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血染孟良崮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3-03 09:00:03

       林达(1914-1947),上海南汇人。1937年参加革命,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3师9团团长。

 

       1947年5月,来自浙东游击纵队的我华野3师9团在团长林达的率领下,奉命在孟良崮战役中担负阻击打援任务,主要阵地是天马山和界牌地区。5月15日上午,9团经过急行军,刚进入阵地,国民党整编25师40旅,就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急吼吼地分三路向9团阵地发动了疯狂进攻,妄图救援被我军围困的74师。其中有两个团的敌军恶狠狠地向驻守在界牌三山店附近的我2营阵地扑来。面对数倍的强敌,2营战士毫不畏惧,他们采取打近战的战术,一旦敌人靠近,他们就用密集的火力,给敌军沉重打击。敌军三次冲锋均被击退,扔在阵地面前的尸体一大片。傍晚,当敌军发动第四次冲锋时,我5连战士突然吹起了冲锋号,呼喊着向敌军的侧翼实施反冲锋,敌军猝不及防,纷纷溃退。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拼死搏杀,敌军难以前进一步。

       16日上午,敌军25师又一次向9团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只见飞机不停地俯冲扔炸弹,大炮连续地发射炮弹,阵地上硝烟弥漫、火光冲天,敌人像恶狼一样轮番冲锋。中午时分,3营和特务营据守的三山店、交接墩等前沿阵地相继失守,阻击战士大多数已壮烈牺牲。

团长林达看到情况紧急,就命令指挥部快速向前方界牌附近移动,并在麦田里挖了一条简易的交通壕,指挥部就设在壕内。敌军又向界牌地区发动了进攻,轻重机枪一起开火,子弹像从高压水管里喷发出的水雾那样密集,战士们一个一个倒下,鲜血染红了阵地上的沙土和石块……

       下午2时左右,3营4连阵地上只剩下十多人还在继续抵抗,来自浦东的新四军老战士王连长机智勇敢,他低下身子,左右穿插,来回指挥,击退了敌军多次进攻。可是在敌军狂轰滥炸下,他也不幸中弹牺牲,余下的战士主动沿战壕边打边撤,不久撤到了指挥部附近。

       这时,只剩下3营文教干事严华和八名战士了,指挥部也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一时间,敌军炮弹在指挥部四周不停地爆炸,掀起的沙土有五六尺高,指挥部已陷于敌人的炮火中!

       此时,右侧一营的天马山阵地争夺战也打得十分激烈,险情迭出,指战员伤亡过半,他们无法再增派人员保护团指挥部。在团指挥部周围只有通讯排长徐道明、文教干事严华等十一名战士,他们坚决要求团长和指挥部人员撤退到山后面,由他们来阻击吸引敌人。林达团长听后很感动,他手指着后面威严地说:“我们背后就是孟良崮,数万将士正用血肉之躯强攻主峰。上级下达阻击援敌的命令,我们要坚决执行!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这些话极大地鼓舞了大家的斗志。

       紧接着,敌军又发动了轮番冲锋,守卫指挥部的全体战斗人员把所有的子弹、手榴弹都拿了出来,与敌军进行殊死的战斗。在猛烈的炮火中,敌军边冲锋边大声嘶吼:“共军败了,快投降!”这时,又不断有战士中弹挂彩、牺牲倒下,眼看敌军就要冲上来了,团长林达等指挥部人员也拿起武器,穿过战壕,冒着呼啸飞来的子弹,爬上阵地向敌人射击……情况万分危急!

       突然,西北角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滂沱大雨从天而降。正在冲锋的敌军被大雨淋湿了衣服,站立不稳,纷纷在泥泞的山路上滑倒。这时,9团战士趁机猛烈开火和扔手榴弹,又一次击退了敌人的进攻……正当团长林达召集指挥部人员,准备研究下一步的战术策略时,只听到从孟良崮方向传来了震天吼地的叫喊声:“孟良崮占领了!”“张灵甫击毙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孟良崮地区各个战场和阵地,漫山遍野的战士都在欢呼雀跃。对面山头的敌军也知悉了74师全军覆没的消息,立即灰溜溜地撤走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