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他在天亮前倒下——怀念我心中永远的烈士杨耀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3-04 09:15:04

       杨耀(1922-1949),上海宝山人。生前系陆根记营造厂土木工程师。为党工作的进步青年。

       杨逸(1923-),上海宝山人。1938年参加革命,同年入党。曾任宋庆龄秘书。时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城市工作部干事。

 

       1948年冬天,淮海战役接近尾声,国民党反动派已面临彻底失败。为了保住半壁江山,他们除了叫嚣“固守长江天堑”外,还企图“死守”上海。因此,他们在宝山的杨行、月浦、刘行等地,修建起一座座钢筋水泥的碉堡、工事,妄图凭此负隅顽抗。上海党组织指示杨行地下党:务必千方百计获取敌人营造碉堡的图纸,以便配合解放军的进攻。

       由于这是国民党反动派孤注一掷、垂死挣扎的工程,整个工地不仅设卡检查,而且处处充斥着特务暗哨,控制十分严密。在这样森严的白色恐怖下,即使是表面的观察、侦察都十分困难,更别提钻进敌人的心脏、秘密复制绝密图纸了。可巧,此时我得知:我们同村的一个远房族兄杨耀在陆根记营造厂任土木工程师,而陆根记营造厂又恰巧被敌人征派承建月浦、杨行的防御工事。我通过家乡党的秘密联络点,密嘱杨耀破坏敌人修筑碉堡的工程,伺机窃取图纸后取道青岛撤往山东会面。同时上海地下党也派汪洪昌等同志打入,里应外合窃取图纸。

       杨耀是工程师,能接触到图纸,并握有存放图纸的橱柜钥匙,故其一举一动受到特务的严密监视。他在接到我的指示后,一面在施工中故意造成差错,采用“移位”、“偷工减料”等方式破坏碉堡的浇灌质量,一面佯装收工后忘记给抽屉上锁,故意造成图纸保管上的疏漏,暗中配合地下党窃出图纸。

       一次收工后,杨耀佯装“忘记”锁抽屉就下班了。汪洪昌一看机会来了,即决定连夜动手描图。汪假装加班结账,偷偷取出图纸描图,连夜复制后再将原图放回抽屉,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描成的这张五十公分宽、八十公分长的图中,密密麻麻标出了四百八十余座碉堡,其中还有一组子母堡:母堡高大,是指挥堡;围绕母堡有九座子堡,各堡之间筑有通道。整个防线东起宝山,西至顾村,东西连绵长达八公里。第二天上午,杨行地下党同志把图纸卷紧,再在外面卷上报纸,塞进杠棒中,佯装扛东西,不知不觉把图纸送到上级党组织手中。

       杨行工程基本结束后,工程指挥部搬迁到刘行,于是杨耀工程师和汪洪昌也随之转移到刘行。在那里,军统特务布防更严,一时难寻机会。杨耀暗中将个人财产寄存于亲戚处,作好撤离准备,一面仍与特务周旋。半个月后的一天,杨耀乘特务不注意,又将保险箱钥匙放在雨衣口袋中,挂在门后,装着急于下班的样子走了。汪洪昌见机便在晚上打开保险箱,趁夜深人静,将灯光压得暗淡,伏案描绘至凌晨。待消除图纸上描绘的痕迹后,他冒着浓重的迷雾走出办事处,将图纸送达指定地点,又一次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据老同志们回忆,复制后的地图经地下党俞树芳、陆亚平等人传递到我第三野战军二十九军中,在攻打宝山战役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二十九军首长盛赞地下党:“能拿到这些图纸了不起!”可是,时隔不久,敌人还是察觉到了图纸上的描印痕迹,很快逮捕了杨耀。敌人多次审问杨耀,可他守口如瓶,坚持不吐露真相。敌人害怕号称“固若金汤”的城防工事泄密的消息会引起内部恐慌,便匆匆给杨耀安了个“营私舞弊”的罪名把他杀害了。1949年4月12日,年仅二十七岁的杨耀为上海的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在天亮前倒下,没能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一个半月后,上海回到了人民的手中。由于种种原因,杨耀没有被评为烈士,但他却是我心中永远的烈士。

(岳延安 整理)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