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血与火的拼搏——涟水保卫战

大江南北 2022-07-13 09:58:00

  涟水保卫战,是全国解放战争初期,由新四军华中野战军进行的主要战役之一,是继苏中七战七捷之后所取得的又一次重大胜利,是坚持苏北保卫苏北一次成功的战役,是关系到整个华中战局的殊死战役。
  涟水是一座有2000多年历史的古城,位于废黄河和盐河之间,西南距淮阴城约40公里,南边离淮安城约30公里,是苏北地区的重要门户,也是联系山东解放区和苏中地区的枢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第一次涟水保卫战,是1946年10月19日至11月1日,国民党以全部美械装备的、号称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全部,整编第二十八师第一九二旅,共计4个旅3万多人,在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指挥下,向苏北涟水城大举进攻。新四军在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政治委员谭震林率领下,计有第一师(师长兼政委粟裕,副师长陶勇,副政委王集成),第六师(师长兼政委谭震林,副师长王必成,副政委江渭清),第九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张震),第十纵队(司令员谢祥军、政委刘培善),第十一纵队(司令员成钧、政委徐子荣),淮南六旅(旅长陈庆先、政委曹荻秋),共计4万多人。根据中共华中分局和华中军区的决定,为了稳定华中战局,决心在废黄河两岸组织涟水保卫战,并拟歼灭骄横不可一世的敌第七十四师于涟水城下。从1946年10月19日开始,经过14日的浴血奋战,我军于11月1日彻底粉碎了敌人对涟水的进攻,歼敌第七十四师6000多人,歼敌第二十八师第一九二旅3000多人,以一场胜利结束了第一次涟水保卫战。但第十纵队司令员谢祥军在前沿阵地手持望远镜观察敌情时,被敌军一狙击手开枪击中腹部牺牲,时年32岁。
  第一次涟水保卫战时,涟水城地区主要由新四军第十一纵队守卫,其第十五团首先到达涟水城接防,沿城南河堤设立三道防线,第十四团守备在河南岸茭菱地区以阻击敌人的正面进攻,第十三团布置在茭菱侧背机动。敌人一开始便分三路对涟水城实施正面进攻,重点南门外废黄河渡口。废黄河也叫淤黄河,远在宋朝神宗年间,黄河在檀渊决口,向南流汇合淮水向东,从涟水县境入海。元朝泰定二年,黄河又在大青口决堤,由小青口汇合淮水经涟水入海。涟水的水患益发严重,黄河带来的黄沙越积越多,至近代,废黄河的河床比两岸平地还高,涟水城南门的大堤高过涟水城墙。负责涟水城防的第十五团在南门外废黄河渡口北岸修建了三道防御工事。
  22日拂晓,敌人在1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开始向南门外的河堤发动进攻,我军阵地上一片火海,黄沙构筑的工事被打塌了。我英勇的指战员从沙土中爬起来,打退敌人多次进攻,阵地前沿堆了几百具敌人的尸体。但敌人在督战队的威迫下,仍向阵地涌来。战士们子弹、手榴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枪托和敌人拼搏。终日血战。我军伤亡越来越大,傍晚,第一、第二道防线相继失守,涟水城危急。
  21日,粟裕即令第一师、第六师、第九纵队、第十三旅等主力,从百里外的沭阳地区回师驰援涟水。第六师轻装急行军,于23日下午到达涟水前线并立即投入战斗;第十八旅两个团,从城西大关地区向南出击;第十六旅两个团从城东向南出击,并派一部兵力进城,协助第一纵队围歼突进城内的部分敌人。经彻夜战斗,将南门外的敌人驱逐出第一道大堤,部分地收复了第二道大堤,将敌人压缩到第三道大堤下,同时肃清了偷入城内之敌一个连。
  24日,我军第十三旅西进大关,第一师主力已到城东北指定地点。当晚,前指命令全线出击,分三路杀向城南门外敌阵。在我军有力打击下,敌大部向河南溃退,一部退向城西南的废黄河边沙滩上。与此同时,我第六师第十三旅和第九纵队收复了城西带河镇。
