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前事不忘 后事之师——侵华日军在启东暴行录

www.djnb.cn 2024-04-10 09:30:10

  日本侵华14年(从“九一八”算起),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的灾难和损失。据启东党史办调查,日军自1938年3月侵入启东,到1945年8月撤逃,同样给启东人民造成巨大灾难:启东直接伤亡11157人,财产损失1367.93万法币(1937年价),相当于1949年启东全县财政收入的256倍。
  火烧汇龙镇,全镇化灰烬,数十人伤亡
  1938年4月6日早晨,突然一阵枪响,还未从夜间激烈的枪声中缓过神来的启东汇龙镇市民,再度陷入惊恐之中。昨夜启东抗日义勇军、陆洲舫部队、税警队等联合突袭日军,日军吓得只能躲在公义和店里猛扫机枪,现在却如疯狗一般凶狠起来,拿平民开刀,疯狂报复杀人、放火。
  只见50多名日寇,手握三八枪,分成几路,奔向镇上的主要街道,见人就开枪,见房就点火。
  霎时,汇龙镇四处着火,浓烟滚滚,烈火腾空。房屋的倒塌声,油桶的爆炸声,加上居民的哭喊声,以及受伤者痛苦的呻吟声,笼罩全镇。
  大火持续三天三夜,全镇98%的房子计700余间,化作瓦砾。顾同和南货店的红糖被烧得像黑柏油一样,四处流淌。启东人民花了数十年血汗建设起来的最大市镇毁于一旦。
  4月15日,日军离开汇龙,市民陆续返回,只见全镇一片瓦砾,有些地方还在冒着黑烟,河中漂浮着尸体(今人民中路农行到人民桥原是一条河);市民哭声震天,惨不忍睹。
  狂轰滥炸民居,平民伤亡惨重
  国际法规定:即使是战争时期,也不得对敌方非军事目标和平民百姓进行袭击。然而,日本侵略者却置国际法于不顾,肆意袭击非军事目标和人员。日机7次袭击启东,没有一次袭击的是军事目标和人员。
  1938年8月20日上午9时许,5架日机出现在吕四镇上空,一枚枚炸弹从天而降,顿时吕四镇陷于硝烟、火海之中……房屋倒塌,人员死的死、伤的伤。西门木行后面张仲辉的媳妇,不顾一切救护女儿,母女两人双双遇难。西门陶渔孙屋前中弹一枚,陶家沟3个居民被炸死;一枚投在三宫殿西街聚星园茶馆,1名茶客毙命;一枚击中河南彭立生糟坊,1名酿酒工人被炸死,多人受伤……日机共投弹23枚,除4枚哑弹,11枚在田野和河中爆炸外,有8枚在镇上居民区爆炸。
  仅过4天,日军第二次轰炸吕四镇。出动飞机4架,投弹6枚,至少炸死8人。一弹投在后街校场,炸死5人,一弹在同仁泰公司西南田间爆炸,炸死一男一女;一弹投于周家祠堂,房屋全毁。
  此后,日机又在9月13、14、15日三天,连续轰炸吕四。9月24日,日机第六次轰炸吕四,炸死3人。启东当时规模最大的纺织厂也被炸毁。
  刀砍、活埋、淹溺、汤烫,惨杀中国人
  日本侵略军在沦陷区和游击区还恣意屠杀中国人。其杀人手段之残酷,令人发指,有刀砍、活埋、淹溺、汤烫、火烧,等等。这里试举几例。
  1944年7月,驻曹家镇日军对日观、忠义、汇阳、垦南四乡进行大包剿,遭东南警卫团痛击。第二天,日军拼凑了更多人马,再次包剿,当场捉去平民30多人。日伪军把在塘芦港附近抓到的15人,押回塘芦港。走到陆茂荣窑,日伪军停下休息,突然两个鬼子兽性发作,从人群中拉出5个被俘者,令他们排成行,然后用大刀一刀一刀地砍过去,被砍者鲜血迸射。日寇还把砍下的头颅拎在手中,去威吓其他中国人。剩下10人,第二天被押往刑场,有的被活埋,有的被机枪扫射,除一人幸免未死,其余9人全遇难。仅塘芦港惨案,就有14名中国人被杀。
  年底,日军在无畏乡残杀15名中国人,就是用刺刀把中国人逼进竖河镇大河活活淹死、冻死。
  在觉民、务本乡交界处,日军突然用机枪扫射渡船,使渡船上6人倒毙河中。
  在东元乡五堤,日军一次惨杀了吴怀福、龚云清、王德富、钱丕模、胡福清等人。
