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红十四军老战士吴九成的传奇人生

大江南北 2022-10-27 09:00:41

 


  2015年9月11日上午,江苏如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纪念馆来了一位不寻常的参观者。老人身骨挺拔,声音宏亮,刚迈进展馆大厅,便对纪念馆工作人员作自我介绍:“我叫吴九成,今年101岁。我参加过红十四军,我的团长叫张世杰……”

  在场的工作人员非常惊讶:还有红十四军老战士健在啊?他们赶紧向如皋市红十四军研究会和纪念馆领导报告。会长浦文海得知后立即安排红十四军研究会秘书长殷春泉和办公室主任谢建奇赶到纪念馆,陪同吴九成老人参观。

  在参观交流中得知,吴九成老人定居在泰州市姜堰区蒋垛镇。为教育后代,他经常向家中儿女及街邻讲述他参加红十四军的战斗经历。今年4月,孙子吴兵从网上搜索到吴九成原部队红军团长张世杰的事迹和如皋新建的红十四军纪念馆的信息,于是,在女婿金克义夫妇、孙子吴兵等家人的陪同下慕名前来参观。

  参观中,埋在老人心中80多年的激情像涌泉喷射而出。在红十四军一师师长兼二团团长张世杰遗像前,吴九成十分动情地喊道:“张世杰团长,战士吴九成来看你啦!你在地下安息吧!”老人同时向张世杰遗像行军礼、三鞠躬。在红十四军建军大会油画前,老人讲:“那天真是人山人海啊!会场搭了三个大台子,用布浆子做的土喇叭,向远处传递声音。”在老户庄战斗复原场景前,他讲:“我参军后的第一仗就是打老户庄。那时是麦子扬花的季节,老户庄四面壕河,易守难攻,我们武器不好,最后没能打下来,军长牺牲了……”

  听了吴九成老人讲到的许多史实,殷春泉等人认为,他极可能是目前唯一健在的红十四军失散老战士。根据中共如皋市委领导指示,殷春泉、谢建奇、叶政建等一行踏上了调查核实吴九成老人红色经历的行程。经过将近一年认真、仔细、慎重的调查取证工作,如皋红十四军研究会于2016年7月2日出具文件,证明吴九成系红十四军失散人员。2016年

  8月11日,泰州市姜堰区人民政府正式批复:同意认定吴九成同志为“红军失散人员”,享受相关优抚待遇。

  一

  吴九成生于1915年9月5日,原籍为南通市海安县曲塘镇李庄村吴家舍人。童年时代,吴家一贫如洗,父母拉扯着5个儿子度日如年。更为不幸的是九成13岁那年,父亲一场大病因无钱医治撒手人寰,母亲无法养活兄弟5个而改嫁。从此,弟兄们不得不离家出走,各奔东西,以求活命。

  在漫无目标的行走中,吴九成来到如皋西乡贲家巷小燕庄,夜幕降临后蜷缩在一户人家的草堆旁歇歇脚。主人尤德甫是清末秀才,生有五女一子,儿子刚过十岁生日,正巧主妇取柴火做晚饭,见有一孩童,便叫来主人,经过一番盘问得知缘故,将九成领回家中当“义子”,烧茶担水,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1930年春,如(皋)海(安)泰(兴)一带共产党组织赤卫队,后来成立了如泰工农红军,那是一支为穷人打天下成立的队伍,他们曾经在如皋东燕庄进行过一段时期的军训,不少贫苦人家的孩子参加了队伍。由此,吴九成参军的念头油然而生。

