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爸爸和他的农民朋友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3-10 09:15:10

        颜伏(1911-1995),四川梁山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7年参加新四军。1961年晋升少将。曾任济南军区炮兵司令员。

        颜凯欢是颜伏的女儿。

 

        过年了,我带着新年礼物,到我熟悉的村子去看望那些可亲可爱的大叔大婶们。因为他们是爸爸生前深爱的农民朋友。每到一个村子,乡亲们都会拉着我的手说:“闺女来了!”“见到你就像见着你爸爸!”爸爸颜伏,解放后一直干炮兵工作。1964年春,济南军区炮兵机关驻地迁到远离市区的南部山区-仲宫镇于家村。从那一刻起,他的心就和那里的农民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工作之余,他常去驻地附近的八个村子看望老乡们,谁家是烈军属、谁家有老人、谁家生活最困难,每个村子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1965年冬天,爸爸在营房外的山坡上散步,看到于家村的羊倌马永贵大爷脚上的鞋已破得前露脚趾,后露脚跟,用很多绳子捆着。第二天,爸爸专程在山坡上找到了马大爷,把一双新买的解放鞋给马大爷穿上,鞋不大不小正合适,感动得马大爷咧着嘴笑,抹着泪哭,逢人便讲他穿上了“司令鞋”。管那时老百姓不清楚“将军”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司令员”是什么干部,但全村的老百姓都说“共产党的干部好!”如今,马大爷已经去世,他的儿子马延堂也七十多岁了,“司令鞋”的故事在他们家代代相传。

        1973年春节前的一天,爸爸要到刘家村的张善庆家。因为张婶患有严重的哮喘病,到了冬天病情更加严重,终日卧床不起。那天山里的风很大,炮兵机关离刘家村六七里路,爸爸领着我,带着面粉和油,顶着风雪,到了张善庆家。屋里很冷很冷,没有生火。爸爸仔细询问着张婶的病情,问他家过年还缺什么。回家的路上,爸爸心情很沉重,嘴里反复说着:“农民苦啊……”回家后,爸爸立即派人给张善庆家送去了烤火煤。后连续几年,爸爸都会在天冷之前就给他家送去烤火煤。

        这年年底,仲宫公社复员军人马德平结婚了。那天,大家正热闹着,意外地在人群中看到了满面笑容前来祝贺的爸爸。2004年我去村里拜年,正好见到了马德平大哥。他说:“我结婚那天,颜司令见着我就说“恭喜恭喜”,我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颜司令有肺病,走山路喘得厉害,我看见他,又感动又心疼。我是农民,他是将军,他亲自来给我贺喜,怎么能不高兴啊!我今年五十八岁了,三十年前的事好像就在眼前。我忘不了啊!”这次去于家村拜年,在与老支书王桂清唠家常时,又提起爸爸当年为村子里办的事。他说:“你爸爸看着我们村河滩地里缺肥,庄稼长不好,就在部队营房外盖了猪圈,战士管喂猪,让我们村用肥。有了那些猪粪,那一大片河滩地保住了,麦子长得可好了。我们用了部队的猪粪,你爸爸还要给我们村清理猪栏的工钱,那哪能要啊!”那个时候,我们家常有老乡来串门,有谈家事的,有谈工作的。

        碰到吃饭的时候,爸爸一定会留下他们,而且还要再加一个肉多的菜。有一天我们正准备吃晚饭,马德全大叔收工后带着一身泥土来家里找爸爸谈村里的工作。爸爸马上让人到机关食堂买了两份红烧肉,我记得是六毛钱一份。爸爸让马大叔先吃,等他吃饱了才让我们吃。

        这样的事常有,我们早已习惯。因为爸爸的农民朋友很多,大门哨兵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每次看到他们来了,打个招呼,简单一问,从不阻拦。

        有一次,邱家村的老支书赵志广大叔跟我说:“咱山区落后,那时都是用辘轳提水浇地。颜司令看到这个情况,找了工程兵的同志,给咱邱家公社的每个村拉了电线,打了机井,改善了生产条件。那时农村太穷,谁也不愿当干部。颜司令就派炮兵机关的干部到各村庄驻村、座谈,在思想上帮助我们。所以我有什么想法就爱跟你爸爸说,只要他能办到的,肯定给咱办。他没有官架子,他瞧得起咱老百姓,我最佩服他这一条!”最后一句话赵大叔含着眼泪反复说了几遍。他动情地对我说:“你爸爸是将军,不愁吃不愁穿,他干嘛为咱穷老百姓操那么多心啊,他为什么对咱这么好啊,他就是一心一意想让咱过上好日子!这样的好人老百姓怎么能忘了呢?忘不了啊!”“好人”-这是分量多么重的两个字。

        爸爸是一名职业军人,戎马一生。他参加革命时的理想是推翻旧社会,实现没有压迫和剥削的新社会,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他坚信理想一定能够实现。战争年代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不怕牺牲、勇敢战斗,和平年代他深知军队要为社会主义建设保驾护航。他没有豪言壮语,只是默默地为农民做着一件件平凡的小事,他就是想让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他用行动诠释着“责任”与“善良”,因为他是人民的儿子,农民是他的骨肉兄弟!今年我去给乡亲们拜年时,于家村的一位十九岁小青年看到我,如数家珍似地说了很多爸爸当年曾经做过的事情,最后他说:“现在我们的生活好了,可如果没有那时颜司令对我们的帮助,就不会有今天。”我没有想到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这些从未见过爸爸的年轻人也会被那些事情感动,会对一个老共产党员那样崇敬。我很吃惊,也很震撼!

        爸爸去世后,他的一部分骨灰撒在了他热爱的那片土地上,因为他牵挂那片土地,他离不开挚爱的乡亲,他要回到农民的身边,看着他们的日子越过越好!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