  25日,敌又调来第二十八师一九二旅,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对涟水城再次猛攻,我第六师和兄弟部队,前仆后继殊死争夺,连续击退敌8次进攻,牢牢地控制着二三线阵地。近黄昏时,我军实施全线反击,直逼设在钦工镇的张灵甫指挥所。战至27日,我军全部肃清废黄河北岸之敌。
  28日,粟裕、谭震林下达了消灭敌第七十四师的命令。30日夜开始全线攻击。敌于11月1日争相向淮阴、淮安逃跑,至此,第一次涟水保卫战胜利结束。此次战役,历时14天,歼敌9000多人,其中有七十四师6000多人,打破了七十四师不可战胜的神话,保障了撤出两淮后滞留涟东地区的中共华中分局和苏皖边区政府邓子恢、李一氓等领导及众多机关工作人员的安全,以及大批冬天的被服等物资能安全转移至山东解放区。第六师在此次战役中歼敌5000多人,俘获团长以下204人,缴获了一批武器改善了自己的装备。
  第一次涟水保卫战胜利后,第六师奉命开到涟水西北20里的陈师庵、陈集地区休整补充,同时也承担保卫中共华中分局和华中野战军司令部等领导机关的任务。在此期间,中共华中分局还在陈师庵召开了高干会议,陈毅到会作报告。会议学习毛泽东的《三个月总结》等文件,系统总结苏中战役、两淮战役和涟水保卫战等作战经验。

  第二次涟水保卫战,是同年12月2日,敌军第七十四师全部,第二十八师第一九二旅,桂军第七军一个旅,共5个旅4万多人,仍由张灵甫指挥,对涟水城发起第二次进攻。此时,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率领第一师及第十三旅、第十纵队第三十旅南下盐城,阻击由欧震指挥的国民党军5个旅向盐城地区的进攻。保卫涟水城的任务,则由华中野战军政委谭震林,指挥第六师(师长兼政委谭震林,副师长王必成,副政委江渭清)、淮南六旅(旅长陈庆先,政委曹荻秋)等共10个团2万多人的兵力进行防御。经过14个日夜苦战,至12月16日,终因敌众我寡,在歼灭敌第七十四师等部5000多人之后,主动撤出涟水城向北转移,敌军占领了涟水空城。
  蒋介石于12月上旬调动了28个旅的兵力,从东台、淮阴、宿迁、枣庄等地向盐阜、淮海及鲁南等地大举进攻,妄图迫使我军放弃苏北撤向山东,然后与我军在鲁南决战。
  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华中野战军由新四军军长兼八路军山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统一领导,这样,华中和山东两个野战军就能紧密地协同作战。我军以27个团的兵力,抗击向鲁南进攻的敌整编第五十一师、第二十六师(附第一快速纵队)、第五十七师和第七十七师等部。粟裕率第一师、第十三旅和第十纵队第三十旅共12个团,南下盐城地区迎击蒋军整编第六十五师、第八十三师及第二十五师等部;陈毅率第一纵队、第二纵队、第九纵队、第七师及第八师等部共24个团的兵力,在宿迁、沭阳、新安镇三角地区设伏,待机围歼整编第十一师和整编第六十五师;谭震林率第六师和淮南六旅等10个团的兵力,在涟水地区组织防御、阻击敌第七十四师及第二十八师等部,保障及策应野战军在宿北地区的战略展开。谭震林命令我第六师3个旅全部进入废黄河以南钦工、王家口地区布防,准备迎击敌正面进攻,命令淮南六旅等部在涟水西边的带河镇、大关一线布防,负责监视和阻击敌从侧面进攻。
  12月3日,敌第七十四师的第五十七旅和第二十八师第一九二旅,在大批飞机配合下,从淮安出发向王家口、谢家荡、钦工镇方面发起猛烈进攻,我军第六师3个旅在正面展开阻击,经过两日激战,我王家口、谢家荡、三堡等阵地被敌占领。5日晚,我第六师组织5个团兵力,对王家口、谢家荡、三堡之敌进行反击,由于对敌情判断有误,反击一夜未克。6日晨敌援军赶到,因敌情变化第六师遂撤出战斗。接着第六师梯次展开,用近战夜战、伏击战等战术,节节抗击敌之进攻,并实时进行反冲击,给敌人以很大杀伤,有力地将敌人阻止于涟水城南地区一周以上。