  那是4月初的一天,贲家巷北边的广场四周红旗招展,来自方圆几十里的老百姓扛着铁叉、钉耙,也有的拿着大刀,从四面八方蜂涌到会场。吴九成背着草篓也来赶热闹。9时许,只见一位30刚出头的小伙子第一个手拿用“鞋浆布”自制的土喇叭,一个健步跃上一米高的“司令台”,几位腰间挎着盒子枪的军官紧随其后。当首位上台人称“老何”(何昆,红十四军军长兼一师师长)的首长讲话时,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稍后,首长口对话筒宣告:“乡亲们,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今天正式成立了!”又是一阵掌声和欢呼声。接着,他讲了工农红军第十四军成立的目的以及今后的任务。接着,台上的老李(李超时,军政委)、老薛(薛衡竞,参谋长)、老余(余乃诚,政治部主任)都分别讲了话,全场人声鼎沸、欢声笑语。当台上的首长走下台时,吴九成第一个上前拉着老何的手说:“首长,我想参加红军。”军长笑容可掬拍着九成的肩膀,操着一口湖南话:“要的,要的。”说罢,他派一名小战士专门接待了九成。会后,十几名战士跟随吴九成来到尤秀才家中,经过一番思想工作,得到秀才的应允,从此吴九成成了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

  吴九成时值16岁,虽个头矮小,但十分机灵,被编入红十四军一师二团。由于他心灵手巧,没过几天就对各种武器性能了如指掌,装卸、擦油闭着眼睛一气呵成,得到邻乡六甲桥徐荣排长的赏识。不久,部队进入正常活动,他被安排到机动队,带五六个人负责管理武器子弹,并得到一支盒子枪和一支驳壳枪。

  二

  军训刚过不几日,是4月16日,上级下达命令要攻打如皋西南的老户庄。老户庄由中、东、南、西、北5个自然庄组成,面积20多平方公里,庄外河多、沟深。庄上住着一姓张的大富豪恶绅,自家有保卫团,听说红十四军成立,又从县里调来警察和省保安一个中队,于是这里成了国民党反动派安在如泰游击区与通海游击区之间的一个重要据点。为了拔掉这颗毒瘤,红军决定晚上9时开战。经过周密部署,一大队由何昆率领,从东面进攻东庄;二大队是中坚部队,由张爱萍指挥,从东庄与南庄之间强渡河流,直捣中庄保卫团团部;三大队及赤卫队从西面佯攻西庄,并负责阻击泰兴前来增援的敌人。战斗十分激烈,由于敌人武器精良,工事坚固,人员众多,加之新成立的红军部队战士缺乏战斗经验,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军长何昆亲自上阵抓起一把机关枪一顿扫射才攻下炮楼,不幸的是他身负重伤,抬下战场后光荣献身。战后,全军指战员无不对军长敬佩万分。

  老户庄战斗后,全军战士决心为牺牲的军长报仇。在4月24日攻打顾高庄的战斗中,战斗大约进行了一个时辰,突然外围响起枪声,敌人援兵将至,恋战必有后患,为保存实力,军参谋长薛衡竞果断命令大队人马撤退,自己却操起一挺机枪阻击敌人,突然一梭子子弹射中他的腹部,被通信员发现及时救下,后被抬到一户农民家里救治,但终因流血过多而牺牲。时隔不满一个月的5月20日,师长秦超又在汤家苴战斗中英勇献身。这两次战斗,这两位首长的壮烈牺牲,吴九成历历在目,终身难忘。

  在那战斗频繁的日子里,吴九成先后参加过老户庄、“八面围剿”、“黄桥八三暴动”、卢庄、莫家垛、汤家苴、黄河庄、迥家垛、顾高庄、蒋垛、季家市、广陵镇等数十次战斗。在攻打卢家庄的一次战斗中,他分在尖刀班担任开路先锋,夜间战斗中,为了抢占一制高点,与伪军赛跑时在一小桥上相遇,冷不防被敌人刺了一刀,同行的战友当即将他救下。由于当时部队缺医少药,不久,他的伤口就感染化脓,战友们只得用土方焚烧棉花灰敷吸,后经一年多护理,伤口才痊愈。然而这期间他从未停止过战斗。至今,吴九成右腋下还有一块较深的伤疤。

  合围石家杭伪军时,我军给了敌人一次沉重的打击,敌人溃不成军,被迫游水过河,由于河大水深,不会游水的敌人被淹死很多。战斗一结束,吴九成就和战士们纷纷下河摸死人,摸到一个死人就能摸到一支枪,还有子弹等,这次战斗共摸到76支枪,子弹数百发,大获全胜,得到了首长的嘉奖。

