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毛泽东军事思想与人民军队的发展

大江南北 2022-08-12 09:30:00

 


  毛泽东军事思想是毛泽东思想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毛泽东军事思想是在中国人民军队的诞生、发展及壮大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同时,毛泽东军事思想又指导着中国人民军队的建设与不断发展,并在此实践中予以不断的丰富。值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进一步深入地探讨毛泽东军事思想与中国人民军队发展之间的密切关系,有着重要意义。

  一、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产生与中国工农红军的创建发展

  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中国人民军队就此诞生并在与国民党反动派军队的作战中初步发展,在此过程中初步形成了毛泽东军事思想。

  (一)认识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形式,明确“政权是从枪杆子中取得的”

  1927年,由于蒋介石、汪精卫集团先后背叛革命,无数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遭到逮捕和屠杀,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就此失败,其主要教训之一,就是共产党人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以致在反动派进攻面前毫无抵抗能力。

  痛定思痛!中共中央于1927年8月7日在武汉召开紧急会议,以总结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确定今后的斗争方针。在会议上,作为中央候补委员的毛泽东做了重要发言,其中讲到党对于军事斗争的认识与教训问题,指出:“对军事方面,从前我们骂中山专做军事运动,我们则恰恰相反,不做军事运动专做民众运动。蒋、唐(指蒋介石、唐生智,作者注)都是拿枪杆子起家的,我们独不管。现在虽已注意,但仍无坚决的概念。比如秋收暴动非军事不可,此次会议应重视此问题,新政治局的常委要更加坚强起来注意此问题。湖南这次失败,可说完全由于书生主观的错误,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

  八七会议确定了中国共产党实行土地革命与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总方针。随之,继八一南昌起义之后,又连续举行了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以及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许多起义或暴动,从而进入了创造人民军队——中国工农红军的新的历史时期。

  (二)认识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开辟适合中国特点的农村包围城市道路

  八七会议的召开,虽然解决了关于建立人民军队以及开展武装斗争的问题,但在中国开展武装斗争,夺取全国政权,应当走什么道路,当时的中央尚未有清楚的正确的认识。俄国十月革命走的是先占领中心城市,后占领农村的武装夺取政权道路,这条道路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因为中国是一个政治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的国家,而由不同帝国主义国家支持的反动派力量又主要集中在大城市。与此同时,革命武装力量又很弱小,在这种敌我力量极大悬殊的情况下,中国革命难以走先城市后农村的道路。相反,在中国的广大农村,存在着以遭受压迫深重的农民为主的革命力量,因而为适应中国这种实际情况,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就必须走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以至全国政权的革命道路。

  这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武装斗争的实践中逐渐摸索和认识到的。八七会议后,毛泽东拒绝了中央负责人要他到上海参加中央机关工作的建议,而主动请缨到湖南农村发动秋收起义。起义失败,他又审时度势,毅然带领起义军余部上井冈山,建立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后又将根据地扩大至赣南闽西。在此期间,毛泽东根据革命武装斗争的初步实践,论述了工农武装割据理论,回答了在四围白色恐怖中间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的重大问题。一年后,又进一步阐述了在广大农村开展工农武装割据,犹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样,一定能够推动革命高潮的到来。后来在抗日战争中,毛泽东对这一道路从理论上作了更为明确和成熟的论述,即中国的革命道路,“不是先占城市后取乡村,而是走相反的道路”。在中国土地革命战争的前期和中期,红军所以在和反动军队的作战中,能够不断地发展壮大,与其在农村积蓄力量,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是密不可分的。

  (三)建立人民军队政治工作制度,坚持党指挥枪的最高原则

  毛泽东在建军的实践中探索建设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的路线和方针,特别是在他所起草的古田会议的决议中,对其经验和教训做了比较全面的总结,强调要加强军队中的政治思想教育,建立健全军队的政治工作制度,更强调要坚持党指挥枪的最高原则,其要点与做法主要有:

  一是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决不是单纯地为了打仗而打仗,所以要坚决反对单纯军事观点,反对流寇思想与盲动主义;二是加强部队的思想政治教育,将党的支部建在连上,在部队各级建立党代表制度,坚决防止军队产生“脱离群众、以军队控制政权、离开无产阶级领导的危险”;三是在军队中实行军民一致、官兵一致,并优待俘虏,这在后来被概括成我军政治工作的三大原则。另外还要在军队中实行必要的民主制度,同时反对极端民主化以及其他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

  这些建军原则和政治工作制度,使得人民军队的建设有了正确方向和坚实基础,从而保证我军始终在无产阶级政党即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成为一支完全不同于中国其他部队的先进的新式人民军队。

  (四)形成人民军队游击战以至积极防御的运动战作战方针

  人民军队要发展壮大,还必须要有适合自己的正确的战略方针。毛泽东带领部队创建井冈山根据地之初,只能以游击战的方式来对付敌人的进剿,并从中总结出十六字诀,即“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以后随着红军的发展,根据地的扩大,敌人“围剿”规模的升级,这个十六字诀又发展成为带游击性的运动战的作战方针。在这一正确的作战方针的指引下,后来发展壮大起来的红军第一方面军,利用根据地优势及敌人营垒间的矛盾,采用诱敌深入、积极防御、运动歼敌等方法,先后成功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中央根据地的第一至第四次“围剿”,这使得由赣南闽西根据地发展而来的中央根据地进一步扩大,同时红军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总之,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创建人民军队的实践中初步形成了毛泽东军事思想,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确定了人民军队的建军原则和各项基本制度。

  二、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发展与人民军队的成长与壮大

  随着1937年7月7日的卢沟桥事变,中国抗战全面爆发。在之后的八年全民抗战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进一步发展,同时人民军队更进一步迅猛地发展与壮大。

  (一)高举抗日大旗,将国内战争适时地转变到民族战争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随即占领中国整个东北地区,之后又将侵略矛头指向关内,至1935年,华北危机!中华民族危机!中日民族矛盾已上升为主要矛盾,由此带来国内阶级关系的新变化。

  于是,在1935年12月,长征到达陕北的中共中央在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确定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总的策略,同时,确定将国内战争与民族战争结合起来,不久又提出将国内战争适时地转变为民族战争。瓦窑堡会议后,中国共产党为挽救民族危亡和赶走日本侵略者,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及时地实现战争性质的转变,做了不懈的努力。首先实现了在抗日基础上红军和东北军、十七路军在西北地区的统一战线,和平解决了西安事变,随之和国民党方面进行了艰苦的谈判,达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及将全国红军和南方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协议。随着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的爆发,以及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改编后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先后开赴华北、华中敌后,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积极地抗击日军,同时也开始了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发展的新的历史阶段。

  (二)坚持人民军队建设的独立自主原则,坚决反对国民党反共顽固势力的进攻

  与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地位相适应,中国共产党也坚持对人民军队独立自主的领导权,正如毛泽东在国共谈判中所阐述和一再坚持的原则立场:决不让国民党军政人员踏入我军营门一步。因为红军改编后,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利益而战的人民军队,仍是坚决地为民族独立反抗外敌侵略而战的模范军队,红军番号虽然改变,但决不是降低自己的先进性,决不是泯灭自己的革命精神和目标,绝不是将自己混同于其他军队的普通军队。

  八路军、新四军浴血奋战在抗敌第一线,然而国民党内反共势力在抗战相持阶段到来后,总是一有机会就制造军事摩擦,甚至置抗战的大局于不顾,调动军队进攻人民军队,试图达到限制我军发展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既顾全大局,以团结抗日为上,又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严正态度,及“有理、有利、有节”的正确策略,反击反共顽固派的进攻。这些原则和策略方针,在丰富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同时,也胜利地指导了我军反击顽固派所发动的进攻,从而冲破国民党顽固派的限制,独立自主发展自己的同时,以最大努力和诚意维护了全国团结抗战局面。

