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我在上甘岭战斗过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3-16 09:15:16

        万泽龙(1936-),湖北宜都人。1952年参军,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海军东海舰队司令部作战处参谋、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作战部参谋、《十万个为什么》军事分册副总编、海军上海基地后勤部战勤处处长等职。

 

        朝鲜的三千里锦绣江山,景色秀丽宜人。在地处朝鲜中部三八线上五圣山主峰东南四公里处,有一个只有十几户的小山村叫上甘岭。与之相对应的北面,还有一个小山村叫下甘岭,这里仿佛是未经雕琢的璞玉,隐没在五圣山两侧的树林和灌木之中,透着一种质朴无华的美。

        1952年的10月14日,本是个艳阳高照的晴天,可是在参加过这天战斗的幸存者眼里,却是一个布满阴霾的阴天。因为那天炮火的硝烟和石屑泥粉遮蔽了整个天空……猛烈的炮火震醒了我军崔建功师长,当他冲出坑道,跑上真莱洞山顶眺望前沿时惊呆了:只见战线上炸点连着炸点,此起彼伏的闪光连成一片。有两处炸点密集得如同猛烈喷发的火山口。那是四公里处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战前铺设的电话线已被炸成无数段像蚯蚓一样长短的废物,连报话机都不通了。崔建功立刻用步话机呼叫相隔不到千米的营指挥所,结果联系不上。敌人炮火太猛烈了,步话机天线一架起就炸没了。短短几分钟,储备的十三根天线被炸了个精光。此时,营部的电话班副班长牛保才冲进铺天盖地的炮火中去查线,瞬间就身负三处弹伤。他咬着牙向前沿穿行,不断接线,到了最后一处断线地,他的血已快流光,线也用完了。为了让电话畅通,牛保才下身子,两手拉住断头,用人体来导电。一股酥的电流传遍了牛保才的全身,他面带微笑停止了呼吸。崔师长就用一条生命换来的三分钟通话时间,传达完紧急的作战命令。二分钟后,电话再也不通了。

        整整一个小时的炮击以后,美军炮火开始向志愿军阵地纵深延伸,步兵冲锋开始了。我们班防守在597.9高地11号阵地,周班长通过坑道的岩缝,看到烟雾中一排排钢盔在闪动,他举起冲锋枪大声喊道:“狗日的上来了,出来打狗日的!”瞬间,全班都冲了出去……从那一刻起,上甘岭战役就这样打响了,进入了第一阶段即坚守阵地、与敌反复争夺阵地;21日,上甘岭战役转入第二阶段即艰苦卓绝的坑道战,以及准备大反击。

        就在转入反击与巩固阵地第三阶段之前,我军首长为了让军部机关人员在实战中得到锻炼,并充实前沿部队的战斗骨干,特从后方机关中抽调我们三十名干部战士去前线参战。我被派到七连一班任班长兼步话机员。

        次日当晚,我们团在炮火支援下向537.7高地北山之敌发起反击,当即收复了阵地。从12日开始至19日止,白天敌伪军在飞机大炮支援下向我军多次冲击,阵地数度为敌所占,但晚上均被我军顽强抗击而收复。我们班在掩护兄弟排攻打537.7高地北山前沿红土包敌占阵地时,伤亡较大,剩下三人与敌军展开搏斗。当一个高大的敌军双手抱着我时,我乘其不备用手猛捏其要害部位,并猛踢他一脚,痛得他惨叫倒地,我乘机拿起冲锋枪对他猛扫一梭,送他归西天。此次战役中,我们班荣立了集体二等功,我个人荣立了三等功。20日后,敌人已无力继续进攻,每日则以轰炸、炮击对我阵地进行报复。至25日,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已恢复战前态势。至此,敌人进攻上甘岭被彻底打败,上甘岭战役胜利结束。尔后我军在纵深火力和兵力支援下,展开了英勇的坚守坑道战斗,积极开展小分队出击活动,炸毁敌堡,以冷枪冷炮杀伤敌人,直至迫使美军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上甘岭战役打出了我军军威,也打出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威。我军以劣势装备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敌人,这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回顾这场名垂青史的伟大战役,我作为一名曾经战斗在朝鲜土地上的幸存者,感到无比自豪。让我们向那些为保卫世界和平、为捍卫祖国安全而捐躯的烈士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吧!是他们的鲜血滋养了金达莱的怒放!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