村里。房东大娘慰劳大家,做了好多地瓜饼给我们吃,我们深为感动。

    这是山东人民对子弟兵最深厚的情义啊!

    这期间,支部领导也十分关心我,经常找我谈心,既肯定我的成绩,又指出我的缺点,鼓励我正确对待家庭出身问题,要经受住考验。1947年底,部队在河南濮阳休整时,支部通知我说,同意吸收我入党。1948年8月,正式批准我为中共预备党员。

    1948年冬济南解放后,形势好转,修配所归属华东军区通讯三科领导。部队要进城,所领导组织大家学习入城注意事项。同志们都很高兴,因为这标志着全国解放已经不远了。我们修配所从徐州出发于1949年8月1日进驻南京清凉山。这里原是国民党的通讯仓库,院内杂草丛生。我们到后,经过一番劳动清理,面貌焕然一新。后来,我们与接管的原国民党联勤总部电讯四厂,第二、第八电讯修理所等合并,组成近两百人的华东军区通信修配厂。我作为这条战线上的“普通一兵”,一直工作到离休。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