  (三)坚持全民抗战下的持久战战略,将游击战争提高到战略地位

  中国抗战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开展的,所以必定是极其艰苦的持久战。就此,毛泽东于1938年5月总结抗战以来的经验与教训,科学地深入分析了有关持久战的诸多方面,其中指出应使进步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并以进步的政治工作去执行这种贯注,以将其改造成为依靠人民而不与其对立的坚持抗战的军队,而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等人民军队,应是团结抗战的模范,民主进步的模范,英勇作战的模范。

  在此期间,毛泽东又多次著文论述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指出,一般说来,游击战争只是一种起辅助作用的作战形式,而不担负战略任务。但是在抗日战争中,我军进行的游击战争则担负着战略任务,这是由于中日双方国家与军队的特点所决定的,也是由于我军在敌后抗战的环境与条件所决定的。毛泽东不但透彻地论述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而且深入全面地阐述了我军如何建立巩固的抗日根据地,如何实行“主动地灵活地执行防御战中的进攻战、持久战中的速决战、内线作战中的外线作战”等六大具体战略问题。

  毛泽东关于“抗日游击战争战略问题”的创新性论述,一方面丰富了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同时也为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争,提供了理论依据与斗争方向。

  三、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进一步发展与人民军队夺取全国胜利

  解放战争时期,毛泽东军事思想进一步发展,并指导着人民解放军在新形势下的作战方略及军队建设,而人民军队亦在进一步的发展壮大中去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

  (一)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树立敢打必胜的坚强信念

  1946年6月,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仗着美国的扶持与援助,气势汹汹地全面进攻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并狂妄叫嚣:“只需三个月至六个月即可击破共军主力。”此时,共产党内外许多人只看到表面上敌人暂时的优势,因而对战胜国民党反动派缺乏足够信心。

  为了进一步使人们认识蒋军必败,我军必胜的自卫战争前途,8月,毛泽东通过与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发表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他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蒋介石和他的支持者美国反动派也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 他强调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但也要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毛泽东的这一思想是伴随着人民军队的诞生,发展而同生共存的,现今又根据解放战争的特殊历史时期而予以鲜明的概括和清晰表达。这极大地鼓舞了我军全体指战员粉碎敌人进攻的信心,激发了我军在党的领导下紧紧依靠人民,最终战胜敌人并夺取全国革命胜利的坚强斗志。

  (二)开展新式整军运动,加强军队的统一性和纪律性

  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进行,一方面有大量的解放区农民参加人民军队,另一方面亦有大量的俘虏兵参加了人民军队。如何提高他们的阶级觉悟和军事技术,这关系到我军革命化的建设和战斗力的提高,因此在1947年底的前后几个月时间内,在我军内部进行了以诉苦(诉旧社会和反动派所给予劳动人民之苦)和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该运动是我军政治工作在新形势下的一个具有创造性的重要发展,它大大地提高了全军官兵的政治觉悟、纪律性和战斗力,特别是极其有效地加速了把大批国民党军俘虏兵改造为解放军战士的进程。这对于我军的进一步发展壮大和作战胜利,起了重大的作用,同时也成为在新的历史时期丰富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一个重要内容。
此时,加强我军的集中统一和纪律性,已成为加强军队建设的重要内容。毛泽东和中央军委重视这一问题。1947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出“关于重行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1948年1月中央发出“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指示, 1948年9月,中央再作出健全党委制的决定……这些丰富了我军加强军队建设的内容,有效地提高了我军的革命性、组织性、纪律性和战斗力。

  (三)提出十大军事原则,人民解放军胜利开展战略进攻与战略决战

  解放战争期间,毛泽东军事思想也在战争的实践中得到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

  毛泽东于1947年底概括出我军作战的十大军事原则,其中有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先取小城市、中等城市和广大乡村,后取大城市;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不打无准备、无把握之仗等。这是从中国长期的革命战争的特点和丰富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它是建立在人民战争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强有力的革命政治工作基础之上。它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生动地体现了毛泽东的军事辩证法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有力地推进了革命的历史车轮,加速了解放战争的胜利进程。

  历史雄辩地证明:从人民革命战争的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毛泽东军事思想,胜利地指导着人民解放军一步步地发展壮大,而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壮大,又继续为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进一步发展提供实践的基础。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