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寻访铁道游击队在枣庄的踪迹

www.djnb.cn 2024-06-17 09:30:00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每当听到这优美的旋律,我们似乎又回到了铁道游击队在枣庄同日军英勇战斗的那个年代。战争的烟云已经消失殆尽,血雨腥风的岁月里留下了游击队员战斗的踪迹,时间已经过去60余载。这些历史的踪迹有的保存完好,有的已经是残垣断壁,有的甚至已化为乌有。今天让我们追寻历史的脚步,用镜头和文字来记录他们当年在枣庄的足迹。

  枣庄因煤而兴,最早的煤矿就是中兴煤矿。1938年3月18日,日军侵占枣庄,中兴煤矿被日本三井株式会社攫取。为了阻止日本侵略者对枣庄煤炭的掠夺开采和运输,在中兴煤矿、津浦铁路鲁南段和临(城)枣(庄)支线上活动着一支抗日的队伍——铁道游击队。今天,当我们来到中兴煤矿附近寻访铁道游击队的踪迹时,很多历史踪迹已经消失,唯有经历了90年风雨的“飞机楼”还巍巍壮观。

  现在,“飞机楼”已经成为中兴公司的标志性建筑。此楼建于1923年,由德国设计师设计,具有欧洲哥特式建筑风格的两层建筑,从空中俯看整个建筑的形状极像一架飞机。日军占领枣庄后,这座大楼就成为他们的办公场所,也是铁道游击队员时常出没的地方。

  在枣庄老火车站南,有一座阴森而神秘的四合院,这就是日军侵占枣庄期间开设的“国际洋行”旧址。“国际洋行”原名为“正泰洋行”,以经营五金、布匹等日用百货为幌子,实际是日本侵略军的情报点,从事间谍活动的大本营。

  为了捣毁日军在洋行的情报据点,铁道游击队副大队长王志胜受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特委的派遣,潜入洋行做搬运工,并很快取得了三掌柜的信任,被提拔为工头,他利用工作上的便利,获取了日军的许多情报。1939年8月和1940年5月,铁道游击队先后两次夜袭洋行,杀死日本特务十余人,彻底摧毁了日军特务机关。现在,国际洋行旧址已成为革命纪念地。

  在京沪铁路枣庄站的北边,有一座造型别致的小房子,这就是抗战时期临城火车站的办公楼。

  临城是津浦铁路和临枣支线的交会处,是铁道游击队员的主要活动地。日军对此处的安全警戒度特别高,派驻一个团的兵力驻扎在临城火车站和铁路两旁炮楼里,负责津浦铁路和临枣支线火车运输煤炭的安全。1941年夏,铁道游击队经过详细侦察和周密计划部署后,夜袭临城火车站。参战队员化装成铁路工人混入车站,迅速接近目标,将特务头子高岗茂一及士兵石川击毙。

  现在,临城老火车站已成为一个标志性建筑静立在枣庄火车站的北侧,这座久经风雨的建筑默默地矗立在这里,仿佛向过往行人诉说着那段不平凡的历史。

  临城天主教堂始建于1891年。主堂属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分上下两层,上层设钟楼一处,上面设有铜钟一口,每到天主教四大节日及礼拜天,钟声响彻周围村庄。

  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反攻阶段,时任铁道游击队政委的郑惕在一次战役中不幸腿部受伤,暂住在薛城西北的小辛庄村。当时正值盛夏时节,其伤情严重,而且部分伤口已经感染。小辛庄村的保长刘华清是天主教徒,经过他的介绍,教堂德籍神甫朱品荣欣然接受郑惕到普爱诊所治疗伤口。1995年,郑惕老人来薛城铁道游击队纪念园参加铁道游击队纪念碑落成典礼时,还专程到临城天主教堂寻找朱品荣神甫追忆往事,遗憾的是朱品荣神甫早在1952年就回国了。郑惕临别时还在天主教堂前拍照留念。由此可见,郑惕老人终生没有忘记在临城天主教堂度过的那段难忘岁月。

  沙沟车站是津浦铁路上的一个小站,随着新站的落成,当年铁道游击队在此活动的踪迹已经很难找到。现年86岁的孟昭法老人向我们讲述了抗战时期,这里发生的两件十分重要的事情。1941年冬,在沙沟车站南黄庄村东,铁道游击队切断铁路致使日军货车在此翻车,截获棉布、药品等,给主力部队提供了大量的战备物资。另一件大事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残留在鲁南一带的日军乘坐铁甲列车趁夜色悄悄开出临城车站,当行驶到沙沟站附近时,发现前面的铁路已经被破坏,于是又试图退回临城。这时,退路已被铁道游击队员切断,日军只好向铁道游击队投降。

  鲁南铁道游击队驰骋于百里铁道线上,神出鬼没地飞车夺药,巧截布匹,打特务、除叛徒,频繁出击,威震敌胆,犹如一把尖刀插入敌人的“心脏”。这段历史,警示和激励今天的人们,要与妄图否定侵略行径、为军国主义招魂的日本右翼政客继续斗争下去!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