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父亲的校官服

www.djnb.cn 2024-04-30 09:30:50



  父亲去世已有20年了,总想写点老一辈军旅生涯的事,也知道他们的确有不少值得写的事。然而每到要动笔时,总有一种心痛的感觉,更伴有一种惆怅,为这世界上永远失去的一些可贵的东西而难过。

  我的父亲谢立才,安徽金寨人,1920年11月出生。他1932年参加童子团,1938年参加新四军第4支队,1940年入党,先后在新四军第4支队司令部、淮南津浦路西藕塘第4支队第9团、淮南独立旅、甘泉山支队、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司令部、第6纵队第18师第53团、解放军第24军等任职,多年在第一线参加战斗。

  我父亲这一辈人陆续离世,他们曾经拥有的辉煌过去,也随着他们的离去和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被后人淡忘……

  父亲去世后,我和母亲共同整理他留下的勋章、照片、委任状、军官卡片和校官服,发现它们都保存完好。母亲是个很认真的人,她对我说,这校官服是父亲浴血奋战得来的。

  母亲去世后,我与姐姐打扫父母房间,无意中发现衣柜最上角有一个白布包裹。我好奇地拿下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一套亮丽、浅绿色、带红边的校官服展现在我面前,衣领两边,是金黄的麦穗!这正是我一直挂在心头的校官服。我喜极而泣,深深感谢母亲,把这么珍贵的东西,保存得如此完好。

  我轻轻抚摸着这套校官服,仿佛触摸到了那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有一次,父亲所在部队担任阻击任务,拖住从蚌埠北上的国民党军李延年兵团的增援部队,掩护机关及兄弟部队转移。这次战斗打了半个月,非常惨烈,父亲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最后只剩下一个班。但为了掩护大部队安全转移,部队在损失惨重的情况下,顽强地坚持战斗,人在阵地在,终于按预定时间,出色、圆满完成了阻击任务。

  父辈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为了共同的信念,不惜流血牺牲,才换来了今天国家的昌盛。作为后辈的我们,不该把这些历史忘记,更不能因为这些前辈的离去,而使他们用鲜血写成的历史和记载他们功绩的勋章也随之湮没在岁月的长河中。

  记住他们,记住这段血染的历史吧!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