  正当第六师主力在城南与敌血战之时,敌第七十四师之第五十一旅、五十八旅及第七军之一个旅共3个旅,在飞机的掩护下,避开我正面防御,从侧面沿着废黄河和盐河之间的狭长地带,向我新渡口、带河镇方向疯狂进攻。我淮南六旅的指战员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与数量上装备上都占优势的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但因敌众我寡,弹药消耗太大,又得不到及时补充,伤亡越来越多,当日黄昏敌军占领了新渡口、带河镇。入夜后,敌军一改白日进攻的常规,连夜向我第二道防线大关、南张庄阵地猛攻。淮南六旅指战员,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在装备精良的数倍顽敌面前,用刺刀、洋镐、枪托、手榴弹与敌浴血奋战。凶恶的敌人向城西猛攻,多处突破了我军阵地,涟水城又告急了。
  为了挽救危局,当天夜晚,谭震林急令第六师第十六旅摆脱正面之敌,火速夜渡黄河增援涟水城西防线。15日上午,刚赶到涟城西郊的第十六旅旅长罗维道、政委宋文立即去前线勘察地形,发现敌人迫近大关,形势危急,立即命令第四十七团实施反击,配合淮南六旅,在大关至城西南角大堤上,与敌人展开激烈争夺。战至黄昏,敌凭借其优势兵力和精良武器,突破了南大堤部分防线。当天下午,王必成也渡过废黄河,带领作战参谋和联络参谋,进入城内直接指挥战斗。罗维道旅长率第四十七团、第四十八团,当晚沿废黄河北大堤向西全力反击,激战至半夜,终将敌人击退,巩固了大堤阵地。当晚,谭震林又将第十八旅从河南调回河北,进一步巩固涟水的防务。
  16日拂晓,张灵甫指挥第七十四师主力及其他部队,在1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沿着废黄河北大堤向东发动总攻,河南岸的敌人则以排炮轰击北大堤我军阵地。我第十六旅指战员,在两面受敌的严峻情况下,沉着应战,待敌人到达近前,奋勇地从工事、弹坑里跃起,英勇顽强地与敌白刃格斗、浴血抗击。大堤上下,刀光、人影战成一团,我第十六旅第四十八团一营勇士们,在营长徐超带领下,以有我无敌的大无畏精神奋勇杀敌、越战越勇,阵地上只听到一片喊杀声。敌人仗着人多,倒下一批又上一批,而我军人数有限,伤亡不断增加,缺弹缺粮,几天几夜不能睡眠,已疲劳不堪。战至中午,阵地已多处被敌突破。下午,敌从北门、西门突进城内,我军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此时,第十八旅也已从河南撤到涟城东门外,根据师部命令,前卫第五十三团二营立即由东门入城投入反击,配合主力掩护第十六旅撤退。第十六旅的指战员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用自己血肉保卫过的涟水古城,告别了长眠在废黄河两岸的战友,于当日下午先后撤出了战斗。王必成带领几名参谋人员,当敌人逼近后,才尾随撤退的队伍向北转移。第十七旅亦从茭菱地区渡河向北转移。敌军第七十四师以伤亡5000人的代价,占领了涟水,从而结束了第二次涟水保卫战。
  第二次涟水保卫战,经过14天的苦战,虽歼敌近5000多人,但自己也损失近5000人,而且最后不得不弃守涟水城。但此次战役有力地拖住了敌第七十四师和第二十八师的几万人,保证了华中、山东两大野战军会合后在宿北战役中,取得全歼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师长戴子奇以下两万多人的伟大胜利。
  涟水保卫战是华中野战军和苏北人民共同谱写的人民战争的一曲凯歌,记载着广大指战员前仆后继、英勇奋战、流血牺牲、一往无前的历史业绩,也记载着粟裕、谭震林、王必成、江渭清、陶勇、王集成、成钧、张震、饶守坤、罗维道、赵启民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人民会永远怀念他们,十纵司令员谢祥军等烈士永垂不朽!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