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特殊战备任务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3-16 09:00:16

        姜惠庆(1939-),1961年入伍,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进上海铁路局工作。1999年退休。

 

        1962年夏季,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鼓吹反攻大陆,与国际反动势力遥相呼应,制造台海紧张局势。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福建前线部队迅速进入紧急战备状态,随时准备打击来犯之敌。8月17日晚饭后,我和王鹤鸣同志接到出差命令:护送在部队的随军家属马上撤离福建前线,返回自己家乡。出发前,首长交代我们俩,将自己的行李铺盖打包,扎上写有自己姓名和家庭永久通信地址的标签,交给部队保管,并要求我们俩主动同部队保持联系。

        次日凌晨五点多钟,我们俩提前赶到福州火车站,登上了福州开往济南的列车,第八节硬座车厢里就是我们俩护送的随军家属。其中有怀抱婴儿的妈妈,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男女老幼共一百多人。火车徐徐驶离福州站后,我和王鹤鸣同志不停地在车厢里来回巡视,处理家属们需要帮助和解决的问题。夏天炎热,易口渴,我们俩主动到锅炉间接水,为大家端茶送水。每次餐前半小时,我们俩挨个询问大家的需求,登记用餐,代办付费结账。大爷大娘们见我们俩累得满头大汗,就拉我们俩在他们座位旁歇歇,还递上擦汗毛巾,使我们俩深受感动。把这些家属平安送达各自指定的车站下车,是我们俩和家属们的共同心愿。但事情往往不遂人意,在旅途期间,正遇上台风、暴雨,行车安全受到严重挑战。夜间,火车开开停停,不按行车时刻表。

        8月19日上午,行至安济车站,停车不走了,据说是南平铁路大桥严重受损,交通受阻。通知全体乘客提着行李下车,分批改乘汽车、摆渡船过江到对岸。我们随军家属在地方人武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被临时安置到一所小学的教室里休息。晚餐是馒头、稀饭加咸菜,还有自带的食品。然后就是等待发车消息。福建山区的夏夜,蚊子、小黑虫特别多,十分扰人,我们俩设法找来几盘纸质蚊香驱蚊。

        夜深了,我们俩却毫无睡意,感到肩上担子沉重,心情焦急,睁眼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8月20日早晨接到开车通知,大家兴奋极了,匆匆吃完早饭就往车站赶。大家依次上车,对号入座,经清点人数,全数到位。火车按时启动,隆隆向前飞奔。夜间,火车又在光泽站临时停车。此时有一江西籍随军孕妇中暑,经列车广播找到一位医生,将孕妇扶下车,透透气、吹吹风,症状有所缓解。火车开到鹰潭站,第一批约二十多位家属平安下车。火车到达上饶站,又有十多人安全下车。进入浙江,车速大有提高。在金华站下车二十多人,上海站下了十多人。驶上沪宁线后,车行更加平稳。镇江、蚌埠、徐州,到站下车的家属共有三十多人。火车行至兖州,进入济南地界。8月23日十九时许,列车终于抵达终点济南,随军家属全都安全抵达目的地。

        直到此时,我们俩肩头的担子才真正落地。这项特殊的任务,顺利完成,历时六天六夜,真是终生难忘。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