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告别三八线

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2022-03-21 09:15:21

        张启发(1932-),浙江杭州人。1951年入伍,1956年入党。曾任上海徐汇区体委党组书记、体委主任、总支书记。时任志愿军师干部部秘书。

 

        告别三八线,从三八线上的非军事区,从朝鲜战场的最前线!

        1957年冬,我响应中央“干部下放锻炼”的号召,以67师干部部秘书的身份,下放到201团6连当副排长。当我背着背包徒步来到6连驻地-朝鲜中部铁原郡正面三八线上的非军事区时,感到非常光荣,因为这个非军事区,是朝鲜停战协定的规定,双方从实际停战线后撤两公里划定的。战争硝烟虽已散去,敌我斗争仍在继续。我方曾多次发现敌人移动停战标志牌、非法进入我境、向我射击等活动,仅我军防区就先后捕获敌特六十五人,击毙两人。

        在非军事区执勤,生活非常艰苦,任务极为繁重。我连驻在一条荒凉的小山沟里,住的是几间简陋的草屋。天上下雪,屋里飘雪花;外面刮风,屋里到处钻。睡的是树枝和杂草搭的大通铺,高低不平;“三九”严寒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只好戴着皮帽盖着皮大衣过夜;吃的是高粱米和冰冻的土豆萝卜大白菜,我们称为“老三样”;喝的是取自野外水沟的冰雪融化的水,经常浑浊不堪。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牢记“艰苦就是光荣,克服困难就是胜利”的誓言,保持昂扬的斗志,饱满的热情。白天就在房后的山头上进行阵地演练,凭借坑道、战壕和交通壕构成的工事演练退守坑道、占领阵地、抗击敌人的阵地防御作战。每次演练大家都是内出一身汗,外沾一身泥。夜晚除坚持巡逻放哨,还经常在两个敏感地域打埋伏。夜深人静,风雪呼啸,潜伏在雪地里,一哨四个小时,头上皮帽结满白霜,脚上大头鞋冻得梆梆硬,仍然一动不动,聚精会神地观察搜索。一天晚上,正当大家熟睡之际,传来低沉而短促的口令:“发现敌情,紧急集合!”和衣而睡的官兵们一个翻身,操起武器就集中到队前,听了简单动员拉到指定地域隐蔽守候。这样的情况每月都要发生几次。开始我既紧张又兴奋,以后也就习以为常了。遗憾的是未能发现和抓获一个特务。

        1958年春节过后,上级下达了撤军回国的命令,要求我们做到“不骄不懈,善始善终,军队撤出,友谊长存”。我们一面更加警惕地守好阵地,搞好勤务,打扫住地,修整工事;一面从军人服务社买来彩纸,写了欢迎友军的标语张贴在营房里。我在排部小屋正中的篱笆墙上用红纸写上一首小诗,献给来接防的友军:“严寒即将逝去,春天就要到来,和平女神将你亲吻,坚贞美丽的金达莱。祝你富强,愿你多彩,让遍体鳞伤的三千里江山,变成万紫千红的花的世界。”3月上旬朝鲜人民军一个加强排的战友,悄然来到我连驻地,我们腾出了最好的房子,煮出了最好的饭菜来欢迎他们。

        由于军事区域极为敏感,防务交接异常机密、务实和简朴。没有锣鼓,没有歌声。先由当时在队的唯一连队领导指导员陈金标,按地图详细介绍了阵地的形势、地貌、敌情、我情及我方的作战预案。然后由我,当时在队的唯一排干部,带领人民军的一名军官、两名士官到实地一一察看和移交了阵地工事及简陋的生活设施,达到了友军、我军、上级三个满意,交防工作就顺利地结束了。第三天傍晚,我连悄悄告别了这块无数战友用青春热血和生命争夺得来的阵地。我也告别了坚守半年、终生难忘的非军事区,圆满完成了保卫和平的光荣任务,走上了盼望已久的凯旋归国的路途。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