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洪泽湖中斗风浪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2-18 09:15:18

    胡斌(1932-2012),安徽来安人。1946年参加革命,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中华东局秘书处机要员,上海电信大楼(筹)工会主席、办公室主任、党委委员等职。

 

    1946年6月底,我解放区天长中学的师生奉命整队北撤。说来也怪,形势不好,天气也跟着阴霾。从早晨开始就下着小雨。雨越下越大,绝大多数师生既没有雨衣又没有伞,背包和衣服全被淋湿了。

    脚下是泥泞的烂泥土路,身上是湿透的鞋子、裤子,一步一滑,行走非常艰难,不时有人跌跤。我也有好几次摔倒在泥水中。一天下来并没有走出多少里路,人却非常疲惫。晚上宿营时,领导见我身体虚弱,便决定让我和另一位上海的女同学明日不随大队走,而跟学校的运粮船从水路去苏北,同时协助押船的总务老王看好船上的六十石大米,那是全校大队人马到苏北要吃的口粮。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我们的运粮船就出发了,从洪泽湖附近的小河汊静悄悄地驶入洪泽湖水面。我们船刚离开岸边约五百米,国民党军队和还乡团就已追到岸边,对着湖面胡乱开了一通枪。好险!要是我们动作晚一步就有危险了。

    运粮船刚进入洪泽湖时风浪并不大,只是天空乌云密布,像一口又大又黑的大铁锅罩在人头顶上,叫人透不过气来。好在这时候敌机也不敢出来。可惜好景不长,一会工夫,突然刮起了狂风。原采就不平静的湖面波涛翻滚,白浪滔天,一排排足有三米多高的浪涛像一座座山迎面撞来,吓得老船工扯开嗓门大声叫喊:“快下大棚(布帆)!”木船在大浪中上下颠簸,一会被抬到浪峰,一会又被抛到谷底,木船像打秋千那样一上一下,十分惊险!只见老船工不停地对着船舱供奉的菩萨磕头乞求保佑,嘴里还不停地咕哝着什么。

    狂风借着浪势,巨浪借着风威,越来越凶猛。忽然,一阵狂风夹着巨浪翻滚过来。船身一斜,只听得“咔嚓”一声巨响,老船工连哭带喊,直叫:“不好了!大桅断了!”船上的生活舱也倒灌进不少湖水,情况确实危急。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大的风浪,也未经历过这种危险场面。好在我没晕船,一边帮着把船舱里的水不停地往外舀,一边钦佩地紧盯着镇静自若老船工儿子也是本船的船老大以及押船的老王等,他们几个人仍然坚守在各自的岗位,木船在他们的操控下并没有出现什么更大的问题。看到此情此景,我的心也放宽了许多。

    这天,不仅仅是狂风巨浪,老天还下着瓢泼大雨,真是险象环生。风借雨势,雨助风威,险象一个接一个。到了傍晚,风总算小了,雨也停了,湖面平静了许多。我们也已基本越过了号称七百里方圆的洪泽湖,进入到小河汊停船休息了。我们整整和大风大雨大浪战斗了一天,又累又饿。晚饭我一口气吃了六碗,惊得船娘连声道:“这小同志个子不大,怎么这么能吃!”她哪里知道,我病了几个月,正是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

    回顾这段洪泽湖中斗风浪的经历,其实还是有点后怕。那时我并不会游泳,一旦翻了船,我就喂了鱼了。经过这番风浪,我也体会到:革命征途不平坦,胜利得来倍艰辛。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