  通兴乡烈士陈介秀是被鬼子打断手脚,丢进火中烧死的。永阳乡杨兆新是被日军用开水反复多次烧烫烫死的。
  肆意凌辱、摧残中国人民,令人发指
  日军把魔爪伸到哪里,就像野兽般践踏至哪里,它们恣意凌辱、折磨中国人民,甚至以此为乐。
  在启东期间,日军对新四军干部、民兵,一旦抓到手,格杀不论。对被俘者施以酷刑,发明了多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刑罚:先在人身上挖一个洞,倒上油,再点上火,说这是“点肉灯”;把铁棒烧红,塞进被俘者的嘴里,取名为“吞火龙”;抓到女性,把酒瓶塞进其阴道,称之为“开迫击炮”……
  1943年冬,日军抓了近万民夫在汇龙镇筑土城,民夫自然不会卖力。日军就用酷刑折磨。来自汇龙镇附近的民夫黄兆康扛砖数量少,一个留着八字胡、满脸横肉的日军曹长,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先逼黄在河面冰上打开一个洞,然后逼着他站在冰洞里。黄兆康冻得直叫,而日军却站在岸上笑得前仰后合。一小时后,黄兆康才被允许上了岸。日军逼他穿着湿衣继续干活。不一会儿,黄兆康身上的湿棉衣成了硬邦邦的“铁甲”,皮肉很快被冰棱磨得血肉模糊。
  1944年9月14日,驻五堤公司日军将东元乡杨志良等13人抓去,要他们交出失踪日军。一个日军端出一钵滚烫的玉米粥,另一个日军则在每一个被俘者背上浇上一勺玉米粥,烫得受伤者跌在地上翻滚,日军还不准动,谁动,就再浇上一勺。就这样,13人被烫得皮开肉绽。事后烫伤处溃烂,久治难愈。杨志良因伤势过重而死,其他12人的背上则留下了永远抹不掉的仇恨的疤痕。
  强奸妇女,手段残忍,禽兽不如
  日寇侵占启东后,还四处强奸妇女,侮辱妇女。在汇龙镇,它们公开设立了“慰安所”、“启东俱乐部”,从上海和当地抓来中国妇女,充当“慰安妇”,供日本兵发泄兽欲。
  1941年5月,日军带着伪军窜到汇龙镇西南方(今城河村一带)抢劫、强奸,竟连10多岁的幼女也不放过。郁廷献女儿只有12岁,在田间挑羊草,被日军抓获。因女孩幼小尚未发育,日寇竟丧心病狂地用刺刀割开其阴部,然后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女孩痛得惨叫昏迷过去。
  在海复镇北街,鬼子强奸一青年妇女,还用枪逼迫其丈夫在旁观看,恣意羞辱。
  日军在启东期间,究竟强奸了多少妇女,难以统计。据有关乡镇调查,在近海强奸27人,在永阳强奸34人。日军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横征暴敛,疯狂掠夺
  日军在启东的掠夺,分两类:一是明抢,即公开抢劫;二是暗劫,即暗中敲骨吸髓。
  从1938年到1945年,日军在占领汇龙期间,就开办了通口、小西、海南、江南、大来、东太、三光、中山、江北公司、收卖会等10家洋行。日军用刺刀作后盾,垄断启东经济、金融,甚至连汇龙到泰安港的运输线,也全控制在日本人的手里。日本洋行低价收购启东的棉花、盐、水产品,运到国内,同时又高价推销它们的东洋货……通过明抢暗劫,日军在7年中,究竟掠夺了启东人民多少血汗,难以统计。
  日军拿着“大日本帝国军用票”任意“购买”东西。这种“军用票”,既没有与中国货币的兑换比价,更没有兑换处。对中国百姓来说,犹如废纸,但对日本兵来说却是任意索拿中国物品的“通行证”。
  日本帝国主义上个世纪给中国人民、世界人民造成的灾难是深重的,其手段之残忍、卑劣,其侵害之深、之大,都是近代史上罕见的。中日两国已邦交正常化,但在日本军国主义阴魂不散、右翼势力妄图翻二战历史之案,攫取中国钓鱼岛等领土的情况下,中国人民绝不能忘记70年前的国耻家仇、惨痛教训。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