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热线 www.online.sh.cn

新闻中心

分享
新闻中心

将帅之间——滕海清与陈毅之交

www.djnb.cn 2024-06-18 09:30:00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曾多次访问过济南军区原副司令员滕海清中将,得知他同陈毅元帅关系甚密。在长达31年的岁月里,是共同的革命理想和特殊的亲身经历,使他们结下了深厚的情感。

  1941年6月,滕海清在新四军第4师第11旅任旅长时,旅部就驻在碧波荡漾的洪泽湖畔,一个名叫朱坝的小镇上。一天,旅部接到通知,新四军代军长陈毅要途经朱坝,滕旅长得知后,心情很激动,赶忙去高良涧码头迎接军长。不一会儿,陈毅乘坐的木船到了,当即被接到旅部住下。经滕旅长等人的请求,陈军长给旅部直属队的干部讲了话,主要讲数月前发生的皖南事变,再次揭露国民党蒋介石破坏团结,破坏抗战,实行反共的真相,号召大家要团结一致,不怕牺牲,坚持持久战,赢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经过这次接触,滕海清感到陈毅平易近人,坦率赤诚,一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

  1943年3月,山子头战斗刚结束,陈毅就在苏北半城会见负责山子头战斗指挥员之一的滕海清。滕海清跨进门,见陈军长正与苏皖鲁边区新闻学校校长范长江下围棋。陈毅举起紧握着的拳头,对范长江说:“我一定要拔掉你这个堡垒。”滕旅长轻声报告:“军长,我来了。”陈毅边招呼他坐下,边说:“来,参观一下我们这场包围与反包围的决战吧。”很遗憾,新四军4师的这位骁将,对围棋一窍不通,只能在一旁清坐。棋战结束了,陈毅对滕海清称赞道:“你们在山子头打了个漂亮的胜仗。”滕海清说:“韩德勤这家伙带的人太少了,打得不过瘾。”陈毅哈哈一笑:“要说过瘾嘛,我的瘾最大了,要把日本帝国主义打败,把蒋介石的军队全部消灭才过瘾。”接着,他把话题一转,讲起秘密释放韩德勤的意义,说:韩德勤是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的亲信,韩当江苏省主席是给顾占位置的,一俟抗战胜利,顾会由自己来当这个省主席的。这次韩德勤被捉,蒋介石不知道。如果蒋知道了,韩的这个主席就当不成了,顾祝同也就吃不上江苏省这块肥肉了。经过捉放的韩德勤,已经成了事实上的空头司令,他再反共也反不出什么名堂了,对我们有利。我们不宣布,顾祝同也不会向老蒋报告,实际上他们吃了哑巴亏。陈军长讲到这里,看着滕海清说:“今天请你来,就是想了解一下部队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意见。”滕海清笑了笑说:“关于释放韩德勤的问题,本来一些指战员想不通,但是,师首长有交代,我们向排以上干部作了传达,大家完全拥护上级的决策。”陈军长听后高兴地笑了,说:“我们的部队,特别是各级干部,不仅要会打仗,还要学会搞政治斗争,要懂得斗争的策略,捉到韩德勤又放了韩德勤,这就是策略,一定要让同志们晓得。”

  新中国成立以后,陈毅被调到国务院工作,滕海清和他见面的机会少了,但是每当滕海清想到陈老总对自己的教诲,心中常常唤起敬爱之情。1971年6月,滕海清因病住进了解放军301医院。一天,他得知陈毅身患直肠癌也住进了这个医院,已经动了手术,心中很是难过,便立即前去探望。两人久未见面,这时分外亲切。滕海清说:“前些时候,听说你们老帅都下去蹲点了。”陈毅说:“什么蹲点!名义上是蹲点,实际上是整人。”滕海清见陈老总谈起此事心情不愉快,便把话头一转,问他手术后的情况如何,陈毅说:“手术后,刀口是好了,里面怎么样,难以预料。”滕海清说:“现代技术条件比过去好了,我看是可以治好的。只要您身体好,我们就高兴。”陈毅说:“哼,也有不高兴的。”滕海清说:“那不过是小人之心。”陈毅说:“可不是小人啊!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哟!”从此以后,每天吃罢晚饭,滕海清总是要陪着陈毅在院子里散步、谈心。

  1971年12月中旬的一天下午,这是陈毅到青岛疗养回来以后,滕海清又去看望陈老总,在谈到林彪反党集团被毛主席粉碎时,陈老总兴高采烈,说得十分激动:“搞篡党夺权的,到头来决不会有好下场,这是天理应得。”滕海清见老总心情很好,便安慰他要好好休息,争取早日恢复健康,为党的事业再干一番。陈老总自知他这是宽心话,就说:“人总有一死,总是要去见马克思的。你身体还好,还可以干几年。”又过十来天,滕海清又来到陈毅的病榻前看望,见他非常消瘦,精神不太好,心里很是难受。
1972年1月6日,在这个寒冷的日子里,滕海清满怀无限悲痛的心情,参加了陈毅同志的追悼会。这天好多熟悉的老同事、老战友都来了,彼此见面,相对无话,只是握一握手,发出深沉的叹息……

  就在追悼会即将举行之前,滕海清突然得知毛主席要来参加追悼会,心中十分感动,就觉得多年来心头上笼罩着的阴影一扫而光,他眼里噙着热泪,脑海里又回到了那硝烟弥漫、战火纷飞,叫人难以忘怀的日子里……

  当我写出这些文字后,一首《七律·将帅之间》也随之哼了出来:
 

  三十一年成至交,军中将帅胜同胞。

  斗争不怕征途远,捉放须知决策高。

  据点前沿强迫走,病区后院坦诚聊。

  追思往事心无憾,身在灵堂暗自抛。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1996-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