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一个小山村的新四军情结

www.djnb.cn 2024-05-09 09:30:50



  2013年在纪念新四军成立80周年的前夕,我来到浙西一个被连绵群山包裹住的小山村——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虎山脚下的五里桥白家村。抗日战争时期,我的父亲和他的战友们曾在这里与敌寇英勇作战。而今天,当我来到这昔日的战场祭奠时,却被这小山村七十多年的新四军情结而深深感动。

  1945年初,新四军为了迎接抗日新阶段的到来,派遣一师师长粟裕率一师师部和由陶勇领导的新四军三旅渡江南下,与长期坚持在苏南地区对日寇作战的王必成领导的新四军六师十六旅,以及何克希领导的浙东浙南地区的新四军部队合并,组建新四军苏浙军区。

  新四军苏浙军区于2月5日宣布成立,并于春节前夕部队冒着纷飞的大雪向天目山日寇占领区挺进时,却遭到国民党第三战区顽军的疯狂围攻。国民党先后组织正规军、“忠救军”、挺进纵队、省保安团队等约15个师、45个团,共7.5万顽军向我南下部队发起进攻。新四军奋起自卫反击,从2月到6月,在方圆数百里的天目山地区举行了三次成功的反顽战役。而天目山第三次反顽战役第一阶段的一个重要战斗就发生在新登。

  当年,新四军老虎团(十六旅四十八团,苏浙军区成立后改编为第一纵队第一支队)在团长刘别生、政委罗维道指挥下,经过四昼夜激战于6月2日凌晨5时完全占领了新登镇(当时是新登县县城),并于7时指挥一营和纵队特务营从南门越过葛溪,分别攻占虎山、章家山。就在虎山阻击敌人反扑的战斗中,刘别生团长(支队长)中弹英勇牺牲,此战还有二百多位新四军战士献出年轻的生命。也就是这一战,续写了一个小山村七十多年绵绵不断的新四军情结。

  今天,虎山脚下的五里桥村已是一个美丽恬静的新农村,村后虎山屹立,村前葛溪长流。当年新四军追歼敌军来这里后,为了不扰民,部队露天睡院落;当年是春荒,新四军却不拿百姓一根草、一颗粮。这一切让淳朴山民心灵的天平倾倒在新四军一边。十里八村的几百位山民自发组成担架队、运输队,为新四军伤员抬担架、为战斗的新四军战士送粮送水送弹药。

  我在白家村见到一位现已四世同堂、精神矍铄的老人白阿荣,他高兴地为我讲述当年才14岁的他,冒着顽军密集的枪炮抬水上山为新四军的重机枪降温的故事。在村里,我还看见一位年长的老伯,他告诉我,当年年幼的他和一班同龄人就站在村口,亲眼看见一队队新四军从他们面前往虎山上冲去,也亲眼看见负伤和牺牲的新四军战士从他们眼前被抬下来。老伯告诉我,七十多年了,他一直把新四军英勇战斗的故事讲给年轻人和孩子们听,还带着村里的孩子上山去查看新四军打仗时的掩体与战壕。这个故事他讲了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

  新中国成立不久,当年的新登县就为在这里牺牲的新四军指战员建墓立碑,当年建碑的立碑石现在还陈列在新登中学的校园里。从那以后,村里的孩子每年清明都要去为新四军烈士扫墓。随着年岁的迁移,一代代孩子不断长大,但热爱新四军的心结并未随年岁迁移,而是伴随日月精华不断升华。如今的白家村已和周围好几个村子合并成立为五里桥村,村党委书记是一位从外村嫁到白家村的年轻小媳妇,叫汪益娟,也对新四军充满深深的敬意。2015年,为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和新登战役胜利70周年,刚当上书记不久的汪益娟决定办个永久性的虎山战斗陈列馆,把新四军的战斗故事和铁军的光荣传统传承下去。要让虎山下的人和来虎山的人,都能从这个小山村的陈列馆里牢记新四军当年在反顽固派战斗中的丰功伟绩。可办展的钱从何来?早几年因村里一些党员干部堕落弄垮了村里的集体经济,亏损了600多万元。汪溢娟和党委一班人苦战一年多,不仅填补了亏损,还让集体经济有了盈余。但要拿出一大笔钱来建个新四军战史陈列馆还有些为难,村民们听说后,都积极支持。于是,他们从并不富裕的村财政中挤出20多万元,将破旧的白家村村民文化礼堂精心修缮,辟出整个二楼作为新四军新登战役五里桥陈列馆。

  展馆整个面积也就一二百平方米,上楼的扶梯也显得有些陈旧,但上得楼来,整个展厅却让人耳目一新:展览共分五个部分,大大小小近60块展板。大到叶挺军长和新四军各师首长的照片,小到老战士和烈士后代走访五里桥的照片,还有新登战役牺牲的所有新四军指战员姓名及重要信息资料,图片完整清晰,说明齐整无误。一个小小的虎山战斗陈列展,就是山村人民对新四军大大的情意结。为了感谢和报答小山村人民的深情,当年老虎团政委罗维道的女儿罗愤大姐向陈列馆赠送了她父亲的遗物——一套罗维道将军细读并在上面注写了许多学习心得和评语的《马克思列宁选集》。

  话说到这里还未结束。山村人民对新四军还有一个未了的心结。那就是从2002年起,山村的村民们就希望在虎山脚下修建一个新四军新登战役纪念碑,建一个比现有塔山烈士陵园规模更大一些的烈士陵园,并把虎山战地改造成新四军主题纪念园。在村里,我见到了从2002年起就一直给有关部门打报告的村原赤脚医生白树荣老伯。他对我说,虎山不仅是当年新四军战斗过的地方,还是新四军团长和几百位新四军指战员牺牲的地方。在虎山脚下修建新的烈士纪念碑、烈士陵园和正规的新登战役纪念馆,和在虎山上建造新四军文化主题公园不仅非常合适,而且土地资源也丰富。假如这一切能办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人都能来新登虎山红色旅游,瞻仰和祭奠在新登战役中牺牲的新四军指战员,参观和游历新登战役旧址,就真的圆了虎山人民的一个“梦”。

  离开虎山白家村时已是华灯初上,望着细雨中朦胧的虎山我也泪眼朦胧。我想对在天的曾经当过新四军的父亲和他的战友们说:你们安息吧!这里的虎山人民以至全中国人民都没忘记你们。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