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当好首长的“千里眼”、“顺风耳”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3-11 09:00:11

        田杏珠(1934-),上海人。1950年1月入伍,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华东军区司令部通信处电台报务员、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部通信处电台报务员、沈阳市金杯轿车制造厂职工教育办公室党总支书记。曾荣获三等功两次,获朝鲜人民军军功章。

 

        1953年初,我奉调赴朝鲜参战。同行的共有七十二人,都是华东军区司、政、后各部的人员,作为第二梯队赴朝。临行前军区首长张爱萍、唐亮等还特意为我们送行。

        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十分疯狂,不仅侵占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国土,而且已经把战火烧到了我国的安东(现在称丹东)。我国沿鸭绿江一带的建筑物已被炸成断垣残壁。我们乘坐的三辆大卡车还没有过鸭绿江就遭到美国飞机的轰炸和机枪扫射。过了鸭绿江,在夕阳映照下,所见的是一片焦土,到处是炸弹坑,没有一座完整的房子,也见不到一个朝鲜老百姓。我想,要是我们不出兵援助朝鲜,战火就要烧过鸭绿江了!

        我们一行白天不能走,只能在夜晚行车。即便是夜晚行车,美国飞机也要千方百计封锁交通要道。他们把一排排照明弹投到交通要道的上空,照得地面雪亮雪亮的,一发现有汽车在开,飞机就来轰炸扫射。但是志愿军的司机们十分机智勇敢,只要听到沿途防空哨的枪声就立刻熄灯,并拉开距离,或向前或退后,总能想法避开敌机的轰炸和机枪扫射。经过三夜的艰难行车,我们才到达了目的地-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部所在地“紫霞洞”。

        九兵团的通信处,有有线台和无线台,我都工作过。有线台的工作十分忙碌,我们十个女同志二十四小时三班倒,住在一个坑洞里。工作的报房却在另一座山的坑洞里,上下班都要上山和下山。山洞里没有电灯,都用蜡烛,有的同志因为手拿蜡烛抄报还烧着了头发。

        无线台工作虽然没有有线台工作忙,但要求收报和发报的技术更高,报务员收报要准确,发报要快、要清楚。因为当时无线电台发报是用手摇发电机发电,如果收发报技术不好,那么双方电台的摇机员就要累死了。无线台的报务员工作时还要注意防空,因为只要电台一发电报,无线电电波就会被美国飞机上的侦察设备接受,找到电台的所在地,机马上就来狂轰滥炸,有的人就是因此而被美国飞机炸死的。所以在无线电台工作时,要十分注意防空枪声,一听到枪声就要立刻停止发报,待飞机飞走之后再继续工作。

        当好首长的“千里眼”、“顺风耳”,为首长指挥作战提供及时、准确的情报,是我们报务员的神圣职责。在朝鲜工作期间,我要求自己做到不错、不漏、不泄密,圆满完成任务。虽然朝鲜的工作环境很艰苦,战争很残酷,但也正是这样的环境,使我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