  7月底8月初,军部决定实行“黄桥总暴动”,并成立了以红十四军军长兼政治委员李超时和省军事特派员徐德为领导的暴动委员会。暴动虽然于8月3日傍晚如期举行,但由于出了叛徒李吉庚,敌人组织了大批人马应对,暴动失败。之后,李又率部叛变,使红十四军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之中。紧接着,如、海、泰地区的地主豪绅疯狂地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到9月中旬,红军被迫解散,红军战士三五个人一伙隐藏在百姓家中。吴九成带了5个人来到贲家巷秀才家,不料被敌人发现,跟了过来。吴九成堵住门前,让其他的5人从后门离开,当敌人打开前门追击从后门已走的5人时,吴九成又从前门脱身了。

  三

  离开战友,独自一人的吴九成无依无靠,他身上长满了肉疮。严冬已至,身上只穿了件破棉袄,他隐姓埋名,将部队发放的40元钱缝在棉絮中,后来在燕家沟被一位孤寡老人收留。晚上,他不能上床睡,只好用草垫着睡在灶口,经过近两个月的调理,伤口日趋好转,他又幸运地逃过一难。

  不久之后,吴九成跑到90里外的靖江八圩下的新港十节埭,找到叔叔吴真松,经叔叔介绍当了裁缝店师傅申三多的学徒。一天,吴九成在店门口突然碰到了战友肖其焦,肖告诉他是来“取经济”的(暗号,意为筹集资金供党组织活动),由于情况复杂,两人没聊多久就分手了。但此情还是被人发现告了密,吴九成被国民党乡政府抓了去,说他是“共匪”。后来,多亏了师傅的小舅子张元郎(其人在地方上有影响)出面,证明吴九成是其姐夫的徒弟,不是“匪”,方才脱险。其实师傅早知道吴九成参加过红军的一节,当地已不宜久留,便送他去上海找师兄蔡巧正,留在尹之焦(老家泰兴尹家垛人)办的“燕子娇”服装店,这一待就是五六年。

  1940年,新四军渡江北上,东进如泰,苏北形势有了根本好转,如泰抗日民主政府相继成立,叔叔吴真松又去问申三多要人。无奈之下,吴九成只得从上海回到江北,不久叔叔过世,婶婶改嫁到古溪尹家垛。吴九成投奔婶娘改嫁的丈夫尹之荣家,由于家贫房子少无法居住,便暂借宿到隔壁本家尹之如家。尹之如1930年就在当地闹革命,长女16岁就加入了共产党,他的夫人娘家是蒋垛镇人,姓孟。孟氏夫人见吴九成人品不错,有份好手艺,又没有家,就把大女儿尹月芳许配给了吴。1943年,夫人带着大女儿、女婿和小女儿回到娘家蒋垛镇定居。蒋垛是革命老区。新四军东进后,吴九成还主动帮助新四军做过军服,也曾冒险帮助我地下党传递情报。这些事实在《江苏省群英谱——姜堰篇》和《泰州市古镇丛书——蒋垛》中均有记载。

  全国解放后,吴九成自食其力,一直以裁缝手艺养家糊口,直至90多岁他还乐乐呵呵地为自家那几亩责任田而日夜忙碌着。如今,吴九成已是102岁高龄,他气定神闲,精神矍铄,面色红润,声如洪钟,除耳朵有点背外,记忆清晰。现在组织上查实他是红十四军目前唯一健在的战士,他异常兴奋,内心深处80多年的“红军情”圆满了结。2016年8月30日,吴九成老人在姜堰区蒋垛镇领导陪同下,带领全家一行10人专程赴如皋红十四军研究会表示感谢,并赠送一面锦旗,锦旗上的两行大字是:艰辛调查取证彰显无私奉献,认定寿星红军身份永世感恩!

  (编者注:本文根据如皋市红十四军研究会殷春泉、谢建奇的来稿和本社姜堰联络站转来的钱鸿江文章编写而成。特此鸣谢!)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